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墨坛中文网】地址:mtzww.com

至于daisy为什么不回应网友的质问,原因也很简单。

林婉柔再次进了手术室,目前一直在病房中静养。

她又一向骄傲,不愿意被旁人看到自己生病的样子,导致公司的人至今都联系不上她。

时隔三天后,姜雨欣只能亲自到泰恩医院来找她。

结果气得她差点又进手术室。

自从几个月前,在楼家寿宴上见到温筱宁开始,之后所有的事情就没有顺利过。

公司也是,承安哥哥那边也是。

昨日,她给承安哥哥打电话,委屈地诉说自己的病痛,希望他能来看看自己,结果他就派了个秘书来看了一眼。

他以前对自己不是这样的,肯定又是那个温筱宁!

洁白的病房,干净整洁。

唯独床边的那片地上凌乱不堪,与室内整洁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病床右边的地上是碎掉的玻璃杯,和滚落一地的葡萄,左边是打碎的花瓶,和早已蔫了的鲜花。

姜雨欣视线从地上的水渍移开,落在林婉柔因为生气而泛起红晕的脸庞上,她眼神幽暗,闪烁着愤恨。

那张与温筱宁有几分相似的脸庞,此时狰狞可怖。

真是丑陋,姜雨欣冷眼旁观。

在对方即将看过来时,姜雨欣立刻收回眼里的讥讽,换上一副焦急无措的神情。

“砰——”

一颗拳头大小的苹果,擦过姜雨欣的额角,重重砸在地上滚了两圈。

“都是蠢货!”

“我让你仔细盯着温筱宁,一点纰漏都不能有,你答应的倒是快,看看你做的好事!”

林婉柔胸口立刻泛起一阵绞痛,她躺倒在靠背上,大口呼吸着平复心情,膝盖上亮着一个平板。

上面是还在不断增长的评论。

姜雨欣不用照镜子就知道额头肯定肿了,她踌躇着开口。“……对不起,温筱宁实在是太狡诈,我也没想到她从一开始就在防备我。”

“她在我身边放了眼线,我的一切行为都无迹可藏。”

“但是我只说是自己鬼迷心窍,不敢供出任何有关daisy和你的信息。”

林婉柔轻哼一声,“算你识相,不过……”

她眼睛微微眯起来,犀利的眼神看向她,“你做出这种背叛她的事情,温筱宁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

她语气里充满质疑,姜雨欣肯定还说了别的。

姜雨欣脖子缩了缩,有些害怕般将头垂得更低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