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白砚听她这一言,不由抬起眼看她,心中大感欣慰。

他当然知道苏怀月想问什么。蹉磨了这么些日子,他这笨蛋学生终于想起来打听人家身份了,当真是可喜可贺。

只苦于他如今被高福敲打过,不能言说,只能含糊其辞:“天子确实曾有个兄弟…”

苏怀月立即道:“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同皇帝关系如何?”

宋白砚在这连珠炮一样的询问下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了解不多。”

又问:“你怎么忽然对天子的事情感兴趣了?先生记得你很是惧他。”

苏怀月整个人又颓了下去:“君王之威,动辄杀人见血,我当然怕啦。”

宋白砚道:“你知道就好。切记住了,君王之威,威不可测;天子之怒,伏尸百万。你需时时刻刻都要谨言慎行才是。”

最近她的这个老师三句不离谨言慎行,苏怀月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连忙敷衍应了一声:“是是是,学生知道了。”

撑着头,朝院子看出去,却有些惆怅。

她同萧二这样闹僵后,那萧二还会不会替她在天子跟前说话,将那本书给她留着呢?

又或者依萧二那冷淡的性子,干脆一把火将那书烧个干净?

苏怀月这么一想,那真是从心底汪起来一捧难受,直苦到嘴里去。

她父亲暮年时为这《绿石纪闻》愁得两鬓斑皤,一身痛病。尚且是不惑之年,便溘然长逝。

临死时还不忘为着这本《绿石纪闻》教诲她:

“阿月啊,你好好记着爹爹教你的。为学所求,乃真,乃信。不要以个人得失,影响笔下文字公正。治史尤其如此,写下的每一个字,都要有依据,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要有来历。”

“阿月啊,爹爹的这本纪闻,便交到你的手上了,你可要好好努力啊。”

父亲临死时的长叹似乎又在她耳侧响起。为人子女,又怎能够弃先辈未尽的遗愿而不顾?

苏怀月愁肠百结,到底忍不住抬头问道:“先生,您这几日在朝中,可曾听见过有关《绿石纪闻》的消息?”

宋白砚蹙起了眉头:“怎么突然又说起了这个?”

苏怀月道:“我曾偶然见到了我亲手批注的那本原册,本欲拿回来,但又听说要烧毁,不能留存。是不是这样呐,先生?”

宋白砚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很是严厉:“你在哪儿见到的?如今这书册已是逆党之书,谁胆敢私藏,都有杀头之祸,你拿回来想做什么?”

苏怀月被吓了一跳:“啊…我、我想接着修订…”

宋白砚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打心底里对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泛起一股浓厚的无奈,不免又教训道:

“阿月,此事绝非儿戏!你在先生跟前说说也就罢了,万不能在其他任何人跟前吐露这样的心思,知道了么?尤其不能在那个萧二跟前,明白了么!”

见宋白砚如此紧张,苏怀月连忙应下,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

她老师对萧二实在是过于警惕。其实她早就为此事同萧二争论过一遭了呐,现在不也什么事都没有吗?

只可惜如今两人关系紧张,她倒不好再去问他。

苏怀月翻过一页。

往日里觉得字字珠玑的文字,这会儿读起来都索然无味了。

她忍不住寻思起来,要不,明日腆着脸再去萧府看看?

但是,倘若、倘若真遇到了萧二,那又该怎么同他搭话呢?为自己今日的举动同他道歉?

不成不成,苏怀月忍不住咬着唇,微微摇头,自己什么错都没有,凭什么道歉?倒是那个萧二,讨人厌得紧。连道歉都这么高高在上的,真叫人气不打一处来。

额上又是忽如其来的轻弹,这次手劲有点大,“啪”一声,微痛。

苏怀月揉着额头委屈巴巴地看了一眼宋白砚,却又不敢言。

宋白砚摇摇头:“我瞧你这心思,当真很难再留于书上了。”

青竹恰巧拿着鸡毛掸子进来拂尘,听见这话,忍不住道:

“先生,人家苏娘子这大半个月都在府里养伤,看书看得也够多了,怕不是嗓子眼都咕噜噜往外冒字了。今儿天气这么好,不如出府去逛逛罢。先生,你来了京城,是不是都还没去别的地方逛过?”

苏怀月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心浮气躁,应道:“是啊,学生对京城熟悉,便带先生好好出去逛一逛罢。”

宋白砚无奈笑着摇摇头:“我有什么可逛的?行罢,你们既想出去,便带你们出去看看罢。”

今日确实是个不错的天气,阳光明媚,又算不上十分热。大抵逢着休沐,街面上十分热闹。

青竹爱热闹,兴奋得四处乱看。苏怀月也有很多年不曾来过京城了,处处也觉得新鲜。

宋白砚跟在后头,看两人情貌,不由连连摇头发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难承君恩》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