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老爷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讷讷半晌,冒出一句。

“你不是死了吗?”

罗清娘还没体会到亲爹话里的深意,就被反应过来的罗夫人抱个满怀。

“是热的,清娘的手是热的。老爷,咱们的女儿还没死啊。”罗夫人大悲之下骤然转大喜,哽咽着泣不成声。

罗老爷也回过神来,恶狠狠地瞪着罗清娘:“你是私自逃了出来,路上可有人看见你回府?”

卉竹原本见着夫人的态度心中安定不少,可转眼一看凶神恶煞的老爷,又不免替自家姑娘悲哀。

见罗清娘发愣,卉竹连忙替她回答:“不曾,姑娘连夜逃回来的,一路上以皂纱遮脸,带着奴婢悄悄从后门进来,路上无人识得姑娘。”

罗老爷果不其然被卉竹分散走注意力,见到这个公然违背他命令,照旧跟着罗清娘的丫鬟,恶狠狠抬手就将茶盏砸向她。

指着卉竹鼻子怒骂:“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跟着这个孽障胡来,是不是她从前的龌龊事就是你搭桥牵线的?”

卉竹被砸破了脑袋,也不敢呼痛,磕头如捣蒜:“奴婢不敢,是咱们姑娘蒙受了天大的冤屈,被王家欺辱愚弄,这才回府来求着老爷为姑娘讨公道的。”

罗老爷怒不可遏:“王家还不够宽仁吗?你这个孽障竟还要这般污蔑你的婆家,你这该死的畜生。”

罗夫人拍着女儿的后背,摸着她发颤的身体,站出来说道:“清娘的为人你就一点都不信吗?既然女儿是回家来伸冤的,你就先听听清娘怎么说吧。”

卉竹也磕头说道:“望老爷屏退仆婢,听小姐一言。”

罗老爷怒笑道:“好,好。我就看你怎么说出个花来,来人,去将大少爷二少爷都请过来。”

罗清娘眼看着仆婢散去,大哥二哥匆匆赶来院中。

她留下了卉竹,缓缓站起身,脊背挺得笔直。感受到众人各异的目光,父亲眼里的绝情,二哥眼里的烦躁,她心中原本的羞恼恐惧忽然散了。

罗清娘一改轻轻柔柔的调子,朗声道:“威哥儿不是儿私通生下的孽种,他是王世彦用药迷晕了儿,奸污后留下的孩子。”

王世彦是王老爷的名字。众人呆呆愣愣地望着罗清娘,听着她直呼公爹名讳,说出那桩骇人听闻的荒唐言论。

罗老爷脸上的怒色翻涌,听闻那个名字后,正要派人去找。忽的一顿,不可置信地抬头,死死盯着女儿。

罗夫人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看着丈夫和儿子的反应,一颗心沉到谷底。

罗清娘震声道:“我罗清娘清清白白,是他们王家龌龊,妄想借儿的身子生下一个不容于世的孩子,又要叫儿被蒙在鼓里,受世俗道德拷打,任他们搓圆捏扁。”

“威哥儿死了,他们的贼心却没死。觉察到儿的怀疑,就派人时时盯着儿。昨日又在饭食中做手脚,若非儿机警,今日便不是儿逃出来,站在这里说这些。而是已经踏入万劫不复之地,不知生死了。”

“那王世彦……王世彦……”罗夫人捂着头,只觉天崩地裂:“亲家公就叫王世彦啊,他们家可有另一个叫王世彦的?”

罗大公子连忙去扶住亲娘,转头哀声说:“清娘,你别说了。”

罗老爷还是死死盯着罗清娘,说不出话来。

罗清娘笔直地立在堂中:“王家欺我辱我,清娘想要一个公道,爹爹可能给我?”

罗老爷的嘴唇抖了抖,半晌才说出:“你如何就能断定那是你……那是王世彦,而不是旁人?”

罗清娘立刻将自己使计看到王世彦真容的来龙去脉说了:“论容貌,清娘看得清清楚楚。论声音,清娘也辨得明白。敢问爹爹,能将儿一整个院子的人蒙在鼓里,除了主人家谁能做到。”

罗老爷不语。

“从前照顾儿的那些仆婢此刻就在罗府中,王家能做下这种事情,却不一定能全部瞒过下人的眼睛。爹爹尽可去问他们,或许有蛛丝马迹,或许也有叛主之人。”

罗老爷下意识要去摸手边的茶盏,摸了个空后才反应过来。

他沉声问:“那你说,你发现有孕后,为何不解决掉孽障?”

几乎是同时,他与罗二公子二人皆表情难看地瞪着罗清娘。仿佛透过事情始末,于未知真相时选择生下了孩子的罗清娘才是罪不可赦,万恶源头。

罗二公子站在罗老爷身侧,点头又摇头:“就算你当时不知那孩子生父是谁,可总归不是你夫君的。你为何不一碗药解决了他,反而要将其生下来,败坏门庭。”

罗清娘看向罗二公子,苦笑:“二哥,若你眼看着要绝嗣了,又要一辈子困在一方小院里,你甘心吗?你不会生出私心吗?”

罗老爷猛一拍桌子:“歪理邪说!”

罗清娘垂下眼眸:“儿发觉有异前,便是连你们都觉得王家夫妻仁至义尽,仁厚善良。何况是儿?”

“连他们都温声哄着儿生下孩子,说是作伴,也说是有个知根知底的孩子为他们送终。”

“你也说外人都知道王家仁善。”罗老爷冷声说:“就凭你今日这番混乱纲常之说,叫外人听了,一人一口唾沫就足够淹死你。”

罗大公子也劝:“是啊,妹妹。这……这种事拿出去说了,外人只会指摘我们罗家不会养女儿。你叫你的侄子侄女们未来怎么说人家?”

罗老爷盯着罗清娘:“此事无凭无证,光靠你上下嘴皮子一翻,你觉得外人会信吗?”

罗清娘道:“爹爹可以先去盘问从前照顾我的仆婢,或可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罗老爷沉下脸色,抬手指着罗清娘怒喝:“你——你一定要把我们家的脸面丢干净吗?”

罗夫人试图去拉罗清娘的衣袖:“大姐儿,不要与你爹顶嘴了,他只是嘴硬心软。”

罗清娘还是不动,她不知哪来的勇气,叫她此生以来第一次敢忤逆父母,挑衅父亲最重视的威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速来拼兮兮砍朕》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