众猫拱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皮尔很会用人,这是大家公认的。

他深谙权衡制约之术,只有在路法面前几千年如一日的信任,整个阿瑞斯都可以说出王负过谁,但不会有人敢说王对不起路法。

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

彼时路法还在医院养伤,身边围着几个过去的下属,他对自己的胜利无甚喜悦,仍旧兴致勃勃,一心想怎么处置炎帝,谣言就是在这个时候和乔奢费一起传到他耳朵里的。

路法听到消息后呆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大怒:“荒唐!找死!”

乔奢费立刻低头请罪:“将军息怒,您先保重身体。”

路法气的浑身都在疼,好半天才缓过劲来,突然问:“巴复人呢?”

乔奢费一愣,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他……只给我发了消息,没有见到我。”

路法阴沉着脸,思索了一会:“你们立刻潜入议院,去拿庚伮金刚杵。我去拿修罗铠甲,”以及炎帝。

安迷修有些不安:“我们不是应该去……去向王解释吗?”

路法顿住脚步,看他一眼,都懒得恨铁不成钢了,道:“傻!你以为以前就没有人诬陷过我?那么多年了,皮尔每次都能让它消失得无声无息。能传出去,只能说明他不想管了,或者源头就是他!”

路法已经不会像年轻时那样,夫人去世后就将自己关起来什么都不问不管,连宿城叛变的原因也没有深查。他甚至已经习惯了背叛,不会光顾着自己的心情,而是第一时间考虑大局。

显然,皮尔容不下他了。路法也有过预感,只是一直太忙没时间深想,何况皮尔真的很会做表面功夫,一有怀疑他只会觉得自己多想。

乔奢费说巴复没有跟过来,路法第一反应是巴复已经被策反,不然他不会不自己来。

何况路法清楚,皮尔才不会天真到策反路法的下属就能拿到兵权,他一时想不明白皮尔想做什么,危机本能却告诉他绝不能去见皮尔。

不能束手就擒。

再者,路法一想也能明白,擒获炎帝后,他再一次成为阿瑞斯的英雄,威望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虽然不如皮尔长期在国内经营,但皮尔也不会允许有任何压过他权利的可能。

路法在征战时也不是没有生出过膨胀的野心,只是他觉得自己更喜欢战斗的感觉,何况也不想和皮尔反目,阿瑞斯才稳定不久等等,这才压下所有反骨忠心为皮尔做事。正如皮尔容不下路法的原因有很多一样,路法始终没想过造反的原因也不计其数。

但路法要反就会只有一个理由。

你负我,我还要乖乖等着你拿我当蝼蚁吗!

路法身上的伤似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他立刻先去牢里提了炎帝出来,免得皮尔和对方串通给他定罪,或是释放炎帝杀他。

他暂时谁也信不过了,全程都是自己一个人行动,等他拿到炎帝和修罗铠甲时,皮尔的亲兵已经将他包围了。

路法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些陌生又熟悉的战士,冷笑一声:“你们都是我挑给王的,没想到是养虎为患。”

为首的战士道:“总长,王已经足够恩惠您,不要执迷不悟了,只要您诚心认错,王是一定会原谅您的。”

路法懒得解释:“滚开。”

他态度坚决,众人不由面面相觑,多少都有些犹豫。对他们来说,路法还是阿瑞斯的英雄,突然变成要他们缉拿的逃犯,心理一时还转变不过来。

正在他们僵持之时,外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一侧战士突然列队分开,皮尔闲庭散步般被侍从簇拥而来,他神色复杂地看着路法良久,道:“没想到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路法举起剑对准他:“我看只是我没想到,你怕是蓄谋已久。”

皮尔摇摇头,语气有些伤感,他挥挥手便有一个侍从捧着一个小型光脑过来,在路法疑惑的眼神中,他笑了笑,道:“本来听别人说,你对我有反心,我是怎么也不信的。但是……路法,你要怎么解释,我刚和巴复说要调他来我身边,他就去找了乔奢费盗取圣物。这么急,是怕他没有了现在的职位,无法联合你造反吗?”

皮尔深吸一口气,表情是被伤到了的愤怒:“你连巴复也要灭口,甚至基因码都没能留下……对你忠心耿耿的下属你都这么狠,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我还没来得及和我父亲一样,落得被最信任的下属害死的下场?”

路法一愣,立刻意识到了他进套了,顿时冷笑:“原来如此,这都是你早就算计好的!”

他甚至来不及去想巴复到底是联合皮尔引他入局,还是不慎被皮尔算计灭口,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不管是忠臣还是叛徒,他都成了路法叛变的有力证据。

皮尔摇头,无奈:“你永远不会反省自己。我给过你机会,只要你乖乖来我面前请罪,我可以既往不咎……可惜,你竟然命人去盗取庚伮金刚杵,圣物不容侵犯,就是为了阿瑞斯的尊严,我也容不得你了。”

路法被这一手逻辑严密的颠倒黑白气的大怒:“你以为我就会放过你吗!”

皮尔轻叹:“你总是不信任我,如果不是我拿到了所有证据,我是怎么也不会让他们传到你面前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巴掌印

巴掌印

甲虫花花
晋江完结文案:在羞耻面前,灵魂发出脆弱的闪光。【一个关于sp管教的故事】生命是场温柔的疯狂的舞会啊。教会我最初舞步的那个人,我要等等他,让他陪我一起走到散场。(从高三冲刺到**复习。)(部分真实,但请把它只是当作故事。)内容标签:因缘邂逅训诫文mfsp小贝调教都市言情主角:封雅颂(小颂),周权(绳师27号)
言情全本24万字
穿成炮灰明星后我爆红了

穿成炮灰明星后我爆红了

惗肆
原主有着一张逆天神颜,明明可以靠脸制霸娱乐圈,却因为轻信无脑经纪人的怂恿,参加了某场特殊‘酒局’,惨遭毁容、直接断送星途。炮灰十八线,出场仅三章,简直是把‘惨’字刻在了脑门上。影帝纪厘一朝穿书,当场手撕破烂人设,他审视着镜子里的容貌——好端端的,走什么旁门左道?有了这张脸,靠自己搞事业不香吗?香。—纪厘一心只想走事业线,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居然‘直觉逆天’——拿到‘电影剧本男三片段’,觉得能红;拿到
言情全本145万字
天降[穿书]

天降[穿书]

鹿淼淼
言情连载24万字
春莺啭

春莺啭

海青拿天鹅
姚馥之出身士族大家,自幼习得出神入化的医术,在大漠偶遇左将军顾昀。顾昀出身京城勋贵顾氏,是开朝以来最年轻的列侯,与另一位闻名天下的美男子谢臻并称“东洲明珠西京玉”。朝廷征讨犯边的西羯,主帅病倒,顾昀听说附近的涂邑有良医,亲自赶往请医,却与年轻的女神医姚馥之刚见面就闹得不愉快。顾昀对姚馥之猜疑防备,却在相处中对她暗生钦慕。二人彼此暗生好感,却因故不得不分别,不久各自回京。姚馥之儿时青梅竹马的玩伴谢臻
言情连载51万字
深陷

深陷

程与京
丛京从小于沈家长大。沈家人人都对她很好,唯独那个斯文优异的沈家哥哥。沈知聿对外温柔礼貌,为人冷静自持,独当一面,是圈内名声最好的公子哥。然而只有丛京知道他的真正面孔。男人温柔摘下眼镜,视线慢条斯理锁定她:“阿京要叫我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丛京背脊下意识僵直,手心都出了汗。丛京跟了沈知聿快两年。守着他们心知肚明的地下关系,最终不愿再做菟丝花,顶着压力和他提了分手。当时沈知聿只坐着,指间掐着烟,眼皮都
言情全本51万字
唇间

唇间

顺颂商祺
口欲期假正经黏人攻x很会撩直球画手受“停滞在口欲阶段的人,可能会沉溺于咀嚼、抽烟、接吻等活动。”发生在热带的故事。魏予怀×楚和,假正经但成年口欲期精英×超会撩温柔直球注:设定本质来源于弗洛伊德,但本文有私设和参考,小甜饼而已,没啥医学依据哈~
言情全本2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