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发现了。

看见月球模型的瞬间,库洛洛立刻明白了。不应该删掉那首歌,应该把那件衣服扔到海里泡过,自己真蠢。

把月球模型拿出来后,未寻等了一会儿,又问:“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这是她第四次问同样的问题,也是最后一次。如果这一次库洛洛还是没话说的话,她也就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了。

问完最后一遍后,未寻不再说话,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等着。

库洛洛看着那个月球模型,许多个夜晚,他都曾经在飞艇里看过这个模型,一遍遍打磨着。在巴士车和贝壳船上,他也一次次把它拿出来看。他有很多很多话想说,那些话,跟着那首被删掉的歌一起被删除了。

他看着月球模型,一言不发,很久之后才开口:“我没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回答,未寻什么都没说,把月球模型收回去,打开飞艇的舱门,准备走出去。

门一开,夜风就从舱外刮进来,吹得待在温室里很久的未寻抖了一下。库洛洛立刻站到她面前挡住风,把舱门关上,拿起她的斗篷披到她身上。

未寻什么都没说,又打开舱门,走了出去。还算明亮的月光照到深谷里,在很有限的区域投下一小片月光。库洛洛也跟着走了出去。

深谷里空空荡荡,窝金和派克诺妲的坟已经被迁走了。堆在深谷里的乱石杂草也早就被弄平整了,库洛洛把山谷里的地都弄得很平整,还在深谷里装了灯。即便是晚上,走在深谷里,不会被乱石杂草妨碍,也不会看不清周围的景物。

走出飞艇后,未寻朝库洛洛挥了挥手,准备离开这里。从前很多次,她都是这样向库洛洛告别的,只是这一次,她没有说晚安。

挥完手后,她就用了空间转移能力,把自己转移到荒岛上的住处去。看着她使用空间转移能力时,库洛洛忽然伸手过来抓她的手,那动作快得出奇,快到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使用单人的空间转移能力的时候伸手过来,相当于自动把身体接触到的那一部分送过来转移走。接触的是手,手就会被转移走。接触到的是脚,脚就会被转移走。这是幸运的情况下,如果不太幸运的话,身体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二会被转移走,和被活生生撕裂没什么区别。

未寻以前说过很多次,空间转移能力的风险是很大的,使用的时候很可能会出现身体四分五裂的情况,所以她一般不怎么大量转移生物,她用起来并不是很有把握。她自己单独用起来没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她对自己使用的精度很高,很少出现差池,并不是说她在危言耸听。就像骑车,自己骑和载人,是不同的难度。

库洛洛伸手过来的瞬间,未寻立刻终止了空间转移。然而还是慢了一步,库洛洛的手已经伸了过来。空间转移终止的时候,他伸过来的那只手已经被切开了大半,伤口深可见骨,大量的血液瞬间迸了出来。

未寻立刻使用带有粘性的“气”粘住了伤口,止住了外流的血。她取出一包针,一连扎了几十针,止血、止痛。整个过程,那只伸过来的手一直抓着她,没有放过。伤口流出来的血溅到她身上,没有染到外面可以防水的斗篷,却染红了一大片她里面穿的衣服,脸上也溅了不少。

初步处理了伤口后,未寻把两人转移到飞艇里,拿起平板要联系小z。本来这种情况找玛琪是最好的,能很快就处理好。只是现在他们旅团成员之间还有解不开的心结,库洛洛不会想要见玛琪。所以,未寻就联系小z,它对外伤也很有经验,库洛洛之前的各种伤都是它处理的。

见未寻要联系小z,库洛洛又用另一只手拉住她,说:“不找小z。”

听到这话,未寻放下平板,转移来药箱。又做了一些处理后,她开始给他缝合伤口。她并不是很常做这种事情,之前缝合过的大都是尸体。不过库洛洛伤的只是手,对他来说这种伤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便不缝,过段时间也就自己愈合了。

见她在为自己缝合伤口,库洛洛不由笑了,笑得很开心,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

看到她脸上的血,他脸上的笑又不见了,他拿起手帕来,小心翼翼地擦掉那些血。擦掉她脸上的血后,他又想擦掉她衣服上的血,可惜那些血都染红了衣服,根本擦不掉。擦来擦去,衣服上还是红成一片,像一朵朵血色花朵,开在了白色的布料上。

怎么都擦不掉那些红色,库洛洛不由说:“抱歉,擦不掉了。”

未寻没接话,她一针针把伤口缝起来。见她不说话,库洛洛也没再说话了。他看着她,一直看着,眼也不眨,仿佛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看了很久,伤口已经缝完了,她开始给他包纱布。等纱布包完,她就把刚刚处理伤口用过的东西,直接转移到医疗垃圾回收站里去了。医疗垃圾回收站是流星街的,在菲蒂尔的医生的指导和建议下配备的。

弄完这些,未寻看向库洛洛一直抓着她的手。见她看着那只手,库洛洛不由松开了手。等他松了手,未寻站起来,又向飞艇外走去。

“你不想见我?”

看着她的背影,库洛洛问出了这句话。

未寻没回头,背对着他点头。

“是现在不想,还是以后都不想了?”

没有动作,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停顿了一会儿,继续向外走。

库洛洛不再说话,看着她走出了飞艇,就那么盯着空荡荡的舱门,一直不肯移开视线。没过多久,他想看见的人又出现在舱门处。未寻去而复返,她手里还拿着一个很大的盒子。她一直低着头,走到库洛洛面前,把那个盒子放下后,就走出了飞艇。

库洛洛一直看着她,等她走出他的视线后,他还盯着舱门看,看了很久,可惜这次她没有再回来了。

天快亮的时候,小z回来了,它一进舱门就看到了正在盯着这边看的库洛洛。发现他受伤了,小z又开始念叨,一边念叨,一边要来给他处理伤口。

库洛洛避开了它伸过来的手,说:“已经处理过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猎人]愿者上钩3》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