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武富贵贫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嗯,就如同你们看到的那样,明天中午12点上架。

事实上,上周周五的时候,责编就表示可以上架了,把我吓了一跳,完全摸不着头脑,现在上架都这么快了吗?

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成绩一般,责编们想要乘着追读还行的时候上架,让成绩好看一点。

唔……怎么说呢,别的不学,网络公司的那一套唯kpi是从的手段学了一干净。

坦率的说,这本书并不是冲着要多火才写的,这个题材就不可能火,我其实就想写一本有趣有意思的书,影视角色来到现实后,跟饰演自己的演员会发生什么冲突,这样的事情多了,同一个演员饰演的多个角色之间又会有怎样的互动,由此延伸出来的故事又应该是怎样的。

当然,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同,我只觉得你们吵闹,啊呸,我觉得有趣的东西,大家不一定觉得有趣,大家觉得好玩的,我也不一定觉得好玩。

最简单的例子,本书的一个核心要素就是抽卡,而抽卡这种事情,就像某个书友说的那样,必然会有一堆废卡。只要玩过几個抽卡手游的都知道,各种关卡中,能用上的都是高星级卡片,一起抽出来的蓝天白云,只有无聊的时候才会去注意。

就这一个地方,就延伸出许多不同的不满意书友,有完全不懂抽卡是什么玩意儿的,有觉得角色出得太快看不过来的,有觉得我驾驭不了这么烦乱的故事线的。

对此,我也只能抱歉。

事实早就证明,没人能满足所有人,而一本书只要想挑刺,总能找到地方。

所以大家喜欢看,就那就追着看,然后力所能及的订阅一个,打赏什么的就没必要了。

大家不喜欢看,咱们也好聚好散,只要不人参公鸡,我也不会删你的评论。

我会尽量将自己想写的东西写出来,并且保证能够完本,然后……然后就写续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意外标记了死对头

意外标记了死对头

郎不知
傅星河觉得,沈夜必然十分讨厌他。不然这位全校有名的天之骄子,也不会在中学的时候就总和他过不去。哪怕他和别人多说了几句话,都会生气。不过傅星河没想到,多年之后,他会恰好撞见沈夜意外发热。此时的沈夜已经是帝国最年轻的上将,被誉为千年难得一见的战斗天才,刚打了胜仗回来。傅星河却一个不小心,就把对方标记了。意识稍微清醒之后,傅星河看见沈夜的脸,就下意识地害怕。“对不起,那个,我明白,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都市全本12万字
岁时

岁时

林与珊
△蒋南晖是攻。温馨治愈系暖文。[文案]沈溪珂和蒋南晖高一相识,十八岁交往,爱得轰轰烈烈。蒋南晖不顾一切地去满足沈溪珂,为了他跟家里出柜、更改高考志愿,只为能考到同一座城市。二十一岁那年,沈溪珂被星探发掘,签约经纪公司,两人聚少离多。出道前一天,沈溪珂回到与蒋南晖同居的住所中,收拾好行李,对蒋南晖说:南晖,我们分手吧。蒋南晖的世界支离破碎,心脏像漏了个洞,透着风。他不停地往泥潭深处沉陷,却被一只手拉
都市全本21万字
死对头活该是一对

死对头活该是一对

泽达
沈氏集团继承人沈钰在前任的婚礼上遇到了自己的死对头言进。两人互相踩雷以示问候,互祝孤终以表友好。刚损完转头两人就发现,他俩被安排了,明明白白,彻彻底底。两人捏着结婚证,瞬间想好接受理由。沈钰:“利益联姻。”言进:“互惠互利。”两人各怀鬼胎迅速达成共识,开启了互相挖坑你来我往鸡飞狗跳的婚姻生活。所有人都在赌他俩什么时候榨干对方价值后离婚,就连言进都拍出黑卡亲自下注,众人伸长脖子等着看好戏,结果没想到
都市全本35万字
察觉[校园]

察觉[校园]

今听
收割机VS彼岸花——高中时的竞争对手成了大学搭档同桌。双强,双洁,HE文案一高中时,靳博屹和林以鹿分别是上京一中科技队队长、北礼国际高中科技队副队长。两人初始于高一青少年机器人竞赛上。林以鹿从出生就注定她是女主本主,要钱有钱要颜有颜,追求者无数。靳博屹是妥妥的大少爷,他光站是在那就有不少女生愿意为他把青春燃烧成灰。文案二靳博屹,男女收割机,林以鹿,人间彼岸花,这俩谁碰上谁都是死路一条。上京大的学子
都市全本52万字
暗瘾[娱乐圈]

暗瘾[娱乐圈]

顾徕一
预收文《一念燎原》文案见最下————————————清冷媚骨古典舞女神×安静内敛文物修复师大明星×水乡姑娘1,南潇雪是全娱乐圈最不可肖想的古典舞女神,十八岁登上“首席”之位,一心只专注舞台而独来独往。安常是江南水乡不起眼的文物修复师,拿着两千块的工资,每天踏着陈旧石板路,路过荡着乌篷船的窄河。潮湿黏腻的雨。竹编灯笼下的暗吻。雕花小床上不为人知的缱绻。偏偏是安常这个最不起眼的普通人,与最耀眼的南潇雪
都市连载10万字
春风藏情

春风藏情

袖刀
[春风藏情,我心藏你]谢征初见温情那天,她盘腿坐在KTV包房外的走廊里,抱着一瓶可乐一边哭一边喝。陪着她的朋友问她哭什么,她抹了把泪,“他说他一直把我当妹妹,我可去他的妹妹……”路过的谢征脚步未停,只猜测这姑娘八成是失恋了。待他走到前面转角处时,姑娘的朋友语气转为无奈,“失恋了你倒是喝酒啊,抱着可乐发什么酒疯?”姑娘带着哭腔,很是委屈,“我也想喝酒啊,可我还没成年呢……”谢征脚步微顿,嘴角抽搐了一
都市全本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