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笔为念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中原春短,加起来也不过两三月的好时光,因为人们反而更加珍视。几乎天气好的时候,人们都会去郊野乡下走走,喝酒赏花,兴之所至更是直接露宿乡野,听取虫鸣夜语。

世家大族更是热衷于此,每每在天气晴好之日携朋带友,呼奴唤婢,热热闹闹地穿街过巷去往郊外好风景的所在。

与寻常百姓最多雇一辆驴车或直接步行去郊游不同,世家贵族的郎君女郎们每次出行都要动用十几辆牛车。牛车相较马车速度更慢,可以边喝茶,边惬意地赏景。

前几辆牛车内里装饰精美,其内的座椅上铺着丝绢棉花垫子,中间的小几上放着热茶和茶点,这是用来供郎君女郎们乘坐的。

跟在其后的几辆牛车上装着的是郎君和女郎们的衣裳以备外宿之时可以随时更换衣裳。婢女奴仆们则是坐在盛放书籍琴棋之物的牛车上,方便那些天价的古籍古琴。

最后几辆牛车上则是装的取暖的毯子、毛毡帐篷、搭帐篷的木台、锅碗以及各种美酒吃食。这样即便在野外,也能睡在温暖的帐篷内,吃到热乎可口的吃食。

陈氏兄妹和风林隐坐在最前面的牛车上,沿路上的百姓都投来艳羡的目光。一对刚从乡下进城的兄妹也站在人群中望着他们,其中的哥哥跟身边人打听:“大叔,这些人怎么气派,他们都是什么人啊?”

旁边被称呼大叔的人上下打量了下衣衫褴褛的兄妹俩,话语中不自觉地带了些都城百姓的傲慢:“他们你们都不知道啊?他们可都是中原的世家贵族,贵族你知道么?”

见外乡人摇头,大叔更鄙夷了,不耐烦地说:“贵族你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跟你说呢?!总之就是你十辈子也追赶不上的人!”说完就不再搭理这个外乡人了。

外乡人名唤张萦,一直住在边境,他们本来在边境生活的好好的,虽算不上特别富贵,在当地的生活也算是过的不错。张家在边境经营着一家小小的药房,父亲心疼母亲操劳,每次上山采药都会陪着去,没想到,就在三年前,他们一起去采药时,母亲一脚踩空,父亲着急去救母亲,伸手去拉时也跟着坠了悬崖。

身体原本康健的祖父也在得知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没了之后,受不住打击瘫倒了。

半年前家中相依为命的祖父也去世了,临终前让他拿着信物来南川投奔一位故人。张萦变卖了家产带着妹妹离了故乡,没想到的是,兄妹二人路上又遇到了劫匪,钱财被他们搜刮干净不说,连他们二人都差点被他们卖给他人当奴婢。幸好张萦是懂点儿药理,帮其中一个劫匪治好他母亲的病。为了报恩,那个劫匪便偷偷将二人放了。

他们脱身后跟着流民一路到了南川,此刻已经是身无分文了。

张萦也抬头看向渐行渐远的牛车,口中喃喃道:“竟需要十辈子么?”

一旁的妹妹抻了抻他的衣袖,小声说道:“哥哥,我饿了。”她此刻才五岁,正是不禁饿的时候。

张萦悄悄捏了捏早已经空空的钱袋,也小声说着:“溪儿再忍忍啊,等今晚找到祖父的故人,我们就能好好吃一顿了。”

他的话一出,一旁的大叔以为他是从乡下来打秋风的人,更加鄙夷了,说出的话也愈加刻薄:“年轻人,我看你长得也算周正,又有胳膊有腿的,总想着蹭别人的就不觉得臊得慌?”

张萦知道他是误会了,只得苦笑道:“大叔误会了,我与妹妹路上遭了贼人,所以此时才米粮断绝。我二人并非那等偷奸耍滑之辈。”

“忒!”大叔啐了一口说道:“还说自己不是,这条街上要钱要饭的都是这套词。”说完再不搭理他,直接拂袖而去了。

张萦叹了口气,摸着妹妹紧张的小脸,安抚道:“溪儿莫怕。”

被唤溪儿的小丫头摇了摇头,笑着说:“嗯,溪儿不怕,哥哥也别急,溪儿不饿了。”

妹妹的懂事让张萦心里又是一阵心酸。祖父走的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当时听了半晌,也只知道是要找一个姓齐的大人。等他到了南川才知道,都城竟然如此之大,姓齐的大人更是不知道有多少,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南川虽富有,对他们这些外乡人来说,却也是居不易。张萦本想着找些活儿干着,慢慢寻人。可是没想到,一个正经的活计都没找到。这几日,张萦便是靠着打些零工维持生活,可就连零工都是好多人争抢,他一个外乡人,不认识几个人,能轮到他的活儿都是钱又少又累的。他已经接连三日没有活儿了,昨日最后一个铜板也被他买了炊饼给妹妹吃,此刻真的是一个铜板也拿不出来了。

等围观的人群散了,他从口袋中拿出昨日自己那半块炊饼,递给了妹妹。

看着妹妹大口地吃着炊饼,他把腰带紧了紧,扭头四处看去。

不远处,一辆牛车旁立着一个婢女等着另一个半大孩子把采买的东西,从一家卖帐篷的店里搬出来。张萦见那孩子搬得辛苦,便嘱咐了妹妹等在原地,自己则跑过去跟着搬了起来。

有人帮忙,小五立刻觉得轻松了不少,很快便把女郎要准备的东西都搬上了牛车。

擦了擦汗,小五谢道:“多谢郎君。”

一旁的碧桃见这个年轻人如此热心也是很有好感,也跟着致谢:“多谢郎君帮忙。”

张萦连忙摆手:“不必客气,再说,我也不是什么郎君。”正说着话,忽然他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咕”叫了起来。

碧桃看着他囧红了脸,当下也不好意思给他钱财了,想了想她说道:“郎君可是遇到困境?如果郎君信我,可随我归家去,我家女郎定能帮郎君解决心中难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