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漂洋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虞青蝶会逃去哪里,司城圣山和司城歧风一样心里清楚。

司城歧风与几名夜士一路前往天岭,在山道赶上了先行的夜朽和夜焕,只见他们在一棵倒下的枯树前徘徊。

地上全是打斗的痕迹,显然虞青蝶在这里碰上了麻烦,但最后是输是赢就不得而知了。司城歧风下了马,借着火把仔细打量地上的痕迹。没有血迹,应该没有受伤,泥土间还夹着些白色的粉末,司城歧风捏起闻了闻,有股熟悉的甜香气味。

是夏林儿拿给他的糕点。夏林儿遇到的麻烦原来就是江凝儿这个疯婆娘。他还愁哪里去找江凝儿,没想到这婆娘自己送上门来,那就实在怨不得他了。

“少主,”夜焕说道,“这两人一个骑马接着从大路往前了,另一个改走了小道。”

司城歧风“啧”了一声,看来赢的骑马走大道,输的靠腿走小道。夏林儿是输是赢呢?他赌她会赢,她不是在这么多夜士的监控下都脱身了吗?还能输给一个泼妇?

“我们往哪边走?”夜焕问,“不如分两路?”

司城歧风瞥了他一眼。夜焕赶紧低下了头,自知又多嘴了,少主从来不喜欢别人教他做事。

“夜朽、夜浅,”司城歧风道,“你们接着往前探,遇事回报,不得轻举妄动;其余人跟我走。”

“是!”

司城歧风几人暂撇下马,转入小路,一路搜寻,黑夜中很快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虞青蝶。”有夜士低声说了一句。那高挑窈窕的体型确实像极,以至于司城歧风开始怀疑,他展开身形,先一步赶上去。

前面的人很警觉,发现有人追来,立刻狂奔起来。司城歧风随手折根树枝甩过去,前头传来骂娘的声音,司城歧风勾起了嘴角,错不了了,是江凝儿。——这还大家闺秀,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今夜尤其的黑,在这种没有月光的黑夜,山间又不知哪里是石壁,哪里有悬崖,奔跑时会本能地有所顾忌而放慢速度。但江凝儿却不管不顾,径直往前飞奔,完全不计后果。司城歧风竟然赶她不上。

真是个亡命徒。司城歧风在心里骂了一句。

前头忽然传来隆隆水声,原来慌不择路间已到了沉剑江。沉剑江两岸断崖异常平整,就好像用剑削过一般,难以攀爬。而且此处地势陡峭,江水奔涌,沉剑江中又随处都是暗礁,凶险无比。后面的几名夜士见状,兵分两头,从侧面围堵,江凝儿的去路已全被封锁。

司城歧风有种不祥的预感,心里想这疯婆娘可别跳江。谁知他刚这样一想,江凝儿就像听到他心声似的,纵身一跃,投入江中,向对岸游去。

司城歧风几人瞠目结舌地赶到江边,只见江水黝黑,暗涛汹涌,江中一点身影浮浮沉沉,时隐时现,接着又完全消失不见。司城歧风焦急地在江面寻找,真是用尽毕生目力,简直眼都快看瞎了。

突然,那点身影从下游的江面冒出来,江凝儿显然体力不支,眼看就要淹死。

不知死活的疯婆娘。司城歧风又在心里咒骂一句,扯下夜焕挂在腰间的绳索——外出办事,夜士身上总少不了这类应急用品。他沿着江岸追赶江凝儿,抛出手中绳索,可是江凝儿时浮时沉,绳索根本套不住她。

司城歧风收回绳子,套在身上,然后丢下佩剑,纵身一跃,也跳入江中。已是深秋,江水冰冷,水势又急,司城歧风一入水,就被水浪拍打了个措手不及,翻了好几个跟头不说,还连喝了好几口水。他赶紧调整姿势,奋力朝江凝儿游去。

几名夜士都惊呆了,为了抓个虞青蝶,少主至于这么玩命吗?反正就算不把虞青蝶抓上岸,虞青蝶多半也会撞死淹死,主人那边可以交待。

司城歧风何尝不知已然可以交待,但他明白,倘若不把江凝儿拖上岸,江凝儿也不知会被冲到何处,以司城圣山的作风,必然会下令继续搜寻,见不到尸首绝不会罢休,那虞青蝶之事何时才能终结?

他要虞青蝶永远消失在司城圣山的视野中,要将虞青蝶彻底从司城圣山脑中拔除,只有这样,夏林儿才能再次彻底藏匿起来。

所以,江凝儿必须活见人,死见尸。

司城歧风被奔涌的江水裹挟,几次撞上暗礁,很快身上就没一处不痛的了,但他管不了那么多,拼命将手朝江凝儿伸过去。终于,他抓住了江凝儿,暗礁再次撞上来,他似乎听到骨头开裂的声音,但他没有松手。他甩出绳索,缠住江边的树,拖着江凝儿回到岸上。

江凝儿已奄奄一息,但还是认出了司城歧风,虚弱地问:“为什么救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