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几人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了,远处天边泛起了朝阳的微光,月亮还剩个若隐若现的影子挂在西边的天空,整个半月沟如梦初醒,显得静谧安好。

可到了每个人身上,感受又大不一样。

钱运驮着王俭走了一路,有些精疲力尽,阿巧和苏向晴看见村寨的灯光,显得欣喜若狂,李经纶长舒了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而到了秦华这里,他卑微地喘着气儿,不敢多出一声。

腊梅昨天夜里就请了几户村民漫山地去找人,此时她整个人脸色腊白地坐在村口,怀里抱着睡着的小团子,见到几人安然回来,一时都没恍过神,过了半晌,才抱着孩子跑了过来,喊道:“老爹,阿巧,你们可算回来了!”

林雁摆出一副一家之主的架势,笃定道:“我们都没事,你莫担心!”

“我哪个能不担心,都把大柱子叫回来勒,我赶紧跟他说说。”腊梅把身上的小团子往肩头一杠,拿出手机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李经纶眼前一亮:他们终于有一部手机了。

……

用上手机,几人成功报了警,派出所的同志很快就会到这里,秦华和王俭会被执法人员带走,张兴的尸体也将被妥善带回。

苏向晴借了腊梅的手机给妈妈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的手机坏了,马上会去换新的,叫她如果联系不上自己千万不要担心。

外出寻找林雁一干人等的村民也陆续回来,林雁拉着阿巧笑呵呵地感谢众人,还热情邀请他们来客栈吃糌粑以表谢意。

安静的村落又逐渐热闹起来,远处随风飞扬的五彩经幡显得绚丽非常,映着朝霞逐渐热烈的光芒,整幅景象犹如世外桃源。

李经纶坐到面如死水的秦华身边,给他递了根烟。

秦华咳了几声,喉咙里的血腥气让他没有抽烟的欲望,但他还是别过头来叼住了那根烟,谁知道以后又还有没有抽烟的机会呢?

“你在建木那里说的什么‘蓬莱仙人’是什么意思?”李经纶问。

秦华双眼微微睁大,表情有些不可思议,随即冷哼一声:“原来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就说‘蓬莱仙人’最不喜欢和条子扯上关系,你们怎么还主动联系上了。”

“他们是什么人,你又为什么会几次来到这个地方?”

“我凭什么告诉你?”

李经纶起身:“你不说就算了。”

“他们是一个强大的组织,你在这地方闹出这么大动静,他们肯定会找到你的,小子,想活命就好好藏着,不过,看你的能耐能藏到几时,哈哈哈!”

李经纶回头看了秦华一眼,秦华透着血丝的眼睛里迸发出一丝狠意:“这世上,跟古玉打交道的人没人能绕过他们!”

秦华费力喊出声,咳出血来。

当年,他途径陕西的时候,曾遇到过一个古玉商人。

他曾听那商人说起古玉的故事,然后,也亲眼目睹那商人“失踪”在荒郊野岭。

……

几人领着警察同志回到山里,他们找回了张兴的尸体,又循着记忆去到了昨夜的建木所在之处。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参天大树,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朽木,干涸的、没有生命的、已经枯死在森林里的独木。这里没有发着蓝色微光的微生物,抬头就是茫茫苍天,大雁飞过,留下悠远的叫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在树干附近有几块残破的石头,其中隐隐约约刻着什么,别人或许看不出,但李经纶几人认得,这是木室里那座圆形石台的模样,应当是原先石门上刻着的壁画的其中一部分。

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短短数个小时,树木枯萎,石门坍塌,木室更是不复存在。

只有钱运手里那块血玉还安然无恙,成为了几人确实在这里经历了一番生死的见证。

……

回想起木室里这块血玉发生过的惊人变化,在上交这块宝玉之前,李经纶借腊梅的手机拍了张照片留作纪念。

林雁一家人做了满桌子热乎的饭菜招待几人,钱运一时兴起,当场表演了一首“再回首”,过程中摇头摆尾激情满满,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席间阿巧开心地跳到苏向晴和李经纶身旁,欣喜地说:“爹准我出去闯啦,我过阵子去长洲找你们好不?”

“好啊,祝贺你!”苏向晴抬手与她碰了一杯。

午后大家小憩了会。经过一夜的折腾,放松下来整个人都有些疲惫,好像浑身都疼,又说不上到底有什么不舒服。

为了让苏向晴好好休息,阿巧特意去了腊梅的房间。

可就是阿巧房中这份寂静,让苏向晴有些难以入眠,是那种明明不想再动一步,却怎么也睡不着的感觉。

手臂碰到床板时,还会传来丝丝疼痛。

这疼痛提醒着她这两日那些历历在目的生死经历,以前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居然就正在发生。

睡不着,苏向晴起身倚在窗边,窗外风景秀丽,更胜前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