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紫色的柜面上写着上联:曾经沧海难为水。

章汐沅看着那枚小巧的红色喜字,下意识咬着嘴唇上的死皮:“这不是元稹思念亡妻的悼亡诗吗?和《牡丹亭》也没什么关系啊,会不会是我们找错了?”

“楼上看过了,没有贴喜字的柜子,也没有关于《牡丹亭》的诗句。”此时路宸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路宸居然把楼上所有柜子都检查了一遍,这能力都不是惊人了,简直就是惊悚。

江啸的声音也从柜子背后传来“一层也看完了,只有这一间是带喜字的,大概就是它没错了。”

众人:好好好,两个能力超凡的奇男子。

看着眼前的柜子,章汐沅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那个……忘记带笔出来了。”说完,还攥住了自己的发尾,防止它惨遭毒手。

江啸见状轻笑一声,从袖子里掏出昨天刷浆糊的那只毛笔,已经清洗干净了,笔端也捋顺了阴干:“这呢。”

“论细心还得是江哥。”随即章汐沅又看向了路宸,向他伸过手去。

“干嘛?”

“墨水。”

“我没有。”

“少废话,拿来。”

“好吧。”

二人并没有对峙很久,路宸投降般从怀中掏出章汐沅之前装糖的小瓶子,里面是上次剩下的花汁,糖已经被路宸吃光了。

章汐沅将瓶子递给了江啸,江啸提笔在柜门的左侧用簪花小楷写下了“除却巫山不是云”七个字。

“我不是很理解这个柳老爷,大喜的日子写这么首悲伤的诗。”

梁皓天点头表示赞同:“是不太吉利哈。”

“也许……是为了表示情比金坚的决心吧……”

柳笑笑小声补充着,她记得上学时老师讲这首诗的时候,她还带入神伤了一阵。

最后一笔收尾,柜子自动打开了,里面是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喜服。

“这花纹有点眼熟……”梁皓天抓着裙摆的一角,那里绣着半朵牡丹。

“你在说这个?”路宸站在他背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那只绣花鞋,梁皓天吓得直接向前跳出一步。

“我去,你什么癖好?这也能随身携带!我忘了跟你们说这东西邪门的很,大半夜出现在厨房。”

路宸将鞋头的半朵花纹和裙摆上的进行对比,发现刚好能拼合到一起,看来这鞋是其中一只喜鞋没错了,只是不知道为何是旧的。路宸又将那只鞋收进了袖子中。

“走吧,都快中午了。”

就在江啸双手托着那套大红嫁衣出门的瞬间,那衣服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变戏法呢?”梁皓天将江啸身上搜了个底朝天,也没搜到喜服的踪影。

章汐沅被气笑了,扶着额头:“一定是我们打开的方式不对,再来一遍。”

回去重新打开柜子,果然,那身衣服又完整出现在里面,几人又按照刚刚的方式出了门,那身衣服再次自动回到了柜子里。

“还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梁皓天嘴里嘟嘟囔囔,再次回到那面柜子前,打开了门。

路宸碰了碰他的肩膀,轻声说:“诶,来人了,看看她们怎么做的。”

门口进来了两个女子,约莫三十岁出头,应该是哪家府上的夫人,穿着不凡。从一辆豪华的马车上下来之后,两人便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几人隔着一排柜子的距离,看着她们走到了另外一半区域,在一面柜子前站定。和他们开门的方式略有不同,她们二人只是用手指在木门上面画了个图案,柜子门便打开了,随即她们取出衣服向楼上走去。

“这莫非就是密码解锁和手势解锁的区别?”梁皓天暗暗赞叹。

“你不是说楼上也是这样的柜子吗?她们还上楼干嘛?”章汐沅转身看着身后的路宸。

“唔……还有几个隔间,当时没反应过来是做什么用的。”现在看来是试衣间。

没一会儿两违妙龄少女从楼上翩然而至,从她们的五官和妆发可以猜测到她们便是之前上楼的那两个女子,但无论是从体态还是容颜来看,虽然隔着一段距离,都是肉眼可见的比进来时年轻许多,步伐都透着轻盈。只见她们仍旧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上了马车,驶向长街尽头。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看样子这里的衣服簇拥穿着出去才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欢迎乘坐M99次列车》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