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墨坛中文网】地址:mtzww.com

春渡后来又去买了几个福字,打算贴到窗门上——好容易和师傅一起过年,今天一定要顺顺利利的。他走进院子,却是遥遥看到了李水徵,甚至听到那人在笑,风吹着他的衣裳,不知道在和师傅胡闹什么。

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少年郎脾性大,想冲过去和他动手。

但瞥见两只手上满当当的年货,想到今天是除夕——动刀弄剑的话,不合适。

他也不想在陈匪照面前表现得像个小孩子。

于是当作没看到李水徵,推门走进厨房。

“你回来了?”迎面撞上她。

“我买了剪纸,待会儿要一起贴吗?”他道。

“好,我先出去一会。”

她丢下这话,推开厨房门,对着李水徵偏头。

李某自是跟过去。

*

两人来到宅子外,陈匪照开门见山:“你不可能和我们一起吃年夜饭,也不该再和我见面。”

李水徵一怔,没当一回事,“为何?我都大老远.....”

她打断他:“你把我费尽心思研制的解药,当作是一桩买卖,和我要做的事完全相反。李水徵,或许是我身上哪里吸引你了,让你一而再三的想靠近我,但我清楚,我和你不是同路人。”

李某不说话,嘴唇往上扬了扬,眉头却是皱着。

陈匪照:“我只是个普通人,对你没帮助。”

“帮什么?我也是普通人。”

“但你想要不普通的生活,你想爬上权利最高位,我很记得你的过去,”她顿了顿,他感到急切,凝视着她想找到一声叹、一声惋惜,但什么都没有,她道,“我们不合适,连朋友都做不了。”

他们的关系,明明没挑明,但陈匪照什么都说明白了。

李水徵:“今天是除夕,我只是想.....热热闹闹的吃一顿年夜饭......为什么你要说这样的话?”

小时候他没这个运气,长大了也不能有此机会吗?

非要一个人孤零零的?

“是你选错了人,”陈匪照道,“我们偶然结缘,该断了。”

“不是!我们经历了很多!”李水徵失态了。

笑话,这“断了”二字怎么能是他听到的?他和裴姑娘难得相逢,即便彼此不挑明关系,不清不楚的,也能相交到尽头。

实在惊诧,李水徵从中原来大宛的路上从未想过会从陈匪照那儿听到这些话,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不是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