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是常住这的两个学徒,螺纹钢给我,我撬。”

唐爸忙着处理卷帘门,她和唐妈解决周围循着声扑来的丧尸,手起刀落,方才还张着大嘴面目狰狞的头颅叽里咕噜滚在地上,喷洒出来的腥臭黑红的液体令人作呕。

铺开神识配合肉眼观测,楼上的幸存居民扒着阳台看他们的动静,可能是失望了太多次,他们也不再求救,就算看见有人奋起反杀,也只是这么看着!

“开了。”

卷帘门撬开了个缝儿,里面的玻璃门没上锁,三人直接弓着腰进去,又将门关严实从里面别住。

休息室在楼上,恰好被从里面锁上,俩丧尸也一直没能破门而出。三人上楼,唐柚用异能将两个丧尸解决掉,然后跟着唐建的指引开始收集设备。

“压缩机、吊车、起重机,这几个有点大,能收下不?”

“能。”

“焊接、喷砂机、操作灯这些呢?”

“都能!”

唐建喜欢车,当然也愿意捣鼓这些设备,反正空间经过她几次规划又空出很大地方,也不差这些设备的地方……

把这么大个店收个七七八八,三人又继续赶路,收集一些品质上乘的建材设备,对于这一点,唐建是最有发言权的,车子开离市中心,连续走访五家建材厂,将总算将东西凑齐,足够整修家里,也能剩下很大一部分用作日后落脚地的改造。

“诶,那边有好几家卖煤的吧?”

“我记得是,不过夏天不怎么卖,都是低价囤……”话没说完,唐爸就明白了女儿意思。

车子停在破破烂烂的铁栅栏外,这是她精挑细选的一家,因为里面已经没有活人,除了库房棚子里堆得像小山似的煤,就剩几个游荡的丧尸。

三人分工明确,唐柚负责收煤,唐建和孙若梅两个配合解决丧尸。

看得出来,这家的生意做得还不错,煤炭的存储量几乎是其他店的两三倍,可惜,天不遂人愿,一场毫无征兆的灾难让这一切化为泡影。

“过段时间再去农村寻找一些木柴,再加上这些煤炭,能挺过几十个寒冬,到时候去基地定居,说不定还能有集体供暖呢!”

“费那些力气,等物资收集的差不多,就让你爸带着电锯去山上砍树,一天攒一些一天攒一些,这么积少成多,等寒潮就不愁烧了。”

“你妈说的对,小心养着你的手,现在没条件缝针,可不能再把伤口撑开了。”

把今天的目标物资收集完,才下午三点左右,好不容易开车出来一次,唐柚干脆收集起道路两旁、车库内耐用抗造的车子。

真空区域的空间她可以随心调整,就算叠着摞起来放置也没有问题,像一些马力十足又耐造的贵价车子,此刻一跃成为她的最佳选择,修不了就扔,也没什么心疼的,唐建和孙若梅也在一旁提意见。

当然,他们的行动还是要躲避清缴丧尸的队伍。三天过去了,丧尸依旧随处可见,且攻击性有质的跃升。

“啪!”

一节巨大的树枝摔在了车子方才经过的地方,很明显,对方的目的是砸中他们。

“什么情况?”

“树上有东西!”唐柚将车窗闭严,提高车速前进,目光透过后视镜看。

唐建趴在窗户上往后看,语气里是不敢置信,“那是?老鹰?”

“准确的说,应该是变异老鹰!”才三天,体格就已经有了很明显的优势,红色的眼睛和异常尖锐有力的爪子,可以轻易划开普通人的皮肤,甚至是直接猎捕体重较轻的人类。

想快些离开,并不是因为她打不过,而是‘变异动物’这样的生物,必须首先让官方发觉它的强大与可怕。

前世,针对这些飞在天上凶猛的变异动物,研制出一款小型追踪性导弹,但愿这头变异老鹰可以引起人们的警觉,早日防控。

“说起来,我最讨厌变异鼠,它们早期很难发现,直到泛滥成灾,又大又凶,数量庞大,还有红色的眼睛和鲨鱼一样的牙齿。丧尸鼠也一样,翻着灰白的眼睛,只要被它们啃咬的粮食就会沾上疫病,咱们赶紧去收集一批老鼠药,如果能遇到宠物店再领养几只猫咪。”

“行,听你的。”

一说起变异动物,唐柚可打开了话匣子,“就我喂了灵泉的那只兔子,别看它整天待在空间里,现在比金刚芭还强壮,把它放出来都能看家护院,还知道帮我收鸡蛋呢,简直成精了。我估计,如果也给猫咪喂稀释灵泉,也能激发他们猎杀耗子的本性!”

“那得挑狸花和橘猫,家养的比较多。”

“看看眼缘吧!”

开车朝着洛安农业大学的方向走,那附近出售的农药品种最全,还有两个不错的商圈,可以去逛一逛。

一路上,三人也瞧见一些身手不错、争夺食物的人,他们大多将目光对准附近的超市、便利店,拿个大包袱收集一些米面、糖果、速食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论囤货没人能赢得了我》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