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爷爷,请您再给我爸爸一次机会吧!他不能去坐牢啊!”魏岚吓得呜呜哭起来,全然顾不上孙静那一伙鄙夷异样的目光。

魏岚死死低着头,因为下雨,膝盖早已粘上了泥土。

脏死了。魏岚心里痛恨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不过她也在心里庆幸,好在她跟孙静这群人不在同一所学校,以后见不到就永远没人知道她今天的狼狈。

此时魏家老大魏应为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这里,魏礼和魏祯见了他,连忙跑过去,喊了声“爸”。

魏应为穿着黑色西装,身材微胖,举手投足间却带着一股领导风范。他走到魏书平面前,垂首恭谨说:“爸,魏鸣的事情让您跟着费心了,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您放心我会把他移交警察局。”

“大伯,求您了,您再给我爸一次机会吧。”魏岚听到魏应为的话,眼睛瞪得很大,从来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大伯不是最器重爸爸吗?

与此同时魏鸣也瘫坐在泥泞里。

细雨绵绵,深邃的黑夜无比萧索。身后的管家为魏书平撑着伞,魏书平目光中出现些许疲惫,也许是秋夜太凉,他不禁咳嗽了几声,才说:“老大,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

魏应为再次颔首,毕恭毕敬:“是,爸。雨夜寒凉,您回房休息吧。”

魏书平被老管家搀着转身要走,只是忽然想到什么,他又重新转回头,看了看之前诋毁魏荀的那群女生,还有跪在地上呜呜哭泣的魏岚,说:“温晴说得对,做错事了就得道歉啊。”

话落,众女生一脸错愕的看向魏书平渐行渐远的背影,只是没来得及反应就纷纷被自家父亲强行拽到魏荀身旁。

“魏荀啊,你别跟我女儿一般见识,她不懂事,别生气了啊。”男人们一边说着,一边督促自家女儿给魏荀道歉。

五六个骄矜的女孩儿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很没面子的哼哼句:“魏荀,对不起。”

雨水淋湿了魏荀的衣服,碎发也贴在额上,他漆黑的双眼静静扫视众人一圈,冷笑一声,没回答却插兜径直离去。

魏可为见此在后面喊了句:“大家都跟你道歉了,你是什么态度!”

男孩儿脊背笔挺,闻言没停留半分。

温晴静静望向魏荀离去的背影,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她这么做是他满意的么?

*

温晴被温磊推回客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等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手机适时响起。

温晴坐着轮椅走到床边,看到来电联系人是她那个“日理万机”的母上大人。

温晴弯了弯唇角,眼中流露出光彩,接通电话:“妈妈,你这会儿不忙啦?”

那头邓芝听到自己宝贝女儿的声音,焦急担忧的心情瞬间得到舒缓:“晴晴,妈妈不能陪在你身边,对不起啊。”

温晴无奈的叹口气:“亲爱的妈妈,这句话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我过得非常好,您就安心奋斗自己的事业吧。”

听到自家女儿的话,邓芝眼眶有些酸,这么多年她陪在女儿身边的日子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出来,说没有愧疚是不可能的。她和温磊都缺失了晴晴的成长,他们不是一对合格的父母,可是他们却拥有一个这世界上最懂事的女儿。

邓芝微微吸了口气,平缓了下心情,才开始说起今天的正事:“晴晴,我听你爸说,你现在跟魏可为的儿子走得很近。”

温晴擦头发的手微顿,父母终究还是介意她和魏荀的关系,但是温晴没打算隐瞒:“嗯,魏荀是我的朋友。”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良久才传来邓芝的声音:“晴晴,我听你爸说了他的种种行为,从中我可以判断他应该患有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他很危险,所以你必须要跟他划清界限,而且离他越远越好。”

温晴皱眉,“反社会型、人格、障碍?”

邓芝解释:“反社会人格者具有不遵守社会规范,漠视或侵犯他人权利的特点。从魏荀身上,我看到了这种特性。”

听了邓芝的话,温晴突然想起六岁那年魏荀把张腾推进刺骨的溪水里的事情,又想起秦阿姨灵堂上他淡漠的神情,还想起他毫不犹豫松开她轮椅的把手,以及他想要活埋小白的场景,一桩桩一件件,没有一件不在违背社会规范,不在漠视他人情感。

温晴脸色有些白,思绪很乱。

“晴晴,你还在听我说话吗?”邓芝的声音有些着急,她担心自己的话会吓到晴晴。

温晴从纷杂的思绪中回过神,又问:“妈妈,那这种病有办法,医治吗?”

邓芝答:“目前医学上没有解决办法,这类人没有情感,无法感同身受,永远没办法去爱一个人,并且他具有很强的攻击性,一旦有人触犯到他的利益,他就会用残暴的手段毫不犹豫的回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阴鸷》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