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畔虽然吃了解药,可身体还没恢复,脑袋也有些晕晕的,无法步行走回山庄。上官亮找言娘借了一匹骏马,他先把乔畔扶上马背,自己则轻身一跃坐在她后面护着。

这还是乔畔第一次骑马,她原先总见别人骑,也不曾觉得马儿高,如今真当自己坐在马背上,她才畏高害怕起来。

上官亮察觉出乔畔的紧张,他将乔畔环抱入怀,双手握起马缰,笑说:“咱们就让它慢慢走回去,正好你也可以醒醒酒。”

乔畔会心一笑,欢喜点了点头。

今天正好是十六,月色旖旎。柔和的月光洒满安邑城的街道,与白日的喧嚣相比,更能彰显安邑城的文化底蕴。

现在又值深夜,整个街道也只有他们两人一马。上官亮怕她冷,便用身体紧紧挨着她。乔畔感觉到身后的炙热,羞涩地不敢回头。

上官亮见她耳畔泛红,不禁又起了逗她的心思。“你可别误会,我只是怕你会感染风寒,萧兄他明日怪罪我。”

乔畔刚刚还有的少女娇羞,现在也被他这话气得荡然无存。她顺势倚靠在上官亮怀中,不在意说:“我不过把你当做取暖的工具,是你不要误会才好。”

上官亮仰面放声一笑,抱她也更紧了些。“这样呢,会不会更暖和一些。”

乔畔坐在马背上,能清楚听见上官亮厚重的呼吸声,在这暧昧氛围的烘托下,她也不免想入非非,呼吸急促起来。

她赶忙睁开上官亮的怀抱,故作轻松说:“我没你想得柔弱,你不用这样抱着我。”

上官亮不由分说又紧抱住她,服软说:“是我怕冷,你就行行好,多照顾我一下。”

“那你不许再开我玩笑了!”乔畔认真道。

“好,你可真是霸道。我为了送你,可是摒弃了潇湘馆的高床软枕。我在这里陪你忍受风寒,你不说感恩戴德,还要怪罪我。”上官亮笑着埋怨起来。

乔畔不信地摇摇头,“你跟哥哥肯定不是去潇湘馆找乐子,你们若要是真的去找姑娘,凝儿她怎么会轻易放过你们。”

“我才发现你也不是那么蠢!不错,我跟萧兄可是全都计划好了,你就等着明日看纳兰宏的笑话。”

“你们打算怎么对付他?”乔畔好奇问上官亮。

“我事先让满盈姑娘在他酒里,放了些扰乱他心智的药。萧兄会趁着药效发作,借醉故意激怒他。他承受不了迷药带来的副作用,估计今晚会大闹潇湘馆。明日夏邑城少城主大闹青妓馆的消息,就会传遍安邑城的大街小巷。”

“你为什么要哥哥亲自去激怒他?不可以找别人做吗?这样激怒他,纳兰宏会不会更记恨哥哥。”乔畔担心萧相旬的安危,忍不住质问起来。

上官亮解释说:“纳兰宏为人十分小气,这件事不管换谁去做,他都不会轻易饶过。可他惧怕萧兄的雷霆手段,就算他事后心有不甘,也不会太难为萧兄。”

“这事一听就是你出的主意,只有你才能想出这手段来对付他。”乔畔摇头一笑,自信道。

上官亮得意笑起来,傲娇说:“你说这话,算不算是夸我?”

“你说是就是!咱们快些回山庄吧,你也好快些回去帮哥哥。还有,你今晚也要小心些。”怕是乔畔自己都不清楚,她早已把上官亮的安危,看得跟萧相旬一样重要。

上官亮见她担心自己,这心也暖和起来。“我已经全都安排好,你不用担心。还有,以后你不许再这么胡闹。今日还好我赶得及去救你,若是被思甜发现你的女儿身,恐怕安邑城明日议论的,可就是你了。”

乔畔心里也十分后怕,她倒不是怕思甜发现女儿身。她依稀记得自己,好像是脱了思甜的衣服,还主动亲了人家。她庆幸还好是思甜,潇湘馆里鱼龙复杂,自己若是被哪个恶心人占了便宜,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我以后会小心的,不会再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乔畔听话的点点头,她明白上官亮的心意,知道他是真心劝解自己。

上官亮眼里的笑意久久不散,他挥动马缰,加快了速度。“你若是嫌冷,可以往后躺一躺抱紧我,我不会嫌弃你占我便宜。”

乔畔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寒颤,她赶紧缩了缩脖子,往上官亮怀里靠了靠。“我可不是要占你的便宜,咱俩只是互惠互利,相互靠着取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神女觉醒打脸反派》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