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身要上进》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坛中文网mtzww.com

没时间询问太多,病人最重要,顾长宁二话不说便让长寿带着他身边的大夫去给舒云拂看病。

这慷慨的,在秋棠看来,无疑就是救世主啊,这一刻,这位不太熟悉的三爷在她的眼里散发着佛光。

看着千恩万谢的秋棠跟着长寿远去的背影,顾长宁笑着拉了拉身旁的树叶子,暗自嘀咕着,有这人情,应该能在舒姨娘那儿换一顿美食吧。

据说倚竹轩的美食一绝,舒姨娘看着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应该不会吝啬吧。

这边带着大夫欢天喜地的回倚竹轩的秋棠完全不知道,她眼中佛光普照的三爷心底里暗搓搓正流口水呢,这会儿她心里只念着自家主子,耽搁可这么长的时间,希望没耽搁事儿。

也幸亏秋棠回来的及时,舒云拂这次病的真的很严重,带着周大夫回到倚竹轩的时候,她烧得额头都滚烫了。

周大夫一见人病成这样,也是吓了一跳,把脉之后二话不说先下了几针,先给退热先,否则这人都要烧坏了。

也是直到这时候,她们才从周大夫的口中得知,舒云拂这病啊,不是气的,也不是累的,而是受了惊吓所致。

再加上平日里忧思过度,心神耗损,这才有了这场大病。

不过病一场也不是坏事,早发现早好,趁着机会好好调养身子,比一直暗暗不发,积蓄在身体里的好。

顾长宁的身体不好,身边常备的大夫自然医术也是很不错的,针灸之后舒云拂身上的高热很快退了下来,沉沉的睡去。

不仅如此,还开了足足三天的药,一日三顿,足够舒云拂喝得五官乱飞了。

病情虽然紧急,却并不严重,处理好一切之后,周大夫拿着雨燕塞给他的装满了金银的荷包高高兴兴的走了,三天后再来复诊。

只是出门之前,眼角的余光恍惚间像是扫到了一个形似英国公的身影窜进了那舒姨娘的屋子里,心中疑惑想要再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周大夫眨了眨眼睛,也只当是自己眼花了,毕竟上了年纪眼睛不太好用了,而且这夜色黑暗,只有烛火照明,看花了眼也不奇怪。

更重要的是,那位可是英国公啊,这里可是二房二爷的舒姨娘的院子,怎么可能呢!

想到这里,周大夫也不免的有些好笑,真是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千恩万谢的送走了周大夫与长寿,秋棠转身就变了脸色,小跑着返回了主子的房间,看着房间里的人,双手交叠,低眉垂眼的站在一旁等候差遣。

“大夫怎么说?”

周大夫还没老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他并没有看错,顾长亭的确是出现在了与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倚竹轩,这会儿还坐在舒云拂的床边,看着面色苍白昏迷不醒的人,浑身散发着让人害怕的气息。

如今的那些建筑,全都是木质结构,一经点燃,便很快烧成一片,什么都留不下,即便是护国公府的庄子也不例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焰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