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从市医院调到这边来,也没有再遇到笑面虎这样的奇葩同事。

大家的学习精神都很浓厚,不拘泥于你的年龄,也不质疑你的年轻,你有这个能力,我就向你请问,我们只是正常的共同进步。

江雨霏真的很喜欢这样的工作氛围。

用了两天和同事商量着把方案写好,交给主任,主任还要上交给院领导审核,这件事也算暂时告落。

这么就到了周五那天,她跟着余泽去查房看他哪位截肢的病人。

余泽很兴奋,“这几天我一直密切观察着没有继续起脓恶化了,揭开中药覆盖的地方,现在已经能看到新生的皮,我真的是松了口气。”

江雨霏拿着病案本问,“那你让病人下地了没有。”

“前两天你提醒,我就让病人注意下地锻炼,恢复肢体功能了,之前一直起脓,病人都不敢乱动,也就最近动得多起来了。”

江雨霏点头,“那是好事啊,可以准备出院了。”

余泽不解,“不是才一个疗程?”

这个疗程就是最主要的治疗了啊,之前的说法也只是怕有个万一所以才没说满。

“结痂到痂脱落正常来说就是七到十天的事情,病人主要是感染的问题,现在感染不是得到控制了吗,剩下只是简单的抗炎中药,有促进皮肤生长的作用,普通外敷就可以了,这些家属也能处理的。”

余泽笑道,“也对,该出院了。”

然后余泽又问,“那明天出?”

江雨霏也感觉他两对话有些问题,忍不住吐槽,“余哥,你用这种语气和我商讨病人病情,就有种我是主任,正带着你这个小年轻去查房,我有些惶恐哎,莫不是你这捧杀我呢?”

余泽回忆之前的话题,也乐了,“嘿,你这丫头,这还不是你气势那么足,再加上这个病人严格上说是你治疗好的,我这一时就没忍住嘛!”

说着余泽又感慨道,“说真的,我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所以没那么稳重,之前这病人这么反反复复快两个月,对现有的药都有抗性,当时我真的很没底,那会主任说可能得准备第三次手术了,我当时真的很怕第三次依旧不行,我该怎么办,要不是你,我这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江雨霏拍了拍余泽肩膀,安慰道,“余哥,平常心,咱从医都十多年了,也不是小年轻了!”

余泽挑眉,挺了挺腰杆,“也是,咱那经验老丰富了!”

“那不必须的嘛!”

“哟,查房呢,你们两唠嗑这么开心!”

张丽芳看着他两站过道挡着,也不进病房的,忍不住提醒两人注意形象。

江雨霏:“聊病人病情恢复得好,准备能出院啊,这不得开心开心嘛,张姐。”

张丽芳笑这表示理解,“那是得开心。”

江雨霏又忍不住吐槽,“你不知道,刚刚余哥用对主任的态度跟我商量病人出院,可吓着我了!”

张丽芳听了也有些乐呵,“哟,小余你这不行啊,你都没这么对过老大姐呢!”

余泽故作生气,“好了好了,你们两别说我了,我这不是一时不稳重嘛,你们女同志不能这么对这么个无助的男同志!”

“行,知道了,姐查房去了,你们也赶紧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