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汉叔与简正坐镇东莱城,黄诩随军出发。

大军开拔,有遮云蔽日之感。

行了两日,大军埋锅造饭,黄诩去布置营防,顾清源就来查看兵将伙食。

正溜达着,一声大喝远远传来:“顾兄弟,可还记得涿州张崇虎?”

顾清源抬眼望去,只见一黑脸大汉站在山丘上,身后还跟着一个汉子,两人没有靠近,应该是等顾清源过去。

顾清源抓住神出鬼没的黄诩,叮嘱一番后孤身前往。

“主公独自前去,会不会有些不妥?”典来跟在黄诩身后,有些迟疑。

“放心,恩公只是去见旧友,再说以武力论,恩公天下大可去得。”黄诩就顾清源的武力早就问过赵定山等人,自然不会担心。

等到顾清源走近,张崇虎也迎了上来。

“顾兄弟,我远远就看到有军队行过,没想到是你的人马。”张崇虎也有些纳闷,之前一面之缘,顾清源还是师徒两人,没想到如今也有这么大阵仗。

“张大哥,没想到当日一别,在这青州还能再见,不知道这位是?”顾清源说着话撇着张崇虎身后那人。

那人身高九尺,面如重枣,蠢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手持青龙刀,相貌堂堂,威风凛凛。

“在下关圣,见过顾兄弟。”关圣抱拳一礼。

顾清源回礼,忽然感觉关圣身上气势如恶蛟,却又被困锁井底,好像要随时挣脱锁链,吞天噬地。

“请恕顾某无礼,关大哥可是身有隐疾?”顾清源说道。

听闻此话,关圣微眯的丹凤眼睁开,好似若有若无的刀光闪过。

“顾兄弟能看出来?我这关大哥天命不凡,得蛟龙魔气在身,但是魔气惑人心智,时而发狂,发作起来,常人难挡,我也是在前不久遇见,出手阻拦,二人合力,才把这魔气按下。”张崇虎说道,关圣也微微点头。

顾清源微微思索,说道:“顾某也通些药理,不妨让顾某看看?”说完看向关圣。

“这魔气并非寻常病理,顾兄弟…”依旧是张崇虎开口,脸上隐隐担忧。

“无妨,冒犯了。”顾清源点点头,示意知晓,手抓住关圣手腕,真气碰撞。

冷傲如关圣,赤红的面庞上青筋暴起,一股庞大的气势扫荡开来,一时间狂风大作。

张崇虎也运起真气,浑身黑气暴涨,只待关圣发狂就去阻止。

只见关圣身形被红色真气包裹,脸颊流下汗珠,张口说道:“快…快走,我压不住了。”

啊——

大声大喝,关圣脸色更加赤红,气势一波波袭来,吹的沙土飞扬。

哗啦啦

恍惚间有锁链声响起,一条赤红如血的恶蛟自关圣背后升起,蛟头无声的嘶叫,要择人而噬。

张崇虎黑色真气也蜂拥而出,幻化出一直猛虎,黑虎下山,正要与赤蛟搏杀。

而远处军营也听到动静,一道道身形飞速而来,正是赵,许,典三人。

“顾兄弟!”

“主公!”

众人焦点的顾清源直面赤蛟,只感觉煞气腾腾,又看关圣瞳孔已经散白,手中冷艳锯毫无章法的乱劈乱砍,应该已经迷了心智。

关圣身后赤蛟腾空而起,朝着顾清源扑来。

“顾兄弟小心!”张崇虎大喊,一提点钢矛就要冲入战场。

“这位兄弟且慢。”一道白影飞来,**挡住蛇矛,正是赵定山。

“快,顾兄弟是你家主公吧,快救人。”张崇虎对挡在身前的赵定山说道。

“不必担心,顾兄弟没有那么弱,你且看。”赵定山看着飞身而起的顾清源,与其说不弱,但不如说是很强。

只见顾清源一层薄薄青光覆盖在拳头,一击打在赤蛟头颅,瞬间赤蛟化作一团红云,红云翻滚,好像要重新凝结成赤蛟。

顾清源不再去管,直直落下,落到发狂的关圣面前,关圣一挥青龙刀,一道两寸长赤色刀芒飞出,直取顾清源头颅。

顾清源一抬手,左手抓住刀芒,赤色刀芒一接触青色辉光,寸寸断裂,顺势抓住冷艳锯,右手并指点在关圣胸前。

点点辉芒落在关圣周身,封住关圣大穴,其身后红云如游鱼奔涌回关圣身躯,转眼消失殆尽。

“呼…嗬…”红气回归,关圣也回复意识,腿一软,快要摔倒,左手抽刀,冷艳锯刀身杵地,借着支撑,半跪在地。

“关大哥,你感觉怎么样?”张崇虎一脸急切,收了真气,连忙搀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悟性绝顶,我以诸天铸长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