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墨坛中文网】地址:mtzww.com

一只人鱼乘船出海,遇见风浪,船沉之后,人鱼下落不明。不过,她很可能是死掉了——因为她的油脂被做成了油灯。

与此同时,银浪湾的入口有一个与人鱼同名的老先生,他说,他的爱人在那艘沉船上。

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贺白帆沉默了一会儿,大概也理不清思绪,于是说:“先往前面走吧。”

冬冬宝贝嘤嘤酱:“qaq嗯。”

两人再度出发,接下来的路程风平浪静,他们顺利抵达甬道尽头的绛红大门。这是一扇形制颇为精致的门,门面以绛红丝绸包裹,绸缎上绘着繁复的符文。

“恭喜您来到【人鱼祭坛】,也许,很多谜团将从这里解开……”

卢也皱起眉头。方才那条怪鱼给他留下了一丝阴影,谁知道这神经病剧情里还会出现什么怪东西?

侠士推门而入,巫女缓步跟上。

沉船里有甬道,有怪鱼,那么再来个祭坛,似乎也很正常。然而这祭坛并不像卢也想象中阴森可怖,相反,与其说是祭坛,不如说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女子闺房。甚至有点寒酸。

房间四四方方,一方梳妆台,一张罗汉床,一只高脚凳,连衣柜都没有。

系统也没给任何提示。

云卷千帆:“好像没什么东西。”

冬冬宝贝嘤嘤酱:“这也不像祭坛呀。”

但这应该就是人鱼的房间了吧?卢也操纵巫女在房间里踱了几步,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巫女来到梳妆台前,这也只是一张普通的木桌,上面立着木质收纳盒——不对,卢也将鼠标放上去,这东西叫“人鱼的梳妆奁”。

梳妆奁?

卢也想起自己在鱼腹中捡到的小玩意。

他打开装备栏,点击人鱼的胭脂,试图将它拖进梳妆奁。就在胭脂碰到梳妆奁的瞬间,“咔哒”一声,抽屉自动打开了。

贺白帆凑过来:“东西可以放进去?”

冬冬宝贝嘤嘤酱:“嗯,我试试。”

卢也依次将胭脂、木梳、发簪、面纱放入梳妆奁。他原本将这四样东西放在同一个抽屉里,然而抽屉却合不上。试了两次之后,卢也将胭脂和面纱放左边抽屉,发簪和木梳放右边抽屉,“叮”地一响,抽屉缓缓合上。看来这人鱼颇有条理,用在脸上的和用在头上的还要分开放置。

系统弹出对话框:“恭喜您完成【往日再溯】之【人鱼梳妆】!梳妆台前发生过什么故事呢?”

耳畔响起一阵轻快的音乐声。梳妆台旁蓦然出现一道女子背影,她穿藕色衣裙,身形单薄,黑发如瀑,看上去很是曼妙。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卢也一惊,爆了句“我靠”。

这女子的面庞,不,那不是面庞,那只是一张怪异的脸。

凸起的鱼眼,矮塌的鼻梁,圆圆的嘴唇。

肤色白皙,但两颊布满黑色鱼鳞。

而且——她的衣袖是空的,走起路来,两条袖子一晃一晃。

云卷千帆:“她是漆狞人鱼,我读取的记忆里她就是这个样子。”

冬冬宝贝嘤嘤酱:“这哪是人鱼啊!”巫女一阵小跑躲到侠士身后,“qaq好吓人。”

云卷千帆:“是有点……”

这应当是一段情景再现。人鱼自顾自在梳妆台前坐下,袖中伸出两条长长的银白色鱼鳍,那鱼鳍拉开抽屉,轻轻一卷,发簪胭脂等物件就被卷到桌面上。

人鱼梳了头,挽了发,涂些胭脂,却又戴上面纱,她起身转了两转,复又坐下,像在等待什么人。

几秒后,又一道人影凭空出现。这人手执画卷,身穿黑衫,应当是个书生,模样倒有几分英俊。他走向人鱼,轻叹一声道:“你怎么又戴上了?在房中不必戴,没人会来的。给我吧,我拿去洗洗。”

人鱼用呆滞的鱼眼望了望他,然后甩甩衣袖,喉间发出一声低沉的“呜——”。

书生无奈,走上前去,轻轻揭下人鱼的面纱。他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与人鱼对视时,眼睛都不眨一下。

书生又道:“今日画坊做成一笔大买卖,定金便付了十两银子,你不必结珠了。”

结珠?这是什么?

人鱼缓缓点头,呆了片刻,她忽然抖抖衣裙,一道亮光闪过。书生俯身拾起地上的珠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