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周苏闻只能看出季唯洲脸上的笑容,心中不免嗤笑一声。

他原以为季唯洲比起之前,至少没那么怂,胆子大了不少,听到他和江淮雪大闹江家的事情时,倒是勉强能看的过眼。

江家的事他不清楚内情,但光是敢在江老爷子面前闹腾,就足够大胆了。但今日一见,却觉得还是和以前的那个懦弱无能的季唯洲没有任何区别。

周苏闻将车钥匙丢给季唯洲,打量他的视线嘲讽。

毛都没长齐的家伙。

季唯洲接过周苏闻抛过来的车钥匙,按下寻车键前,对周苏闻突然开口:“其实我练过。”

周苏闻不明所以:“练过什么?”

季唯洲没有回答他,躬身抱起酒意上头的江淮雪,莫世成在他身后大声喊道:“季唯洲,你就这么担心大少?”

前夫哥被派到江淮雪身边是江家的授意,这群纨绔紧抓着江淮雪和他不放,估计也是因为江家。

江家难缠,势力遍布,还是江淮雪难以走出的阴影。

他家祠堂我都砸过了,我还怕这些?

季唯洲有些赌气地想。他的任务对象至始至终只有江淮雪一个人,其他人的剧情线与他又没有任何关系,他做什么都不算违规。

“遇到老鼠了,不应该藏好食物,找灭鼠药,然后躲开么?”季唯洲抱着江淮雪,头也不回。

莫世成在他的身后气到跳脚,还有些其他的声音也紧跟着他不放,但他什么都听不到了。江淮雪勉强支棱起些许神智,对季唯洲道:“这回真是把命拴你身上了。”

季唯洲按下车钥匙上的寻车键,顺着提示音找去:“那你可以放心了,我还是很熟练的。”

“你……熟练什么?”江淮雪贴着他的耳朵说话,气息温热,“你从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开个普通的车上路,都能扣了一半的分,季唯洲,别开玩笑。”

难为他醉酒还能扯出一大通话来。

季唯洲没去问为什么江淮雪和前夫哥关系那么恶劣,还会知道前夫驾驶证扣分。江淮雪敏感多疑,找人跟踪前夫哥再正常不过。

他甚至能背着江家韬光养晦。

季唯洲什么都没去问,只是简单说道:“就这种简单的事,交给我还是可以放心的,不用紧张。”

江淮雪猛地挺起身子,双手捧着季唯洲的脸,鼻尖抵着他的:“季唯洲,命最重要,别逞强。”

周苏闻准备的车全是改装过的,江淮雪暂时摸不准江家的心思,但很显然要让他们得到教训是板上钉钉的事。

“狗爬……他们也得有胆子看!”

江淮雪语气有些发狠,那双深黑的眼睛染上血丝,从胸腔里涌出的怒意让他的面容阴郁,隐隐约约透出几分癫狂。

“那你呢?”季唯洲单手抱着他,另一只手直接掐住了他的下巴:“那半瓶白酒,你也不怕酒精中毒。”

江淮雪朦胧的视野里,唯一能看见的是那双在夜色里依旧明亮的眼眸。

他这才发觉季唯洲的眼睛是带点棕色的。

难得没带点蠢样。他想。

“我想喝就喝了,你还能拦着我不喝酒?”江淮雪转移话题,生硬地堵住季唯洲的嘴。

季唯洲没有说话,抱着他坐进周苏闻准备好的车里。江淮雪去扯安全带,季唯洲却是先俯身拦在他面前,率先扯出安全带替他扣上。

“没必要担心,”年轻男生的眉眼在车载灯那昏黄的灯光下显出几分少年意气的英俊,他转过头看向江淮雪,脸上没多少笑意:“算不上逞强。”

他的父母实在教了他太多东西,享乐与生存,没有一样是落下的。年少时期就玩过的东西在今天居然还能派上用场。

季唯洲扭过头,看向车窗。周苏闻的车就在他旁边,对方注意到他的视线,还能饶有兴致地抬手挥挥示意。

但他没有在看周苏闻。

车窗之上,是江淮雪的倒影。男人穿着黑色衬衫,额头,眉骨,眼睫,山根,鼻梁,双唇,侧脸流畅的弧度像是藏了隐晦的警告,又像是柄杀人的刀。

他从见到江淮雪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家伙,性格上的刁钻刻薄一一体现在他的行为举止与相貌之上。凌厉阴郁的容貌,从不留情面的话语。

然而在这个时刻,他的第一反应却是去看江淮雪。

季唯洲很难说明这个时候自己去看江淮雪在车窗上的倒影是什么意思,他只是觉得需要让视线有个落脚点,好让莫名其妙沸腾的情绪有所缓和。

色彩鲜明的信号烟猛然挥下,引擎轰鸣犹如巨兽怒吼,改装车冲出重重烟雾,在蜿蜒的山路上咆哮撕咬。季唯洲面容紧绷,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驱车的动作流畅迅速,没有给周苏闻半点机会。江淮雪的视线跟随他,山路曲折,树影幢幢,他似乎能感知到山风从他耳旁颊侧呼啸而过,留下风刃切割的伤痕。

季唯洲紧紧盯着前方,余光见后视镜里周苏闻跟在他身后,像只无法驱散的背后灵,根本甩不开。

“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