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欺骗小公子后只想逃跑》最新章节。

天光和月西楼到底又什么恩怨?

玉霎不甚清楚,只是作为带着她逃跑的交换,天光给出来的要求非常奇怪。

——如果怀上殿下的孩子,把它打下来。

她早就没有生育能力了,不会有孩子。

答应也就答应了,这没什么。

不过,天光胆敢冒着生死来救她,难道只是为了提醒她不要生下月西楼的孩子?

“是,玉殿下,你若是诞下孩子,梦境就会成真,你就回不去了。”

“什么梦境?”

“窥贤魔童的能力不仅仅是杀人这样野蛮,若是我说我们被赋予了‘窥’的能力,玉殿下要相信我。”天光的面目变得阴沉许多:“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留着的机会。”

“总之,绝对——不可以把孩子生下来。”

天光的语气非常严肃。

玉霎胡乱地应了。

正反她不能生育,以后也不会再和月西楼有别的交集,杀了他或者被他杀了,反正再不会凑到一起干那种事。

“太子已经下令封锁了旧都,此刻全城警戒,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被抓住。”

天光泅水,扶着肩上坐着的玉霎,冷静地说着目前的情况:

“不过,魔尊死了,太子面临的问题很多,除了要抓住你,大概还要稳定魔宫,能不能逃出去,便只看这一次了。”

“你怎么知道魔尊死了?”

玉霎问,“我逃出来时,你并不在侧,魔宫之人也未必能把消息扩散出去。”

“死亡的气息会通过灵源之间传播,我早已感受到了。”

天光的脸泡在水下,长发散开好似一大把的海藻,他的目光幽幽,“前方是险路,抓紧我,玉殿下。”

水道尽头有一个巨大的绞网,水面一下不断开合着锋利的刀齿,专门用来拦住试图走下水道逃走的可疑人物。

天光把玉霎拖入了水底。

水底的气泡从两人的口鼻之间漫涌,声音和对外界的感知在一瞬间变得那样的缓慢,刺耳的嗡鸣响起。

玉霎于水中挣扎,看着水下天光略带笑意的脸,看着他长发下和尹蘅很像的五官,她产生了面前之人是尹蘅的错觉。

只见一阵激流勇进后,在水下被水鬼迷住一般的玉霎被一只手拖出水面,让她呼吸新鲜空气。

玉霎爬上岸,在岸边伏地吐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