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启禀公子,夫人又在扮无辜》最新章节。

“姨祖母,您怎么了?”

得知消息的方十三第二日就来了,当日老太太想要将她留在元家,可她是元溯亲自开口请出去的,又如何好意思留下?

只能借口不放心她的父亲回去了,这两日前来调查他父亲的官员越发频繁的登门,他父亲也是越发的不安惶恐,她什么忙都帮不了,只希望姨祖母能尽心帮着她张罗,若她能嫁入元家,元家必定会尽力替她父亲周旋。

可姨祖母怎么就病了呢?

她该怎么办?

她哭了,哭的情真意切,落在老太太的眼中只觉得锥心的疼。

是她大意了,万没料到那个看起来无害的丫头这般的厉害,都说打人不打脸,那是将她的脸皮都揭下来了,他是元家规矩最大的老太太,如今却被说没规没矩,说身份的太低,往后要如何在这府中立足?

她再不能理直气壮的吩咐二房的人办事。

“姨祖母,父亲的情况不容乐观,可要怎么办啊。”

“要不您进宫去求一求皇后娘娘?”

本来都有些精神的老太太一听这话心头一堵,程小四说的话又浮现在脑海,皇后能时常召见了程小四进宫去说话,却迟迟没有召见她,意思她多少还是品味出来了,心里是又急又怒,偏方十三像是没看到一般继续道:“按理说姨祖母都进京有几日了,皇后也应该召见了才是。”

“也不知道皇后最近是不是太忙。”

她越是这么说老太太越气,又疯狂脑补若是方世锦真的被治罪外头该要如何嘲笑他们的方家,他们方家可是皇上的舅家,皇上当真一点都不念亲情?

想的太多气的越厉害,方十三还在一旁喋喋不休,最后老太太双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这下子老太太的院子又乱了,姚氏趁机数落了方十三,“太医都交代老太太要好好歇息,您就莫要再拿外面的那些人来气老太太,老太太是上了年岁了,来的路上又劳累,得要的静养。”

“十三姑娘,你......”

“哎,算了,快去请府医来看看吧,总不能又去麻烦人请太医,到时候要怎么说?”

院子里乱作一团,元夫人又来了,见方十三在一旁垂泪,委屈至极的样子心里就窝火,还以为名声那么大的方家女多了不起,结果这么没用。

没本事就算了怎么跑到元府来哭哭啼啼,晦气。

“弟妹。”

姚氏从老太太屋子里出来,“又给你添麻烦了。”

元夫人摇头,“什么麻烦不麻烦,老太太没事就好。”

“就是要辛苦你多照顾着。”

都是给人做儿媳妇的,姚氏相当羡慕元夫人,人家的婆母一天到晚乐呵呵的,是个和善的老人,她都不敢想象若是她有那样的一个好婆婆该有多开朗。

元夫人是同情姚氏的,她只是几年才见一次这厉害的老太太都觉得难受,人家可是在跟前伺候二十多年了,她不敢想象若是她摊上了这么个恶婆婆,日子该有多憋屈,人该有多憔悴,她应该都不爱笑了吧?

两人到一旁说话去了,自从老太太倒下,姚氏都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说话都畅快了好多,至于方十三,根本就没有人去搭理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墨坛中文网】地址:mt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