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阑牵丝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休息日。

何雨柱坐在家门口晒着太阳,享受着温暖的阳光,一只手下意识的敲击着椅子把手一面,在脑海里过着今年要发生的大事。

1978年之前发生的事情他有可能记不很清楚,但今年这些大事他记得门儿清,这么特殊的一年,最起码那是关系到他何雨柱后半辈子了。

“柱子哥,这又有一批四九城的知识青年下乡了,你说以后咱们孩子是不是也得走上这么一遭?”周建设蹲在何雨柱身边担忧道。

何雨柱笑着摇了摇头,“放心吧,轮不到咱们家的孩子呢,跟咱们家的孩子肯定没关系,我看这玩意儿时间也长不到哪里去,别急嘛。”

“嗐,我这不是刚才从外面回来听到的,咱们这条街道上有好几家的孩子当初都没能回来,现在又得再去,心里别扭。”

何雨柱拍了拍周建设的肩膀,“没办法,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但最起码咱们的孩子以后应该是不会受这么一遭罪了。”

“嘿嘿,柱子哥,你倒是依旧沉的住气,只要咱们孩子以后能别受这罪就好咯!”周建设咧嘴笑道,主打一个没心没肺。

兔死狐还悲呢,但也就是悲一悲了,最主要的是跟他们家亲近的人没人去就行了。

何雨柱咧嘴笑了笑,递给周建设一支烟,“抽支烟嘛,别在意了。”

两个人在廊檐下抽着烟,继续享受阳光。

今年还是这些zhi青返乡的一年,但那些学校的红袖章今年也会被解散,到时候这么一大批无业游民,都是良好的乡下劳动力啊!

正好前几年他们犯了不少天怒人怨的事,就当下去发挥余热好了,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得亏许大茂抽身抽的早,再晚点儿估摸着他家的姑娘就不一定能看到许大茂了。

“柱子哥,我弄了几只兔子,晚上来家里整两口儿?”

王刚拎着几只兔子从中院的垂花门走了进来,看见在廊檐下面抽烟晒太阳的何雨柱邀请道。

“行啊,晚上我过去!”何雨柱一乐,还有意外收获呢。

晚上让周建设一家子跟他们家吃饭,他何雨柱去蹭顿兔子肉去,正好许久没吃了!

王刚看到何雨柱答应了,连忙钻进自家屋里开始收拾起来。

何雨柱对他的帮助不小,虽然一开始他不是很理解为什么何雨柱要离开轧钢厂,可后来知道了他和李怀德厂长的关系后倒也明白了过来。

别的不说,单说能扔下一个科长的职位离开轧钢厂,就这份儿底气他王刚没有,更何况之前何雨柱也总是帮衬着他,两家的关系倒没有因为何雨柱离开轧钢厂而断开。

至于为啥何雨柱离开轧钢厂了,还能在四合院住着,那更是没人在意了,四合院的这些邻居没有一个是特么脑壳子有问题的,问出来那不纯纯得罪人嘛!

况且,王刚总感觉,何雨柱以后还能起势,身为一个无业游民他未免太稳定了点儿,一点儿都不跟其他人一样,丢了工作之后记得着急上火的,反而是在四合院慢悠悠的过起来自己那和和美美的小日子来了!

傍晚,王刚家。

王刚把收拾好的这一顿兔子肉刚刚摆到桌上,何雨柱拎着两支莲花白就到了。

“刚子,你这手艺硬是要的啊!”何雨柱耸了耸鼻尖,兔肉的香味便挥之不去,馋人的紧!

虽说这几年情况好点了,但也不是什么家家户户天天都能吃上肉的,就这一顿兔子肉,你换到别家能放到过年!

不过这跟着王刚一直是个单身汉或许也有关系,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这日子过的也算是相当滋润了。

“柱子哥,我这儿有酒水的,您怎么还带来了?”王刚笑着指了指橱柜里面摆的两支整整齐齐的酒瓶道。

“我总不能真就带着一张嘴来吧?”何雨柱笑着摆了摆手,“这都不是什么事儿,不过你这手艺倒是漂亮的很啊!”

“哈哈,咱当兵的时候就处理这些野味儿拿手,今儿个正好尝尝。”

王刚邀请何雨柱坐下干饭,两个人一边儿吃一边儿聊,直到酒过三巡。

“柱子哥,你说这轧钢厂怎么回事呢就!最近这干的越来越别扭了还!”王刚脸颊微红吐槽道。

“怎么了?”何雨柱夹了

一块儿兔腿肉扔到嘴里问道。

他早就不干了,对于轧钢厂的这些事早就不在意了,眼瞅着王刚有八卦,何雨柱也来了兴致。

“啧,就是办个事麻烦了许多,之前一趟能办完的,现在得跑个三四趟,就这三四趟都是少的。”

“手底下那群兄弟们一个个的都在抱怨。”

何雨柱一乐,这新来的厂长事儿不少啊!

“那没办法,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朝天子一朝臣,规矩换了那也是正常的嘛。”

“你现在知道之前的轧钢厂厂长走了之后,下面一大批人要么辞职退休,要么改换门庭调职离开了吧?”何雨柱笑呵呵的说道。

“知道咯,可算是知道了。”

“不过难干也得干,慢慢熬呗,早晚能熬出头的。”

那可不早晚能出头,到时候轧钢厂一撤,不就熬出头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满城衣冠

满城衣冠

金十四钗
衣冠这两个字很有意思,既指缙绅世族,也是斯文败类。许苏对傅云宪的记忆得追溯到十来年前。或许是时间久远,记忆发生了偏差,当时的傅云宪与这两个字全无干系,既不搭着前一层,也不挨着后一层。
都市连载52万字
四合院:霸道的人生

四合院:霸道的人生

天青无尘
杨军转业回归四合院,一心想过着虽抱文章,开口唯亲,且陶陶,乐尽天真的闲人生活。但奈何四合院这个地方,池浅王八多,妖风四起……
都市连载560万字
不乖[校园]

不乖[校园]

树延
芳心纵火犯×口嫌体正直|女追男|小甜文文案:于澄有张极漂亮的脸蛋,行事张扬又放肆。贺升是众人眼中的高岭之花,是个为人冷淡不好招惹的混蛋。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人,不料高三那年,南城附中本部和分部意外合并,于澄见到贺升的第一眼便心动难捱。一个是处分单上的常客,一个是红榜上的学习标兵。天差地别的两人,没人觉得他俩的交集能有多深。直到后来,京北大学圈子里传出一段视频。声色犬马的酒桌上,有好事者追问两人的关
都市全本46万字
四合院之车门已焊死

四合院之车门已焊死

恋上尘世美
李峰重生至飞扬年代,感觉这个穿越时间有点早了,还特么有点简陋。面对四合院里的饮食不规律的男女,需要从拯救秦淮茹开始么?李峰:不,我想做最大的赢家。“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在办公楼顶的大喇叭声中,李峰选择左脚先迈进了轧钢厂。“你先回去等通知,你的岗位有人要了!”李峰“EMMM???你给我来真的?”适度金手指,车门已焊死,一个都不给下车。
都市连载379万字
让老板怀崽了怎么办[娱乐圈]

让老板怀崽了怎么办[娱乐圈]

烧个锅巴
褚郁家业破产,沦为逐梦娱乐圈的小艺人。签进盛星娱乐的前一晚,他在酒吧和一漂亮帅哥对上眼,翌日又见到那帅哥时——褚郁才知自己睡的是未来老板·盛星CEO·任希。褚郁:“……”把老板折腾哭了一宿,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任希是典型的公子哥性格,脾气不好。自从看上个小几岁的娱乐圈新人,他吐过几次,脾气也变得更暴躁,直到医生解释——“任总,您这是动了胎气。”任希:“???”他转身就去找褚郁算账,结果夜里又滚了
都市全本70万字
招惹

招惹

从羡
文案平城有两大名人:沈家岁知,晏家楚和。前者纨绔不齿于人,后者矜贵众望所归。都说世上顽劣有十斗,沈岁知独占八斗。晏楚和身为商界新贵,声名赫赫,束身自好。不论在谁看来,他们都有云泥之别,理应永无交集。——直至那日,二人意外滚到了一张床上。事后清晨,沈岁知走出浴室,晏楚和坐在床边抽烟,神色淡淡。看到她后,他将烟碾灭,极为正式道:“晏楚和,28岁,双亲健在,有房有车,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现在就去结婚。”
都市全本4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