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一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虚假拙劣的梦境被林雾毫不留情的揭穿,眼前的画面彻底破碎,林雾来不及嘲弄恐惧之源的天真,忽然便感到一阵失重,紧接,有什么再次将意识吞没。

他仿佛再次被丢进了一池的漂白剂,像是要将这经历的拙劣戏剧给洗净。

林雾暗自嗤笑着,以为又要给他捏造什么可笑的梦境幻觉,然而这次,那股力量却是妄图读档他的曾经。

“月亮变红了!”

刚和同事吃完晚饭的林雾站在饭店门口仰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微微发着愣。

外面已经入夜,天上的满月却红得似乎要滴血,连带着明亮的月光都透着一股子血腥滤镜。

一如几年前的那个夜晚。

林雾抬手狠狠搓了搓眼睛,想要确认不是自己眼花,再次睁眼,那夺目的血红依旧浸染了整片夜空,夜色下的一切都被笼罩在了和月亮一样的血色之下。

“林雾,发什么呆呢?走了,还得回去加班呢!”

身旁传来同事的催促,林雾有些不明所以地扭头看向身侧的几人,他们面色平静,就像路上的其他人,似乎没有一个人发现天上月亮的异样。

“你们没看见吗?”

“看见什么?”

同事们不明所以。

“月亮啊,是红色的!”

林雾自己都有些不确定,是不是他的眼睛出了问题。

同事乐了,“噗呲,林雾,你小子是不是压力太大,眼睛出问题了?什么红色的?月亮怎么可能是红色的?行了,赶紧回公司吧。”

他们都看不到吗?只有他看到的是红色月亮?

揣着疑问,林雾忙拿出手机打开了前置摄像头,屏幕画面里的人依旧带着一丝疲惫,虽然眼底有着几日劳累的红血丝,但并没有超乎他想象的异常。

奇怪,他得了红眼病吗?

不可能,红眼病也不是这样的吧?

同事已经结伴走出了好几米,想起还未完成的报告,林雾只得暂且放下了心底的疑虑,跟着同事们回到公司。

走入大楼,在封闭的室内灯光下,一切回归正常。

没有诡异的红色滤镜,仿佛刚才所见不过是他的错觉。

林雾长呼了一口气,看样子是自己太累了,刚才才出了幻觉。

回到工位,写字楼的玻璃窗外,月亮依旧带着只有他才能看到的血红滤镜,林雾默默地在工位上坐下,呆滞地盯着外面的月亮看了好半晌。

月亮是红色的,月亮为什么是红色的?

林雾茫然地看向对面的同事,“你真的看不到红色的月亮吗?”

“你在说什么?你小子是不是最近加班压力太大了?”

林雾张了张嘴,“也,也许吧!

我去洗把脸!”

他自我怀疑的站起身来去了卫生间,连洗了好几把脸,头脑似乎清醒了不少,但夜色下的窗外并未好转。

看着屏幕前未完成的明天就要提交的报告,林雾暂且放下了疑虑和困惑,明天去看看医生吧。

然而,接下来的几日一切正常。

夜晚的月亮依旧是白色,工作依旧忙碌。

林雾长舒口气,将前几日的所见定性为自己的错觉。

这天,满月日再次来临,

林雾站在已经被血色吞没的公司外呆滞地看向天空中的那轮血月,一丝强烈的不安袭上心头。

也许,这并不是幻觉。

满月是红色的,且只有他能见的血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