茆七一直睁着眼,数鹦鹉鱼跳缸的次数。

可是奇怪。

鹦鹉鱼异常地安静。

窗帘露了丝阳光,照亮工作台一角。

鹦鹉鱼缓慢地游着,突兀的没有感情的眼睛盯着茆七。就好像它们能在黑夜看清她一般。

已经过了喂食的时间,茆七起床喂鱼。

喂完鱼,微信响了,茆七洗干净手划开手机,以为是兔兔可爱约见面时间了。

莉莉许:【上次你拿的辅料,我发现库存的同批色粉受潮了,可能会影响上色,我又新进货了,你早上有空就过来一趟,重新补给你。】

手机放工作台面,茆七看了眼消息后,便转身到玄关,在玄关柜上面的小药箱找创可贴。

手心伤口即使愈合了,碰到水还是会红肿,贴上创可贴,茆七用拇指轻轻压过,使其更贴合。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茆七突然想起昨晚,她问仲翰如的这句话。

思考片刻,茆七去拿手机回:【早上没空,中午或者下午我过去。】

莉莉许秒回:【ok!】

一小时后,茆七开车离开茗都小区。

手机固定在车载支架上,她一边开车,一边注意微信页面。

直到兔兔可爱发来消息:【大大,我已经到了‘白马’咖啡馆。】

下个红灯,茆七回微信:【我十分钟后到。】

茆七没有等兔兔可爱邀约,而是主动促成了这次的见面。

绿灯,茆七左转,从石景路驶入环城路。

白马咖啡馆位于师范学院旁,就在环城路上,离茆七所在的茗都小区仅十六公里。

路况良好,开了没多久就看到师范学院的大门,茆七放慢车速,注意沿路的店铺。

白马咖啡馆,名字简单明了,茆七以为店铺装修走的是文艺慵懒风,可当她真正站在咖啡馆门口,还是觉得自己想的太简单。

白马咖啡馆的门面不大,喷满了大片的冲击性色彩涂鸦,店内对着门口的一扇墙,拼贴了镜面碎片,光影四散,营造出一种光怪陆离的氛围。

茆七走进去,发现镜面墙后是咖啡制作区,呈半开放式,咖啡香浓郁地弥散。

咖啡馆的座位被一堵堵废墟墙包围,形成独特的私密空间。所以她看不到咖啡馆的客人,正要发微信问兔兔可爱,靠里的座位突然站起位女生,烫着蛋卷头,向她招手时发卷都在蹦。

“这里!在这里!”

茆七狐疑了一秒,走到女生所在的座位,看着她说:“你是兔兔可爱?”

女生身高比茆七矮一些,仰着脸小鸡啄米般点头。

“你……见过我?”

“没有啊。”

“那为什么这么笃定我是茆七?”茆七是她的微信名,也是真名,但别人都以为只是化名。

面对茆七的视线,兔兔可爱有些羞赧,说:“只是凭感觉……”

“感觉?”茆七很少跟外人接触,觉得这种说法有意思。

“嗯!”兔兔可爱认真地解释,“人与人之间隔着虚拟交流,所产生的想象。”

茆七垂眸想了想,蓦然笑了。

时间的流逝,虚拟的想象,她第一眼认出仲翰如,也是凭借的“感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