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墨坛中文网】地址:mtzww.com

温叙点头,算是回应谢惊鸿的猜测。

“此番回京,希望一切顺利。”

马车快速地行驶在官道上,身后跟着一众骑兵,扬起的灰尘在阳光下飞舞着。

“叙娘不在京城这段时日,京城里出了许多事。”谢惊鸿递给月娘一个石榴,让她将果肉一点点地挑进瓷碗里。

“陛下对杨家动手了吧。”温叙说道。

谢惊鸿双眼发亮:“你怎知道?”

“杨氏出了一任太后以及三任皇后,可谓是皇城里数一数二的贵胄。如今还培养着当朝太子,未来皇帝。杨仆射低调,但他门下之人却不一定都是如此。一旦被抓到错处,修整起来自然就全凭陛下的意思。”

温叙叹气:“结党营私之风日渐盛行,寒门中不乏有才志士,却少有机会报效朝廷。杨家自然首当其冲,成为圣上发作的一道阀口。”

谢惊鸿剥了另一个石榴,一粒一粒地丢进嘴里,感慨道:“只是可惜了杨仆射,兢兢业业半辈子,还是没办法避免这样的事。”

温叙只是笑笑没有接话。谢惊鸿拿出一方手帕擦手:“你怎的不好奇圣上是如何处置杨家的?”

“有何说法?”温叙配合道。

谢惊鸿坐直身子,神秘道:“此事起因一位举人,他想进杨家私塾求学,杨家私塾先生嫌弃举人家贫,便苛待举人,在课堂公然羞辱他。”

“那举人自然傲气,愤然把书收了就走。结果遇着一同上京赶考的同乡,几人听说了遭遇,都为他抱不平。其中一人恰好是容华公主的门客,趁着那私塾先生出门喝酒,找人把他打了一顿。”

“私塾先生是杨仆射二夫人的叔父,第二日杨二夫人就闹到了容华公主府去,要讨说法。那门客大方承认,把替举人抱不平的事都秉明容华公主,求其为举人评个公道。”

提及容华,谢惊鸿偷偷瞧了一眼温叙,见她没有多大反应,继续说道:“容华公主觉得自己面子挂不住,便护下门客。一来二去,这事传到陛下的耳朵里。陛下觉得此事有伤天下读书人的心,就下旨肃整结党营私,私相授受的风气。”

“结果这一查,竟然查到当年宫变时杨家有人帮逆王做事,陛下大怒,命刑部严审杨家一切可疑之人。”

温叙摸了摸坠在腰间的玉佩,问谢惊鸿道:“调查进度如何了呢?”

谢惊鸿叹气:“还在审着呢。此番动静,杨家上下惶恐不安,连太后都惊动了,怕是还得等一段时日。”

月娘剥了石榴压成汁,递上茶几,纳闷道:“容华公主竟然愿意趟这蹚浑水,真是新鲜的事情。”

那石榴汁颜色甚是好看,放在瓷杯里,像是红色的宝石,更像是……鲜血的颜色。

不过温叙眼睛缠着绷带瞧不见,她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无利不起早。想来容华公主从这些事里得了好处吧。”

两日前。

离开道成县前,谢璟泽陪温叙再次去瞧了大夫。

“伤口恢复得不错,温娘子现在感觉眼睛如何?是否能够看清面前的事物?”大夫问道。

“还是觉得模糊不清。眼睛隐约感到酸疼。”温叙回道。

“看来还是得再按时服药擦药几日。等到视力恢复时,再按照老夫新开的这个药方吃上五日就好。”大夫给温叙的眼睛重新缠上绷带,说道。

“多谢大夫。”温叙站起来,对大夫行了叉手礼,感谢道。

“温娘子客气了。”

听说温叙的病情有所好转,谢璟泽总算放下心:“等到京城,我们再请御医好好地瞧瞧,更加稳妥些,不要留病根。”

他提着从药室拿的药包,走在温叙的前面,以防行人磕碰到温叙。温叙实在忍不住,在他身后唤道:“阿璟。”

谢璟泽有些意外地回头应道:“嗯?”

“有一件事在心里纠结很久,我还是想要告诉你。”温叙说道:“那日在静心寺,我终于想明白一件事,为何我阿娘的尸体指甲中会有檀香白蜡。按常理而言,只要京城中稍有条件的人家,都能用上这两样东西。但深居寺庙之人,对檀香热爱更甚。”

“你突然提起这个做什么。”谢璟泽问道。

“有人告诉我,在宫变那日,她亲眼见过谢伯母出现在行宫。”

“你怀疑是我阿娘害了昌乐公主?”谢璟泽上前两步,难以置信道。

温叙轻轻摇头,冷静解释道:“谢伯母并没有杀害我阿娘。她可能是……帮凶。”

“你可知你在说些什么话?”谢璟泽难过道:“证据呢,只凭一人之言,恐怕难以让人信服。”

“我会找到的。”温叙说道。

谢璟泽眉头紧皱,他死死地拽着那药包的绳子,半晌拉起她的手:“对不起,我过于激动了。”

此刻温叙遗憾又庆幸看不到他的面容,她问道:“你,不害怕吗?”

“我难以形容内心的感受。若查出来的结果,说明阿娘真的是杀害昌乐公主的帮凶。”

谢璟泽顿了顿,一股难言的失望和恐惧涌上心头。

“你当如何?”温叙轻声问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知春归》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坛中文网mt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