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死去前一年(双重生)》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坛中文网mtzww.com

【番外篇】贺新春

前世

1

李麟生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一趟药王谷复诊。

往日里都是一辆马车,一个随侍,他一人,只合着一身清冷的裘袄在软榻上敛目小眠。就这样行车于山道上,睡一觉,睁眼时便到了药王谷的大门。

但今次却不同于往日。

“从这里就到药王谷吗?”

“对。”

“药王谷是个什么地方呀?”

“百草相济,医者如云,此地方最开始是由左丘氏相辟而出,广揽天下痴医好学的杏林手,得以桃李满天下。到此一代,左丘鹤继得衣钵,早已是举世有名的神医。”

单玉儿半掀着车帘,有些好奇的望着眼前的危危深壑,“我们来就找左丘神医的吗?”

李麟生手上盏着热茶道,“不是,我此来是找秦相卿的。”

“秦相卿?”

“他是左丘神医的弟子,左丘鹤云游四野时常不在谷中。留他在谷中操持。”

“神医的小弟子吗?”单玉儿小声嘟囔。

“算是吧。”

李麟生想了想,说,“左丘氏今此一脉只剩下了左丘鹤一女,为了能让左丘医氏世家的医术传于后世,左丘鹤少时也是废了不少精力,零零总总收了十数资质的弟子,相卿便是其中之一。他自幼双孤,左丘鹤自捡到他时不过三岁,自那时便同她习医,可谓尽得真传。”

车轮辘辘的驶过山道。

两人坐在马车里面有说有笑着,单玉儿不曾来过这个地方,心里好奇的想要看一看外边的景致,不时有掀了帘子张望,看到了那半岭的雪,珍奇的鹿,冬日的花,惊叹的忙叫他一起过来看上一看。

山外的风有些冷。

李麟生坐了过去与她一道看着,心里划过一丝异样。

去往药王谷的这一条路,他自幼起,便不知道走过了多少遍,但却从来不知道两旁的景致原来也能是这般的美丽。是他太久没来了吗?只距离上次不过才月余罢了。

“麟生哥哥你快看!”

“怎么了?”

“那是什么花,生得好生奇怪!”

“应当是谷中养的草药。”

“可现在明明已经到了冬天呀。”

“药王谷谷内四季如春,等到了这一方山道后,里面会更暖和一些。”李麟生说。

“这么神奇吗?”

“……”

山道里的风还是生的冷。

过了寒风,李麟生有些经不住的低咳了一声,单玉儿后知后觉自己掀着帘子拉着他在当口吹了一路的风,忙放下了车帘,面上有些讪讪然。

“是我忘形了。”

单玉儿嗔道,“你身子骨弱吹不得风,也不说一声。”

李麟生低咳了几声,说,“无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