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寡妇再嫁[穿书]》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坛中文网mtzww.com

阮橘其实还有些犹豫,但王秀枝开了口,又当着一桌子人的面,她就慢慢点了点头。

“嗯,好。”她说。

王秀枝看她还是有些糊里糊涂的样子,有些担心,吃过饭把人拉进屋里低声说起她的想法。

第一件,是阮橘的人生大事,虽然阮橘说不想嫁人,但王秀枝没当真,和她说了这嫁到村里,整天在地里刨食,肯定不如去队伍找个正式工,等到和孟骁离婚也能把日子过好。

“到时候家里说不定还要你帮衬一把。咱们也不能总麻烦人家孟同志。”了解阮橘的脾性,王秀枝一开口就戳到了点上。

阮橘眼神一动,郑重思考起来。

第二件,就像孟骁说的,阮家的事。

“那阮大兴早晚会出来,到时候肯定会来找你,只要他还活着,你这辈子都别想过安生日子。更何况,就算阮大兴不在,阮家还有两个儿子呢。”

听王秀枝说完,阮橘算是彻底定下了决心。

“妈,我知道了。”她说。

王秀枝摸了摸她的脑袋,微微笑了笑。

宋家人去上工,阮橘跟着孟骁去了镇上,还是开的那个车。

她坐在车上看着两边飞快的倒退,想着似乎有些太招摇了。但这个车真的很快,也方便,她想以后如果有钱了也给宋家人买一辆。

资料档案等东西孟骁都准备好了,两人很顺利的就领到了结婚证。

红色的硬纸被递过来的时候,阮橘略有些迟疑,孟骁已经抬手接了过去。

他低头看着,阮橘不觉屏息,微微的尴尬之余,又有些愧疚。

她不是第一次结婚,这次来更多的是想着快点弄完好离开,但孟骁似乎很认真。

是了,这是他第一次结婚。

“要看看吗?”孟骁问,伸手递过来,阮橘下意识低头去看,他则在看她。

上面的字阮橘都认识,和当初跟宋爱国的结婚证没什么区别,只是字迹不同。

名字也不同。

阮橘有些晃神,孟骁已经自然而然的将结婚证收了起来。

“走,去供销社。”他说。

“嗯?要买什么?”阮橘问,边往外走。

孟骁跟上,两人并肩,因着他很从容,阮橘就也按下去了那点不好意思,跟他并肩走着。

“买点糖和瓜子。”孟骁回答的随意,“中午给客人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