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手札(双重生)》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坛中文网mtzww.com

天际幽暗,竹叶积着层薄薄的雪,待从石将回廊下蔑竹灯笼一一点燃,窗牍上印出丛丛竹影。从石的身影越来越近,他立在门前恭敬道:“郎君,侯府崔从砚求见。”薛从砚是陆潜的家臣。

月挂西楼,东风袅娜,竹叶摇摆树影纷乱。很快崔从砚行至廊下,他身影高大,只立在廊下,并不进内室,他自幼随陆潜左右,侯府许多事情他心知肚明。譬如这座宅子虽挂在侯府名下,可实际上属于怀王宅邸,故而寻常时日陆潜很少踏足,唯有与怀王有事相商才会来此。今朝他方一进宅,见到那辆棠枝马车,便知怀王已至此处。

崔从砚俯身行礼,恭敬道:“郎君,圣人既抵大明宫,旋即御驾出宫朝汤峪方向去了......”接着他又说起侯府的事,幼棠无甚关心,无聊的转目看向了对面下棋的陆即明。

陆即明食指压着一枚青玉棋子,目光专注望着裱锦棋盘,他眼中有丝丝素光跳跃,待一枚棋子落下,他方才分神与崔从砚低声交谈。阿颂掀起兽足团花纹方熏笼,从中嵌起几块烧红的金丝炭,室内瞬时暖了起来,阿颂收拾着捻起一块帕子,细致的擦掉熏笼上的炭痕。

听他们一言似是侯府有要紧事,幼棠也顾不得与陆即明叙旧,暂时将两厢消息互通有无,便当即送陆即明回侯府。因圣人驻跸汤峪,她这会子倒也不急着回宫去了。

这会已是酉时三刻,夜既已深,坊内却正是热闹的时候,人声喧闹,纷纷攘攘由远处传来。幼棠有些烦乱,干脆放下手中书卷,推开青窗探首而望,平康坊最热闹之处北里,那处坐落着一栋三层相高的酒肆,其与左右两侧矮楼以飞桥相连,珠帘翠幕,灯火通明,晃晃耀目。

这处宅子正好位于平康坊。阿颂扔了帕子,凑到她身前,张望了好半晌。见她如此,幼棠将一案书册推开,双手搭在熏笼上暖着,不经意的说道:“阿颂,之前你逢旬休出宫可曾来过东市?”

阿颂意兴阑珊:“未曾呢,只随着何大监在西市打转。”

幼棠将窗扇推得更开了些,指了指远处那桩灯火通明的小楼:“今日左右无事,何翁也不在身边。”

阿颂两眼立即绽满了惊喜:“殿下!奴婢可以出去吗?”说罢她又有些犹疑:“东市,嗯平康坊也不是独身女儿家去的地方呀。”

反正闲着也是无心做事,幼棠心道不如趁此良机去平康坊,说不得能提前见一见薛昙奴也好。幼棠站起身,略一整袖,“走吧,孤也未曾去过呢。”

阿颂欲言又止看着幼棠的脚踝,很是忧心,嚅嗫道:“殿下的脚不疼了?奴婢也没有很想去的。”

幼棠动了动脚踝,虽说仍是不适,但是料想也无大碍,何况如今玉京时兴出门乘担子,思及此幼棠对从石吩咐了句。不多时一顶小轿似的担子就停在影壁处了,阿颂还未见过这般新奇的乘舆,她好奇的望了望,那担子顶子尖尖,似个六角亭一般,每侧悬挂着数层轻薄纱帐,夜色暗暗,外面的人也看不分明。

这出宅子距离北里很近,约莫一盏茶功夫,他们就到了玉京城夜里最热闹的地方。

北里画楼交映,白夜如昼,诸多门前皆设红绿杈子,楼前两侧一盏盏金纱栀子灯明亮异常,灯烛装填了西域香料,逢火燃香,芬芳馥郁,熏得游人欲醉。北里画楼是玉京城达官显贵踏足游乐之地,今日又逢大日,北里当红的龟兹舞伎今日登台献艺,是已人流如织。

从石不愧是陆家专门选出来的,十分机灵,未等幼棠行至门前,他就提前递上陆家帖子,楼里假母春娘见了“陆”字神色一凝,立时遣了两个身强力壮的奴子上前接过担子,她则行礼,引着担子朝小楼侧门而去。

两楼以廊桥相连,幼棠站在廊桥上,远远眺见画楼正中的台子上布满描金小鼓,十部乐器琳琅满目,假母春娘站在三步开外,双手捧着鎏金铜莲盘,满乘一碟鲜妍花卉:“请郎君选一枝罢?”

春娘正欲上前,却被那个一袭连珠对鸟宝相纹的锦衣侍女挡住了,这位侍女娘子穿着时兴的缺胯胡袍,梳双鬓,不着金玉,通身富贵倒比官宦人家的娘子还气派些,春娘盘算着这位神秘客人的来历,她自掌画楼以来,几乎与玉京五陵子弟都见过面,她记性很好,凡是照过面之人皆是过目不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桐其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