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再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时玥筝暂时忍下这口气,不争宠,就得接受宫里人势利眼,恩宠在哪儿,巴结和奉承就在哪儿。

可她想要的明明是被休妻解脱,而不是被扔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谁都能来踩上一脚。

“姐姐,你说王上知晓乔美人这般张狂吗?不如我们告诉他实情吧。”虞灼有几分心疼道。

尤其姐姐还怀着孩子,再过两个月,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住在这,如何休息。

“一日夫妻百日恩,想来他不会宠妾灭妻的。”

“你见过他公正无私么?他正愁无人磋磨我,好逼着我臣服。我若向他卑躬屈膝,他非但见死不救,还会落井下石。”时玥筝很快就将这个枕边人否了。

“他不会为我出头的。就算能,我也不愿因此谄媚于他。”

爱一个人应该是发自肺腑的,而不是一个人凌驾于另一个人之上。

她已不想跟他尝试培养任何感情,只有十分坚定的想要离开他。

“灼灼,你帮我一个忙。你替我出一趟宫,跟我父亲要堕胎药好不好?没有堕胎药,我下不去手锤自己小腹,将它活脱脱捶死。有了堕胎药,我就能有更多勇气了。”

虞灼蠕动了两下嘴唇,知晓事情再无转圜余地。

遂是点了头:“好。从前王后璀璨夺目,多少人眼熟我,我不便露面。但姐姐放心,我必定差遣得力助手去,确保万无一失。”

时玥筝点了点头,想起乔蔓宁那句无稽之谈,不知里面掺杂了几分真。

又叮嘱道:“也要替我代话给爹爹,女儿无能,怕护不住相府。也不要父亲为了护着我,落入旁人圈套。在官场不要行差踏错,不管我落入何种境地,都别管我,免得关心则乱。”

虞灼见她这般懂事,又是不忍。

入夜,窗外一阵风吹树叶沙沙作响。

时玥筝已经许久未做噩梦了,半夜饿醒了,看了眼用作计时的沙漏,正是午夜时分。

在她的记忆里,自己一向没有嘴馋的毛病,不知是不是肚子里寄居了一个馋鬼,此刻竟是什么都想吃。

驴打滚、驴肉火烧、清蒸白骨、煮羊肉、羊杂、浇透面、桂花糕、杏仁酥……光是想着便开始流口水。

虞灼听见屋内的动静,掀开帘子进来,就见姐姐正坐在床上,作势要起身。

随后听见她肚子里传来咕咕叫的声音,心疼又好笑:

“姐姐可是饿了?我现在去给你准备夜宵。姐姐现在是两个人在吃,难免饿得快些。”

时玥筝睡得迷迷瞪瞪,一心还是想着堕胎药的事,只摇了摇头。

虞灼无奈:“姐姐,你跟很多男人真像。只喜欢自己喜欢的女人,生的孩子。对不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则是不闻不问。”

“女人因为是母亲,就得为孩子无怨无悔、无休无止的牺牲么?”时玥筝唇边泛起苦笑。

此时距离天亮还早,她困得立盹行眠,可又睡不着。

睁着眼睛,眼皮沉重。

闭上眼睛,格外清醒。

最后无法,只起身预备到外面去走走。

虞灼在身后给她披了件衣裳,不放心道:“姐姐,听闻这边闹鬼。以前冤死过前朝嫔妃,冤魂不散,总在夜里出没。要不,要不咱们还是别出去了。”

“人比鬼可怕多了。”时玥筝睡眠不佳,正有几分头疼,想出去吹吹风。

不知是不是小丫头的话,在心底生根发芽,总让她觉着后背发凉。

出了卧房,看见桌上还剩几块、昨日不知是谁吃剩下的枣糕。

本能驱使下,想也没想,抓起一块,便往嘴里塞去。

“姐姐,这是昨天剩下的。早不新鲜了,原本想留着给我们吃的。你若饿,不若我去小厨房做些。现在指挥不动小厨娘们伺候,好歹我自己做,没人阻拦。”虞灼见状,自是心疼的紧。

嗫喏道:“从前在相府,这些东西只怕姐姐看都不屑于看,连下人吃得都这些好。现在却成了稀罕物。”

虞灼也不知,姑娘家嫁了人,哪怕是上嫁,怎么比也未出阁时过得糟心。

时玥筝闻言,放下那枣糕,深深的挫败感,又开始让她在深夜难受。

“堕胎药没有,想绝食将这孩子活活饿死,又忍受不了饥饿。”

“主子,漫说你,谁能受的住饥饿啊?那些追求衣袂飘飘、身量芊芊的公子,也是节食,不是绝食。何况,经历灾荒的百姓中,为了填饱肚子,卖儿鬻女不说,还有易子而食的。”虞灼对她没有鄙视,只有理解。

“姐姐失宠,宫中人避咱们如蛇蝎。从前隔夜的糕点,一概不过留着,直接扔了。下人也是吃新鲜的。现在,点心供应不及时,连主子也没个新鲜的吃。”

时玥筝自然知道刚烤出来的点心,香甜可口,可眼下,也计较不了那许多了。

“罢了。那些出苦力的整日吃卤水,未必见得有多干净,且隔夜的时间更久。众生平等,没得旁人受苦应当应分,我就必须只能享福。”

虞灼也不知姐姐是不是信佛,倒是对底层人,一直都有怜悯之心。

也许这才是相府嫡女该有的胸襟,而不是只知道拜金享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