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落棠的手扯去他的腰带后还想放肆,穆九重却回手将她的手从自己腰间扯下,并完全包裹在自己的掌心中,抵在枕侧。

他凝目望着她一瞬,方才言语还狂得很,此时却又温和下来,抵唇在她的眉眼、唇畔,再到她细致圆润的下巴上,她长得那般美,就像江南烟雨中的一枝新柳,甫一入眼便迷煞人心。

他的唇像不舍得移开似的,就停在她下巴的边缘处,再往下一些便是夜行衣包裹下的一段白皙脖颈,以及颈下锁骨。

“上次在铁匠村时,你曾问过我一个问题,我这次或许可以答你。”

“嗯?”邬落棠轻轻喘息着,面带些许困惑地看着他。

他忽然抬起手,手指就落在她的颈窝侧用指腹细细摩挲着,再道:“曾经我用一枚玉簪比在这里,用力的时候有一滴血顺着簪尖落下,你就赤着足穿着一身素衣仰头站在那里,好似无畏无惧的模样。你知那时我想什么?”

邬落棠抿唇一笑,“定是在想这姑娘好美。”

穆九重也笑,出口却道:“错,我想的是,这匪寨防守实在薄弱,需练。”

邬落棠笑意顿收,咬牙切齿道:“你莫要说这就是你拿我邬寨练兵的起由!”

穆九重没有回答,只是手指再向下移,直到她的胸前起伏处,忽然两指并出,迅疾点向她上身麻穴。

因有铁匠村那晚的前车之鉴,邬落棠反应不可谓不快,隐约察觉不对时便已然抬臂欲挡,可终究没有快得过他。

“穆九重,你做什么!”

邬落棠使劲挣动身体,却终是徒劳无功。

穆九重静静望了她片刻,随后起身,一边整理衣襟一边对她道:“待明日出了昀京城,你和外面他五人便速回邬寨去吧,其他的以后有闲暇我们再细说。”

他又是这句,上次便说以后,这次又说以后。

穆九重俯身去地上捡拾起那条刚刚被邬落棠拆了扔下的腰带,在腰间合拢系紧,

此时看他形容,分明是要走的样子。

邬落棠大声喊道:“邱致、赫连灿!”

穆九重道:“别叫了,外间那五位你邬寨的兄弟当是已经被辛顺迷倒了。”

是了,若非被迷倒,此时听闻此间动静,早该上前一问了。

邬落棠冷声道:“穆九重,你是何意?”

穆九重下了床榻,回身看着她,神色中有几分漫不经心,轻声道:“阮娇娇所画那条废渠我自是知道,确然是可悄声逃遁的好去处。可你们看轻了昀京城的巡防,若逃得不是我,你们尚可在那处遁走,带上我,你们决计逃不出昀京城去。”

邬落棠:“那你待如何?不离开昀京城了吗?”

穆九重道:“我要离开昀京城,且还要大张旗鼓地离开,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离开了,那时你们便不用再躲藏,可以安生地离开。棠花弄卢伯一家也不会再被有心人盯着。”

邬落棠道:“以你现在这般,武功都用不出,若不能悄然遁走,又怎么能大张旗鼓走脱。”

穆九重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粒药丸,捻在手指间,对她道:“若等自然恢复,确然还需要几日。但是辛顺来时自是有所准备的。”

说着他便当着她将那药服下去,“现在吃下这药,三个时辰内功力便会恢复大半。以我和辛顺二人,昀京城还没人拦得住。”

恰这时门外面辛顺道:“穆将军,寅时已到,我们走吧。”

“穆九重狗贼!混账!牛皮吹得大,可莫要闪了舌头!”

邬落棠声音恨恨道:“你今日若这般走了,往后我邬寨和你再无瓜葛,我邬落棠也绝不会再与你半分纠缠。”

穆九重原本已走到门口,听见她此话,忽然转身大步行到床榻前,一言不发地垂下头,狠狠吻了她一时,直到她用尖牙咬破了他的舌尖。

他“嘶”了一声,笑着起身,道:“还有一桩事想要你帮我。”

邬落棠咬牙道:“你莫提,提了我也不会帮你。”

可穆九重还是说了。

他道:“待明日我出城后,盯着棠花弄的人应当便会撤走,你去把卢伯一家接走吧。昀京城非久居之地,我居室壁柜中放有房契和些许银钱,你也一并取走,待过个两年再将那宅子出手,往后卢伯一家便劳烦你照应了。”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邬落棠恨声问到。

穆九重回头看着她淡然一笑道:“不凭什么,只凭你是邬落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在将军的刀尖上反复横跳》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