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年节,街面上的布置也越发喜庆起来,盛红的灯笼挂满长街,路上车马如龙,卖年糕、糖画的小贩走街串巷,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沿街朝北走上一段距离,便是镇上最有名的乾来客栈,南来北往的客商走卒,向来都会选择在此处歇脚。

门前,客栈的伙计借着木梯,将彩绘的酒幡挂上檐角。

不远处,一白一红两道身影相继走近。

那伙计眼尖,刚爬下梯子,转头便瞥见了两人,他连忙堆起笑道:“裴公子,贺公子,你们二位这是忙完了?”

仓陵镇的邪祟那日便已除尽,他们二人今早也不过是再去例行检查一番而已。

“嗯。”裴渡微微颔首,算作回应。

贺子慕先前受的伤还未完全痊愈,眼下回到客栈,自是准备回房休息一番。

眼看两人即将抬脚上楼,先前那位青衣姑娘特意交待给他的任务历历在目,伙计顾不得礼数,连忙喊道:“贺公子,裴公子,你们稍等一下。”

二人闻言,停步回望。

伙计追上去,大脑飞速运转着,“那个,我是想说……”他的视线划过柜台上还未张贴的年画,脑海忽然灵光一闪,急道,“今晚镇上恰逢灯会,二位既然来了这里,要不要去瞧上一瞧?”

“灯会?”贺子慕脸上难得浮现出几分兴味。

那伙计连忙顺着回答:“正是,二位客官初来乍到可能不知,每逢元日,这灯会便会在永宁街举行,一是为了祈福,这二嘛……”

小二故意停顿下来,吊了吊贺子慕的胃口,见对方果真投来视线,他才清清嗓子,继续道:“自是为有情之人寻个契机。在灯会上,折花相赠意中人,若对方接受,则回以信物暗示。若对方拒绝,此花便算作祝福。”

说白了,这灯会折花的习俗便是为了成全少年爱慕与少女怀春的心思。双方有意那自然最好不过,倘若一方流水无情,此举也算留个余地。

裴渡闻言,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客栈伙计。

贺子慕沉吟不语,似乎在斟酌着什么。

伙计悄悄觑了一眼两人的神色,又特意在红衣少年身上多停了两秒,心中暗自忖道,灯会之事自己已经告知他们了,虽然过程有所出入,但大概也算完成任务了吧。

不过……他迟疑地挠了挠头,怎么老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

天字房是乾来客栈最好的客房,位于二楼最东侧,坐北朝南,采光极好。

此刻厢房内,温峤正安静地坐在梳妆台前,身后站着一袭青衣的扶缇。

她左手抬着温峤的下巴,目光在眉心处打量,“温姐姐,你不要总是整日穿白衣,偶尔也要尝试尝试别的颜色,就像这件,多漂亮。”

铜镜中映出女子清冷的侧脸,她身穿星蓝软罗长裙,鸦青色的单螺髻被一支玉簪挽起,清冷之中更添几分淡雅。

一边说着,扶缇一边捏着朱红细笔在她眉间描摹,寥寥数笔,便勾勒出几瓣灵动的莲花。

“好啦。”扶缇收起笔,放回妆台,将她的身体摆正,“你看看,可还满意?”

温峤睁开眼,镜中人面容姣美,薄施朱色,丹唇皓齿,细眉如柳叶,眉心花钿宛如点睛之笔,更显美人丽而不俗。

“这是……我?”温峤有些不敢置信。

从前一心扑在修炼与捉妖上,她从来不会在穿着打扮上浪费时间,更别提那些时兴的妆容与发髻了。

扶缇见她这般模样,不由得弯唇笑了下,“温姐姐生的这样好看,以后就要多打扮一下,免得令明珠蒙尘。”

听出她话里的打趣,温峤难得羞赧了一瞬。

想起自己的计划,扶缇转了转眼珠,又凑近她道:“对了温姐姐,我今早在集市上瞧见一对剑穗,感觉和你的剑很般配,可惜摊主不单卖,我只能一齐买了下来。”

少女从腰间佩囊中掏出一对月白色的剑穗,剑穗顶部以金丝缠绕,中间嵌着镂空银铃,尾部流苏摇曳,精致又漂亮。

不由分说,扶缇直接塞进她的怀里,笑吟吟道:“总之我买都买了,温姐姐可不要拒绝,这个姐姐留着自己用,至于另一个嘛……”少女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我瞧着贺小师兄的佩剑好像也缺个剑穗,温姐姐不妨送给他,想必师兄一定很乐意。”

温峤看着怀里的剑穗一怔,又听到她说的那番话,心中顿时升起一丝难言的微妙。

“我……”

话未说完,厢房的门便被人敲响了。

“师姐,你在吗?”贺子慕的声音透过木门传进房间。

扶缇心中一喜,偏头看向温峤,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温姐姐,好像是贺小师兄,我去给他开门。”

不等温峤出声,她便已经抬脚朝门口走去。

吱呀一声,房门从内被人打开。

贺子慕正欲开口,却在看到扶缇时,生生转了个声:“小师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