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你可以么?”平阳公主的话像是魔咒一般在羊献容的脑海中回绕,根本无法消散。

二日后,她站在平阳公主寝殿中,看着宫人们跪成了一片,司马衷抱着平阳公主的尸身嚎啕痛哭的时候,她的耳畔还萦绕着这句话。

她走不了。

不仅仅因为她是大晋的皇后,更因为她身边的这些人。

那日,平阳公主拉着她的双手沉声问道:“若说当初入宫是迫于形势,那么现在呢?你若是一走了之,你身边的宫人还能活下去么?若皇上还是皇上,你走了也就走了,我甚至都不会让皇上再去找你。但是,现在皇上……的位置早已经不在,空留一个头衔,他若是没有了你,或许也活不下去了。”

“为何?”羊献容很是惊异。

“你揪出了一个何少功,但他身边是不是还有其他何少功呢?”平阳公主的手没有力气,轻轻一碰就会凹陷一块,看起来也极为骇人。

羊献容的手不敢用力,也不敢挣脱,只能看着她的双眼,颤声问道:“可我也只是碰巧而已啊。”

“这就够了。”平阳公主肿胀的脸颊中似乎浮现出了笑容,“你呀,还是太年轻了。若是皇上早些年遇到你,就不会变成今时今日的局面。”

“为什么?”羊献容有是不解。

“因为你可以在他的身边帮助他,提醒他……我这个弟弟痴傻了些,但本性并不坏,只是在这个位置上,身不由己,言不由衷……”平阳公主的叹息声是从心底发出的,“当初父皇一意孤行一定要选他坐这个位置,何尝不是觉得他本性纯良,或许在征战连年之后可以为百姓留出休养生息的光景。他也是没想到,这些兄弟对于权利的欲望实在太大了,其实就算是皇帝又如何?倒不如在乡野之间看山看水有趣。若是有下辈子,我也去乡野做个村妇,我们一起作伴好不好?”

这是在交代后事么?羊献容有些颤抖。

“容儿,我走之后,只有你能够帮着皇上了。司马颙不敢把皇上怎么样,至少看在他与我的情分上不至于。何少功随便你们处置好了,我同他也不过是谈诗论画的情谊。倒是,毛鸿茂……”平阳公主转头看向了一直跪在身后低着头不言语的毛鸿茂,又是长长叹了口气,“让他跟着你吧,绣衣使者虽然人数已经不多了,但总还是用得上的。”

“……大皇姐。”羊献容的声音变得嘶哑。

“哎,没事的没事的,容儿莫怕,就算是没有大皇家给你们撑腰,也不怕的。”平阳公主又笑了起来,“对了,我悄悄和你说一声,我已经把那些华丽衣裙上的金丝线全都拆了下来……就算是未雨绸缪吧,万一有一日你们要逃回洛阳或者真的能逃走的时候,你带着那些金丝线,必要的时候也是能卖钱的,总比那些叮叮当当的金饼子要低调很多,也不容易被人家抢走。”

“大皇姐……”羊献容都快哭出来了。

“瞧瞧,这小模样真是令人疼惜。”平阳公主摸了摸她的脸颊,又推开了她,“没事的,活一天就开心一天。当初谁说的来着,人间一趟就是来历练的。我算是体验结束,要走了。但你还没有……嘿嘿,再多看看,多吃点,多开心一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凤命难违》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