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犬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莫淑筠这一出,扶窈气了一阵子。但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她没怎么挂在心上。

午膳过后的两个时辰,她懒懒地依在雕栏小憩,半阖眼眸假寐,微风一吹,吹散她的睡意,半张开眸子。

已是雪后初晴,微风拂过,纷纷扬扬撒下梅瓣,惊起池水涟漪,轻轻细嗅,便能闻到空中浓郁的梅香。

赏得如此美景,扶窈心情好,起身惬意伸个懒腰,随意理了理裙摆,瞧着远处的腊梅,语调上扬,对身侧的燃叶道:“折几只梅花罢。”

她看莫淑筠留的宣纸上写,需取一类花瓣熬制成汁,如今腊梅开得正好,选它来做口脂,再好不过。

燃叶笑眯眼,主子心情好,她心情更好。她快步在扶窈身侧,言语雀跃,笑眯眼道:“正好呢。六平若回来了,就能给公主折最高、最好的腊梅!”

扶窈挑眉,侧目看一眼身后,轻啧一声,她并未瞧见六平的身影,六平应该还在调查莫礼岳,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六平还没走多久呢,燃叶就时时刻刻惦记。

她捂嘴掩起笑意,弹了一下燃叶的额头,戏谑道:“还是叫六平给你折最高、最好的梅花罢。”

燃叶捂着额头,脸蛋瞬间通红,平日里伶牙俐齿,现在一句话倒不出,听见扶窈戏谑,支支吾吾地“公主”半天,才道:“你莫要乱打趣!”

几人欢声笑语,慢慢悠悠地晃到后山,一览雪中美景。

雪景是极美的,百枝腊梅竞相开放,千树万树银装素裹,不管怎么瞧,都赏心悦目。

出门时,扶窈遭燃叶裹得严严实实,一身金边朱红披风曳地,头戴硕大的白绒雪帽,帽沿下女子娇小怜人。

她探出脑袋来,抬起水灵的眸子,似小鹿般打量,好奇地左顾右盼一圈,眸子中的试探变成欣喜,撒了欢地在雪地中乱跑,燃叶高兴地跟上,一同乱跑着。

简单撒欢乱跑还不够爽快,她仰头看着树上的雪雾,情不自禁抓一团雪捧在手中,嘴里不停地呼着气,两颊晕红,冰凉的雪团融在掌心。

她好久都没玩过雪了,即便冰得吓人,她双手还紧握,她狡黠地往燃叶一眼,把雪团甩过去后,便立马转身跑,燃叶是个贪玩的,兴奋上头,便一来一回,主仆二人开始打起雪仗。

扶窈玩得精疲力尽,把燃叶打个毫无无还手之力,才彻底没了兴致,气喘吁吁停下来,单手叉着腰,掸了掸披风上的雪,眉眼笑弯,看着燃叶一脸狼狈。

歇息间隙中,她左右望天,寻寻觅觅许久,瞧到她最心仪的一株腊梅树。

虽玩得尽兴,但给顾宴生做口脂一事并没忘,她目光炯炯,脚步轻快,走向那颗腊梅树。

燃叶休息了会,便看见扶窈的目光,顺着扶窈的目光望去,瞬间慌乱,亦步亦趋跟在扶窈身后,气喘吁吁道:“公主,要不我们还是玩雪吧?”

那株腊梅,长得太高了,她光看着都心慌。

扶窈半个眼神都不给燃叶,停在这颗腊梅树前,抱起双手,仰头看着这颗腊梅树,一脸兴趣盎然。

她轻轻略过燃叶,夹杂笑音,轻飘飘甩下一句,颇不在意,“你怕什么?”

听到扶窈的话后,燃叶心都悬到嗓子眼,仰头瞧这颗高挺的腊梅树,屏息看好一会后,咽了咽唾液,她更怕了呀!

怎么主子找人取乐作死,演变到顺带作自己的命了?!

“公主,顾大人不是送口信来说,他申时回来吗?现下看,也快了。”燃叶慌了神,没过脑子,直接说道。

扶窈就是个不信邪的,你越阻拦她,她越要一试。

四周分明是寒冬雪景,可她眼里燃成一团火,单手扯下雪帽与披风,丢给立在一侧顾府的丫鬟,左右活动下脖颈,望向燃叶时,挑眉道:“他回来又能如何?”

再说,现在距离申时还早呢,顾宴生总不能飞回来管教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