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禅》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坛中文网mtzww.com

赵嬷嬷拽着庄子上的胡大夫匆匆赶过去,又是扎针又是灌药,折腾了好几个时辰好不容易才将老伯爷治醒,人是醒过来了,一双手脚却不能动弹。

孙夫人望着躺在床上急得干瞪眼的丈夫,心急如焚。

“胡大夫,伯爷他……这是怎么回事?”

老大夫抬袖一边抹着额上的汗,一边颤颤巍巍解释道:“伯爷他应是急火攻心,以致……以致中了风。”

“那该如何是好?”孙夫人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胡大夫迟疑着道:“老朽……老朽听闻太医院有位宋大夫,医术高明,尤擅治疗此类病症。夫人若是能将人请来,伯爷这病想来是无碍的。”

于是孙夫人立刻命人备车带着怀恩伯回了京中去寻那宋大夫。

这一行人来去匆匆,庄子上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自孙夫人离开后,公子便一直将自己关在房中,不吃不喝谁也不见。

入夜,玉珠叫人开了门,端着一碗莲子羹小心翼翼地进去,见公子一人临窗枯坐,他的身后是散落一地的书卷纸张、碎瓷残片。

屋子内没有点灯,月光穿过窗上糊的那层蝉翼纱倾泻而入,泼洒在他的肩头,使他的身影看起来愈发清冷而孤绝。

裙裾间细细的摩挲声传入耳中,他没有回头,鼻尖却已嗅到那丝似有若无的木樨香气。

“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奴不说话,只想陪公子待一待。”

他的身影微微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拒绝。

玉珠轻轻将手中的漆盘搁到案几上,弯下腰去拾地上七零八落的物什。

那些手稿皆是公子的心血,尤其是前些日子译的那几卷佛经,为此公子还熬了好几个晚上。

她挽起裙角,屈膝坐在地上,垂着头小心翼翼地整理着。

室中闷热,很快她的鼻尖上便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室内安静,耳畔唯有翻卷纸张的窸窸窣窣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玉珠擦了擦额角的汗,躬下身待要去收敛佛龛前那尊被摔得残破不堪的佛像和香炉。

却听公子突然开口道:“留着侍书进来收拾吧。”

玉珠回头见公子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来,一双漆黑的眼睛正凝着她。

她仰头,瞥见公子颊上一道暗红的巴掌印,不禁心中酸涩,旋即垂下头来道:“微不足道的小事,公子就让奴做吧,做了大概也能心里好受些。”

陆珣微微抿唇,默默注视着她躬身继续去拾地上的碎片,最后又用丝帕小心翼翼地收拢起来。

她的身影在月色中显得纤长袅娜,似幻似真。

恍惚间他觉得仿佛是他日日吃斋念佛,态度虔诚感动了上天,上天才会降下月魄花灵,在夜深人静时悄悄潜入他的房中救赎这支离破碎的佛骨……

“好了,奴先出去了,公子也累了,早点歇息吧。”

她躬着身在地上一阵摸索,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将最后一块残片拾回。

她站起身来轻轻抖了抖裙裾,脚步轻快,行至门前忽而回头朝他莞尔一笑。

“对了,案上的银耳莲子羹,是奴跟灶房的贺大娘学的,公子尝尝看。”

陆珣微微侧头,随着“吱呀”一声响,门被推开复又合上,屋子里又只剩下他一人和身后一室的空寂。

浅碧的盏中盛着淡黄的莲子,苦涩的莲心已被抽去,加了蜜,入口间有一股天然的清甜滋味。

翌日,陆珣带着侍书去了寒露寺送译好的经文。

这回玉珠没有跟去,而是带着春桃去了城中找工匠修补那尊残破的佛像。

接连问了四五家,掌柜的看过后都忍不住直摇头。

“小娘子这尊佛像破成这样,即使修补也再难复原。老朽建议您不如买一尊新的。”

“掌柜的,您再好好瞧瞧。这尊佛像对我意义非凡,只要能修好,价钱不是问题。”

“小娘子莫要误会,不是价钱的问题,实在是爱莫能助。”

玉珠带着春桃从街角的最后一间铺子里出来,望着帕子里的碎陶片轻轻地叹出一口气。

天色突然阴沉下来,街上行人步履匆匆,风卷残云,惊雷滚滚,大雨如注倾泻而下。

春桃拉着玉珠匆匆登上马车,两个人皆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浇了个透。

马车回到庄子上,暴雨却又止住了。

主仆二人拧着湿漉漉的裙角急匆匆往海棠阁的方向而去,一只脚方踏进院门却见两个面生的仆妇侍立在门前,见她二人回来朝前比了个请的手势。

“二位这边请吧,我家小娘子已在莲池畔等候多时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一枝春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