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难为圣子殿下,时隔多日,竟还记得本王。”赵妙语缓步自阴影走出,面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

陆时晏眸光微敛,多看了眼倒地昏迷的蓝纸,冷嗤一笑。

有意思。

这算是他与赵妙语的第一次见面。

她倒好,直接敲晕了为他引路的蓝纸。

先前莫名讨厌任务目标时,他就曾怀疑起赵妙语有问题。

在发现bug修复进度迟迟僵住的同时又意外会发现0.1%的挪动,他心下隐隐有了几分猜测。

陆时晏捻着手中的佛串,较为昏暗的环境下,衬的他神色晦涩不明。

“景平王这是何意。”他敛下眸底的异样,指着昏迷不醒的蓝纸,冷声道。

赵妙语寻之看去,一脸诧异,“呀!”她捂着嘴脚下还跟着配合往前挪了两步,口中啧啧两声,一脸歉意的叹道。

“这,约莫是手下人不知轻重,惊扰了圣子殿下,殿下莫怪才是。”

陆时晏眼眸漆黑,多看了她两眼,笑容也显得极浅。

嘴上说着让他莫怪,语气却毫无半点道歉的意味,甚至隐隐还能听出几分讥笑。

“呵。”陆时晏收回目光,忽地笑了。

把人打昏,一句‘手下人不知轻重’就此掠过。

“看得出来,景平王……挺爱开玩笑。”

他没了继续同她虚与委蛇的念头,讥讽的话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余光瞥见某处,忽地,他动作一顿,神色僵了一瞬,颇为无奈。

迟疑刹那后,索性半蹲下身,手中摸了颗药放在蓝纸鼻前。

注意到他的动作,赵妙语噙着笑,玩味睨了他眼,颇有几分没话找话的刻意行为。

“说来前阵子圣子殿下愿为百姓祈福,实乃百姓之福。”

陆时晏:“……”他连眼皮都懒得再抬,更别提多分她一眼目光。

“殿下…?”蓝纸悠悠醒来,迷迷糊糊的脑袋感到阵阵疼痛。

陆时晏应了一声,看出她的疑惑,多道了句。

“是不是觉得头很疼?”

蓝纸茫茫然点头。

陆时晏:“嗯,被人敲晕,头疼很正常。”

晃晃悠悠站起身的蓝纸:“…??”虽说她武功比不上蓝音姐,但也不至于就这么随随便便被人敲晕吧。

念头刚起,就注意到暗处还站着位熟悉的身影。

“景,景平王?!!”

赵妙语好心情冲她挥挥手,故作沉思片刻,“本王记得你,你是摘星殿的。”

“圣子殿下似乎同国师关系极好。”赵妙语状似无意问,意料之中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

蓝纸垂眸不敢多看,恭敬行了一礼后,没敢耽搁时间,转而又压低声音对陆时晏道。

“殿下,时辰不早……”再不赶去宴席,怕是要来不及了。

“走。”

陆时晏直接掠过赵妙语,喊上蓝纸快步离开。

原处只余下赵妙语负手而立隐于暗处。

“主子。”暗卫突然出现,站在赵妙语身后比了个动作。

“急什么。”赵妙语脑袋稍稍一偏,吊儿郎当看了她眼,递来的视线耐人寻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