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探案录》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坛中文网mtzww.com

这个小小捕快,能和拏云台二将有什么关系!他自始至终没把两人联系在一块,倒是白雀,以她的性格,若不是在帝师阁铩羽,没准会东去挑战拏云台,而虫鱼被通缉本就不明不白,这么多年没抓到,万一是做戏,跑北方当细作呢,他和白雀有仇的概率可大得多!

“我倒是小看了你,你……”

“诶,别用虫鱼威胁我,我不需要。”宁峦山心想,这个人还在纠结虫鱼,那枚镜子于他而言就是废物,没准白雀深入敌营,已经拿到了东西。

桓照却没再说话,手腕一转,天赏剑拉过他的脖子。

叮——

一道蛛丝般的银光,荡开了天赏剑锋,剑是好剑,但还称不上当世奇兵,与大夏龙雀刀至少差了一个品级,在绕梁丝之下,锋芒必辟。

桓照果然缩手,宁峦山将从罗乾象手中取得的秘密武器收回,飞快与他拉开距离:“我劝你还是赶紧去追怨女吧,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杀了我,你可亏大了。”

“你可不是小人物。”

桓照摊手,手指上挂着一条乌木挂坠,是他刚才趁乱挑开宁峦山的衣服拿到的,他就奇怪,为什么罗乾象与眼前这个人并无交集,却会拼命带他走,原来如此。

宁峦山目光一闪,大方承认:“行吧,你喜欢送给你,凑一对。”

桓照玩味地问:“你爹就死在你面前,难道你不伤心?”

宁峦山反问:“他抛妻弃子,我为何要伤心?”

“他难道没跟你说,他当年为了护我平安离开,只身引开追兵,迫不得已才留你们在中原?你的戏演得好,借口也充分,但我既然知道你是小山爷,自然打听过你,先不说你俩长相上没有半点相似,单说你本人,你的籍贯虽然在江陵,但你是六年前才回到荆州,而罗乾象随我生父在荆州发迹,他的夫人当年能保全,所动用的力量也必然在荆州,去任何地方都无法给她连我都查不到的天衣无缝的假身份,只有这里。”

“身份如此敏感,自然活得越像平常人越好,那你又怎会随便流浪在外?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命,但这枚乌木的主人,你真的不在乎?”桓照端详着他的脸,心绪逐渐平静下来,气势隐隐占据上风。

“小山爷,你为什么要对付虫鱼?你们俩之间身份天差地别,唯一可能有联系的就是查案,虫鱼被通缉多年,你是捕快,捉拿他很自然,但也应该首选活捉,以白雀的武功,或许吃力,但至多费些心思功夫,可我看过他身上的伤口,刀刀致命。”

“也就是说,在捉拿过程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激怒了白雀,但虫鱼是什么人,他负罪而逃多年,江左还有个丁酉春坐镇,都始终没被抓住,他这个人必然小心谨慎,如果他发现有高手在,第一念头自然是逃跑,而不是和白雀硬碰硬,除非,他拼得玉石俱焚,也要你们死……不,要你死!”

桓照顿了顿:“……嗯,也不是你要杀虫鱼,而是虫鱼要杀你。他所获何罪,至今天下无解,若你只是江陵城一个小小捕快,他又为何要杀你,你和他能有什么矛盾?”

“除非,他的罪和你有关。”

桓照看了一眼天空,秦岭的方向飞来一束烟火,他收起宝剑,不再与他纠缠:“浊浪滔天,飓风在侧,不久大海将翻覆,这个时候,你以为你比我好到哪里去?你以为你还能下船?”

“试试呗。”宁峦山掀起眼皮,不甚在意。

“当我猜到你身份的时候,我心里其实特别开心,因为你背负的不会比我少,我走过的路你也会走,我经历的痛苦你也要经历,但让我痛苦的人已经死了,而你才刚刚开始。”桓照勾唇一笑:“再会,东武君。”

随后,那一袭白衣飘然而去。

等他一走,宁峦山脸上那抹轻松迅速敛去,他转身时抬起手,袖子里飞出一根竹管,他一边朝南门回跑,一边含在唇上,用力吹响。

这是他和项五约定的暗号,让他速速脱队,去与荆白雀汇合,一同去接熊大娘等人,送他们到安全的地方,等晋军破城,白衣会就会被一网打尽,那时他答应熊大娘的事情也就办到了,他要立刻带着白雀从长安的漩涡中全身而退!

但项五却没有服从军令,因为城门就在眼前,莽原上马蹄声起,壮怀激烈。

轰!

轰轰——

攻城车撞击着长安九丈门楼,跟随在牧向云身后的信徒也不过是三秦大地上的普通人,在姚秦统治此间的几十年里,未曾经历战争,还以为是总坛的援兵在外接应,他们奋起挥刀,在内拼杀。

怨女飞身而出,顶在前头,一路杀上箭楼。

那些见到护法没死的信徒们顿时精神抖擞,更加卖力地夺取南门控制权,项五浑身上下的血都燃烧起来,他穿过血与火,直扑向闸楼的绞索盘,一点一点打开了城门。

“杀——”

刘裕麾下,沈田子所率先锋,被流矢和落石杀伤大半,突见城门洞开,立刻朝里冲,和牧向云携带的精锐碰面,两方举刀厮杀,城门下瞬间火海一片。

“走,快带他们走!”

不知何时,怨女已经落地,飞快地穿过门洞,牧向云瞥见飞扬的旗帜,已然明白误入圈套,深陷战争之中的他明白,今日再无生还的可能,于是闭上眼睛,放声大喊:“护法,请您带他们走!”

“能救一个是一个!”

本想趁乱离去的怨女,脚步为此牵绊,她身形摇晃,竟差点给一把长戟穿胸,但她紧咬嘴唇,将那滴眼泪憋回去,没有回头,只身萧瑟,逆向穿过乱军。

改变的不只是初心,回不去的也不只有曾经的白衣会和梦想,还有她。

“关门——”

“不要让她出去!”

荆白雀的声音炸响在项五耳边。

就在怨女穿过门洞的一刹那,仰头所见,不是明明日光,也不是自由,而是一片落下的彤云,和一柄劈断吊桥的绝世宝刀。

嗡——

红裙招展,荆白雀与怨女交手,一红一白绞缠。

“你,跟我走!”荆白雀喝道。

宁峦山说了,尽量活捉,毕竟她手里还有桓照的秘密,但显然,眼下不是质问的好时候,给人听了去,秘密也就不是秘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姬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