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鹤在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算上前世的光景,这是江鸣雪在宫里过的第五个除夕了。

皇宫里的宫人都很盼望这一天,宫里处处是喜庆欢愉的气氛,民间也升起团圆和美的炊烟,有时看着眼前的景致,江鸣雪会有一种奇怪的错觉,好像这样的日子里,只有两个地方是冷清而寂寥的。

一个是燕晗的承天殿,一个是太后的慈宁宫。

天子孤寂不群,从未办过除夕宫宴。太后追忆爱子,接连数年,一到年节就更是伤心。不论前世还是今生,每当这样的日子,江鸣雪总疑惑二人的关系,不理解天下为何会有这样一对母子。

只是前世的她总对留心燕晗的孤寂与哀伤,倒是不曾对各中缘由费心窥探。

今日,江鸣雪的院子里没有半分新年的喜庆,积雪堆积在院子里,数日没有清扫。红梅被落雪覆盖,倒遮住了打眼鲜艳的红,一眼望去显得雪白一片,更平添了几分凄清。

阿槿没有像往年那样张罗年夜饭,只是在院子里磨着一柄雪白的弯刀。

刀刃的寒光在冬阳下更显凌厉,少女的脸被冻得有些红,她却似乎还是很高兴,在光可鉴人的刀刃上照了照,“我们真的是今夜出宫吗?”

“不过可能赶不上回阁里吃年夜饭了。”

江鸣雪正修剪着梅花花枝,闻声回过神,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平常跑不了……”

自从上次她同燕晗提过辞官以后,出宫便很不方便了,常常会有一群人跟着。燕晗似乎对顾岸也不太放心了,眼下又另外安插了不少眼线在她的住处附近,大约是想监视一下她在宫里的行迹。

“今日除夕,宫人侍卫多数都去守岁了,零星当值的人也比较松懈,最容易出岔子。”

江鸣雪走到阿槿身侧,拿起一捆晒干的柴火,往院子周围走去,嘴上只是道:“今夜若是宫里走水,大约就没有人会注意我们去了哪里,到时便有机可乘了。”

而今她只想出宫,想来今世她与燕晗相交尚浅,她在观澜阁多上数月,或是出京城避避风头,他便也不会苦苦纠缠了。因此,她也就没有搞什么假死的戏码,只想放火混淆视听。

她提着一捆干柴,还想再去拿些炭火,只是捆柴的绳子有些粗糙,她的手生得白嫩,此刻被勒得通红。江鸣雪皱着眉,轻吸了一口凉气,想将柴火放下歇一会儿。

弯腰的片刻,她的眼前伸来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分明的骨节带着几分提剑的力道,江鸣雪抬起眼,正对上顾岸清朗明澈的眼睛,“姐姐,我来吧。”

少年对她笑着,接过她手里的柴火,“等我们出宫,你去哪我就去哪,一辈子帮你打杂,也不要工钱。”

“只求姐姐管吃管住。”

阿槿在一旁听着,似乎有些不高兴,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愤愤捆起一大捆干柴,像是有意与顾岸斗气一般,将柴火扔到墙角。

“怎么了?”江鸣雪扯了扯她的衣袖,浅笑着问了一句。

阿槿平日里很少直接表露自己的心绪,眼下大约是心中的闷气有些难以纾解,眼眶微红地看着她,“能不能别带他了……”

“你有我还不够吗?”

江鸣雪微微一愣,转眼发现顾岸似乎听见了这句话,也可怜兮兮地望着她,像是无声的乞求。她一时有些头疼,却也只能无奈地笑了笑,说不了什么。

“今日让你去问阁主的意思,看他要不要同我一起出宫。”

她终于想起件还算正经的事情,现下气氛胶着尴尬,她便也适时向顾岸问道:“阁主怎么说呢?还要留在慈宁宫吗?”

“嗯。他说太后身边还有许多蹊跷,他还要再观察一段时日。”

顾岸似乎还是很介怀阿槿方才的话,勉强收起了有些委屈的神色,眼睛却依旧锐利明亮,“他还说,你愿意离宫,是极好的事。长空万里,切莫回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