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另一头,吴府。

吴良的葬礼已经结束了几日,但灵堂还不曾裁撤。

此时深夜,吴谋独自站在灵堂之中,看着比自己还先放上神台的吴良灵位,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来。

沉默许久之后,这才终于开口道。

“良儿,你终究还是太傻了。”

“这朝堂的水,不是你能够淌得了的,那些人都是不知混了多少年的老狐狸,莫说是你,就算是为父,也需小心谨慎。”

说着,举起手中酒杯,一口饮下一半,随后将剩下一半,倾洒在灵位之前。

“你娘这些日子,一直都不曾能好好睡上一觉,梦里都在呢喃你的名字,如今已是消瘦了不少,你若是真有灵,便托个梦,让她好好休息。”

“为父答应你,定然会将那些个害死你的人,一一都送上你的坟前赔罪。”

“白发人送黑发人,到底,让为父与你陪上一杯酒。”

“好走。”

吴谋的语气极为诚恳,眼中似是还有泪光浮现而过。

听起来倒是个情深义重的老父亲模样。

只是全然让人忘记了,下令杀了吴良的人,正是他自己。

“许文,魏晨,李君言。”

吴谋轻声念着三人的名字。

当初之所以如此狠下心来杀吴良,不过是因为后者被许

文盯上。

要证明吴谋的忠诚,还有什么比他的亲生儿子更为确凿?

所以许文在门外找到吴良的那一日起,吴谋就知道,这个孩子一定会死。

他不死,自己的一切谋划都会成空。

如今布局已经结束,是时候与那些个仇家,好好要一笔账了。

“公子若是在天有灵,知道大人如此伤心,定然会难过,大人节哀。”

正当吴谋感慨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转头看去,正巧便看见一名参将不知何时,便是出现在自己身后。

吴谋强行压下心绪,做出平日里的模样来,问道。

“岑鱼那边情况如何?”

“已经办妥了。”

那参将颔首道。

“正是岑将军让小人前来报信,突厥使团都已经救出,正在赶往宣昭门的路上,岑将军还按照大人的吩咐,让众人在远处多等候了些许。”

“是吗?那就好。”

吴谋冷笑道。

但看着参将欲言又止,还是说道。

“可是有何不解?”

“是。”

闻言,参将微微颔首,满是疑惑道。

“大人,李君言已经拿下占不花,只怕早晚会追查前来,此时时间紧迫,为何不让岑将军快马加鞭,反而还要自行耽搁些时间?”

话音落下,便看见吴谋走到一旁的椅子

上坐下。

端起酒壶,整个往嘴里倒去。

一口喝了个痛快,这才冷笑出声。

“李君言的速度很快,若是他带领神机营,不管如何,都会比全是文臣的使团先一步到达宣昭门外。”

“此时让岑鱼过去,定然会与他撞上。”

“之所以晚一点……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罢了。”

“薛鄂,别让老子失望,多少也要给李君言点麻烦才行。”

吴谋笑着。

他料定前往袭杀李君言的人,必然会是薛鄂。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开局科举舞弊,皇后竟是我亲娘》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