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姜笑唯乖巧地叫人。

倒是亲孙子闭着嘴不叫人,他不至于那么没礼貌,祁爷爷奇怪地上前看他。

“你去打架了?!”

“你都多大人了还玩打架这套?!”

见到他脸上的伤,祁爷爷怒吼道。

祁思远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他一只手撑着头,揉太阳穴。

“爷爷,他不是打架打的。”看祁思远一副快晕过去的样子,姜笑唯略带心虚地替他解释。

祁爷爷也看出祁思远是真不舒服,赶忙带人进了别墅里,还打电话叫了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到场后,结论跟医院的医生一样,让祁思远这几天卧床休息,不要多走动。

他给祁思远配了些冰敷和缓解头晕的物品,这也没办法通过吃药改善,只能让他好好休息。

经过一天的折腾,祁思远已经没有多少精力,白着唇躺在床上休息。

“说吧,怎么回事?”看他实在不舒服,两人跟医生一起退出了房间,祁爷爷问姜笑唯缘由。

难得在祁爷爷面前心虚,姜笑唯支支吾吾地说:“就是……嗯,阿远哥哥陪我练拳来着,我不小心打到了他。”

“你?”祁爷爷发出跟医生一样的疑问。

了解了前因后果,他不但没生气,还哈哈大笑起来。

笑得姜笑唯怪不好意思的,她红着脸:“爷爷,您别笑了。”

这有什么好笑的?

等邓婕和祁父晚饭时间回到家,听祁爷爷说完,竟然也笑了。

“他这小子,从小到大没人能动他,你给他这一拳,应该再重点才对。”祁父下了定论。

祁思远从小算是被祁家人无意中溺爱长大的,祁家家教算严,但也只是礼仪上的规矩严,例如吃饭不能吧唧嘴,见到长辈要问好之类的。

但祁思远叛逆的时候,祁家也没人舍得上手打他。

何况他也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最过分的一次就属他成人礼那天打了调戏姜笑唯的流氓。

加上他从小练各种防身的技能,能伤他的是少数。

更何况打他的人不是别人,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姜笑唯。

“让他也受点皮肉之苦。”祁爷爷淡定地喝了口茶。

听到祁家人这样说,姜笑唯心中的惶恐总算消了些。

她倒不是怕祁家人会报复她,只是伤了金娇玉贵的祁小少爷,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晚饭时间,家里的阿姨说祁思远头晕的厉害,让她把饭拿下来。

病号不吃饭可不行,姜笑唯端了碗粥上楼。

“叩叩叩。”姜笑唯敲门,里面没动静。

不对啊,阿姨说他醒着呢。

“祁思远,是我。”姜笑唯又敲了几下,出声道。

“进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