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姐。”

秦施动了动唇,刚想让小姐轻一点,哪知道,她乱动的身子,恰好为小姐提供了便利。

衣间的结,恰好就挂在了木椅旁的装饰之上,稍微一动,那未系紧的结,便悄然滑落,隐隐露出里面的肌肤来。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小姐的手指轻轻一动,便顺着缝隙滑了进去,掐住腰间细嫩的肌肤。

秦施只觉手指与肌肤相触之间,隐约传来一股奇异的寒意,她虽不觉冷,可也忍不住身子颤了颤。

这……这究竟是怎样奇怪的发展啊!

可秦施也知道,这一切,都怪她!

由于穿不惯古代小衣,秦施便发愤图强,自己动手,缝缝剪剪了个蓝星款式的内衣来,自以为穿在里面,没人发现。

为了图方便,她还将里面的衣服改成了上下款式,只有外面单独套着一件丝绸外套,外人也看不出来。

至此,腰间的结意外松开之后,秦施的秘密便彻底泄露了。

感到手指下细腻的肌肤,小姐睫毛微微颤了颤,耳朵瞬间发热,眼神有丝恍惚,似乎处在某种似梦似幻的状态之中。

不敢置信,小姐眨了眨眼,潜意识再掐了好几下,直到手中的躯体微微颤抖,她才瞬间回神,知晓这并非是梦。

“你……”小姐面色骤然变红,如三月娇花,美艳万分,她瞬间反应过来,“你没穿……”

“小……小姐……”

秦施无语凝噎,虽然经常死皮赖脸,把彪形大汉挂在嘴边,但她在某些方面,无疑也是要脸的。

她虽然和小姐无话不谈,可还没准备将蓝星内衣的事情告诉给小姐啊,这太超前,她怕小姐接受不了,骂她太浪。

于是,自暴自弃似的,秦施悬在空中的手,立刻将小姐的头抱住,又大力将小姐的头按在自己的腹前,不给小姐说话的机会。

“唔……”

莫名被“袭击”的小姐,想要说的话,完全被一堵柔软的“墙”给堵住了,鼻尖隐约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让小姐神情恍惚,不知今夕何年。

“小姐,奴婢穿了。”秦施红着脸,心跳非常地撒着谎,“奴婢虽然没有穿小衣,可却穿了与小衣类似的东西,小姐你可莫要冤枉奴婢啊,奴婢不仅是个黄花大闺女,还是个正经女子啊!”

很可惜的是,这番解释的话,并没有入小姐的耳,小姐只觉自己仿若处于某种真实与虚幻交接的状态之中,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小姐,你可要相信奴婢啊,奴婢真是个正经人!”秦施喋喋不休地说着,生怕小姐误解她。

“……嗯。”

小姐鼻音微微颤动,就着这姿势,绝美的脸埋在秦施的腹前,连呼吸的空气,也变得灼热起来。

“诶?”小姐怎么这般有气无力的,秦施有点担心,莫不是喘不过气来了?

她低头一瞧,可小姐的脸掩藏在衣襟之下,看不真切。

“小姐?”秦施担心不已。

莫非,小姐每个月那么几天又来了?便在心中为小姐感到哀伤。

小姐可真惨,每个月不仅有女子那么几天,还有剧情大神设的那么几天。

遭罪,便要遭双倍的罪。

秦施极度怀疑,这是剧情大神故意下的毒,若是不为小姐设置这个弱点,那种马男主,绝对不是小姐的对手。

想至此,秦施立刻伸手,担忧地摸了摸小姐的额头,果真,小姐的额头热得厉害,简直像是火烧似的。

“小姐!”秦施慌了,连忙蹲下身子,双手支起小姐的身子,果真看见小姐精致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小姐,我该怎么做?”

小姐神色迷茫,冰冷的身子仿若被火烧。

这是一种陌生又难受的感觉,但小姐莫名觉得,若是经历过之后,她,便会变得与从前不同。

至于是何种不同,她隐隐约约有所预感。

只是,小姐面色茫然,这次情况来得气势汹汹,她潜意识里觉得,本不应该这么快的。

或许,还要过很久很久,才会到来那一刻。

然而,如今前兆出乎意料地来临,除非,是受了某种难以抵抗的刺激。

“我无事。”小姐轻轻喷出一口微凉的气息,与灼热的体温形成鲜明的对比。

“送我去后院。”咬着唇,试图让眼神聚焦。

“后院?”

秦施想喊医师来,可似乎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小姐立刻神色凌厉,道:“只你一人,快些。”

“好。”

无奈之下,秦施只能妥协。

小姐的后院她知道,也曾笑着闹着要去后院看看,可小姐却从未松口,对此避而不谈,如今,她便要踏入小姐的后院了。

大致的方位,秦施还是晓得。

踏入后院,便有阴森之感传来,实在是周围的树木颜色过于灰暗,每一棵树的模样,看起来都狰狞万分,让人不敢多看。

秦施也有丝害怕,可对小姐的担忧,压过了心中突然而生的恐惧。

这后院,只是常年无人打理罢了,树木长得奇形怪状了些,又有什么可怕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穿越成反派女配的炮灰丫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