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又是一夜的风平浪静,谁料约莫子时,女子啜泣声和敲门声又传了过来。

这声音跟催命似的。

苏宁舟立刻惊坐起来,眼神迷茫的环顾四周。

海达不耐烦的翻了个身,抬手捂住耳朵,声音却没有减弱,他在黑暗中睁开双眼,定了定神,眼睛逐渐恢复清明,眼神有一瞬间的凌厉,这抹杀意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海达鲜少露出这样的神情,在他人看来,海达一直都是一副憨样,可他是在落月村长大的。

落月村,哪里会有善茬。

江宴绪和高文寻也被这声音惊醒,纷纷起身查看情况。

经过这几日的经历,高文寻明白了一件事,一直躲避或许能换来一时的安宁,却无法躲避一辈子,有些事情,终究要面对。

容雁和梁昭也坐起身,今夜是个不安宁的夜,与其东躲西藏一直忍受,不如今夜就窥其根本,她们倒要看看门外的……是人是鬼。

六人都做好了准备,随着江宴绪推门,六人全部冲了出去。

面前,是一个身着白衣,长发飘飘的女子,她正在叩响对面的门。

海达和高文寻交换了个眼神,双双点头,一起冲了过去,女子却好似有意躲避他们,没有选择和他们正面交锋,而是快速闪身躲了起来。

二人并不打算这么放过她,呈两个方向追逐女子。

其余四人对付夜夜伏于屋顶那个,这个显然比底下的女子聪明许多,她眼见没有胜算,竟然一挥衣袖,藏在袖中的粉末散于空气中,四人快速抬手掩住口鼻,待粉末消散后,人影已经不见了。

被人耍了。

高文寻和海达这边眼看就要追上了,那屋顶上的女子不知从哪冲了出来,对着二人一挥手,高文寻手疾眼快地拉过海达,二人背对着她们,粉末没有进入口鼻,只是人还是追丢了。

几人完全没有心思睡,至少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有两个人。

只是她们是怎么精准无误找到他们这间屋子的?

若说是正巧撞上了,恐怕不会。

外面那么大动静,村里居然没有推门出来看,是个奇怪事。

但如果是怕她们,倒也说得通。

不过这下算是打草惊蛇了,他们若是会再次出现还好,若是经这一遭不再露头,可就是一件麻烦事了。

江宴绪想了下,问题还是出在卢家母子身上。

明亮的烛火来回摇曳,点亮了暗沉沉的屋子,隐约间能看到身边人的神情。

海达问道:“这是不是他们的一场局呀?不然怎么丢了孩子都不在乎,死了人也不在乎,现下出现各种声音也不在乎。”

“是啊。”梁昭也不明白,“他们总不能是无端搞出这档子事吧。”

容雁凑近了些,问道:“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又或说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对他们来说不一定会有好处,但对咱们一定有坏处。”苏宁舟注视着江宴绪,“先前说了,有人把消息透露给了他们,这才能让消息及时传回来,可那个人是谁至今还不知。第一个问题,他为何要帮咱们?”

谁都没有答话。

“第二个问题,帮助高文寻和容雁的人纷纷自报家门,究竟是真义气,还是假慈悲?”

江宴绪和苏宁舟对视良久,终于开了口:“你的意思该不会是他们有意为之吧?”

“猜测而已,你们不妨大胆去猜。”苏宁舟这话一出,几人陷入沉思。

这件事情的始末已经铺在他们面前了,方鱼带着孩子寻人,被卢佑救了,卢佑母子把人关起来,后面女子带着孩子投井,自那之后村子开始传来诡异事。

可最大的问题是怎样坐实真的是卢佑母子把人关起来的,他们并没有这个证据,一切仅凭猜测。

他们今夜见了那两个人,可以确定一件事,不是冤魂作祟。

既然是人,那就一定有办法。

这种诡谲风浪一定是有人在幕后操控,而村民就是推波助澜的人。

他们说话声音极小,只有彼此能够听到。

江宴绪招了招手,几人凑了过去,他在几人耳边低声道:“不如咱们继续装傻,就当什么也不知道,敌不动,我不动。再不济,就去卢佑家附近转两圈,对着村民打听打听,总之不能让人觉得咱们这一趟是白来的,更不能让人觉得咱们迫切的要抓到凶手。”

江宴绪的话很对,他们不能让人找出破绽,更不能让村民觉得他们发现了什么。

翌日辰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越千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