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暴富从工地盒饭开始[古穿今]》最新章节。

听到大婶提到抄电表员,谢红梅心底略微一颤,下意识地看向几步开外的李子方。

李子方正等着谢红梅一块进屋,站得离她俩有些距离,没听清她俩交谈的具体内容,见谢红梅突然神色复杂地望向自己,迈步过去:“咋了?”

谢红梅侧头凑近他,低声道:“大婶说,刚才跟光头老板一块过来的,是抄电表的。”

李子方闻言顿时眼眸一凛:“前两天我才碰见老何在逐户抄表。”

谢红梅自然也是发现了不妥,才跟他说这茬。

在这里居住的这些日子,几乎每个月的月底,最后那几天抄电表的日子,都能碰上来抄表的老何,不忙的时候还会客套几句,因此都是脸熟的。

可从未见过这个人来抄表。

李子方跟谢红梅使了个眼色,转向大婶,故作好奇地问:“婶,您说刚才跟那光头一块过来的男人,是抄电表的?”

大婶狐疑地打量他俩半晌,一脸“难道他不是吗”的表情。

李子方:“您见过他来抄表啊?”

大婶点头:“就碰见过一回,之前都是另一个个子矮一点的来,也戴着那样的帽子,背着个包。”

李子方跟谢红梅交换了个眼神,默契地晓得她所说的矮个子,指的是平日里来抄表的老何。

李子方继续循循善诱:“那您是啥时候见过他来抄表啊?”

“就......上个月月中的时候。”大婶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像是在搜寻着记忆,“十六号,对,十六号。”

李子方心中一骇,转头看向谢红梅。

谢红梅听到这个日期,仿佛平地一声惊雷在耳边响起,眼睛都瞪直了。

她记得比谁都清楚。

上个月的十六号正是自己屋外头的电线被剪断的那天!

李子方敛了敛脸色,朝大婶挑了挑眉,继续试探道:“您咋记得这么清楚是这一天?”

大婶脸上漾起浅浅笑意:“这天是我孙子生辰的前一天,我带他出去置办些东西,打算下午就去番禺,去他爹妈那,给他过生辰,回来就碰见他在你屋子边上电表那。”

说着大婶突然皱了皱眉:“不过话说回来,往常抄表不都月底抄嘛?你们是电费被多收了,让人过来复查了?”

谢红梅听到这里,感觉心里那条在风浪中飘摇的小船差一些就要靠岸了。

但尽管心里焦灼,面上还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你可瞧见他在我电表那了?你记得那会是什么钟数不?能详细说说那天的情况不?”

“那天......我们买了东西回来,就凑巧碰见他在你电表那站着,样子可认真了,然后我放下东西在门口,又去了扔垃圾,回来的时候他就不在了。那会应该......应该十一点多吧,咱们进屋没多久,收音机就开始播《伦文叙》了。”

大婶细细地回忆,说完之后发现他们神色越发的凝重,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咽了口唾沫:“你们这是咋了?”

谢红梅再次跟李子方对视一眼,从他的神情上看得出,两人都心照不宣。

十一点左右这个时间,是对得上的。当时圈出来的断电时间就是在自己烧饭到收摊回家这段时间内。

难怪警官说有证人看到光头老板来这边送饭,经过就走了,并没有干过剪电线这事。

也难怪次次质问光头老板,他都言之凿凿,说没有人能证明他干过。

因为确实不是他干的,而是另有其人!

谢红梅压住心中的惊涛骇浪,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些:“婶,你先进来吃饭,今天我这开业,有些闹腾,打扰到你了,我请你吃个饭,当作赔个不是。”

大婶见她表情恢复如常,收起了疑虑,有些不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白吃你的,你也没打扰到我,开店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我也出来看看热闹,沾沾喜气呗。”

大婶一脸恳切替自己高兴,谢红梅心中感动,跟她寒暄了几句,邀请了她跟孙子到自己店里头去吃饭,接着就把李子方拉到一边。

谢红梅低着嗓音,试探地问:“大哥,你觉得是这个人干的不?是光头老板让他干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墨坛中文网】地址:mt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