姀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坛中文网m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手持弩箭的黑衣人在暗夜中疾行,他闯入吕府一处偏僻的小院。一衣衫质朴的少年已然摆好茶具等人入座。

黑衣人轻功极好,跃至瓦间未有丝毫声响。少年却能在他刚行至时,转身行礼道:“师父,辛苦了。”

黑衣人冰冷的眼中透露出一丝不满,嘶哑的声音响起,道:“你可知此行败露,主人会不满。”

少年闻言,露出无害的笑容,道:“怎会呢,这件事不论如何发展,结果都是武家与吕家两败俱伤。是对主人最有力的局面。至于过程的细枝末节都是无关紧要的。”

飞身而下的黑衣人坐在石桌前,捧起一杯茶道:“可现在的局势,要倒向武家了。”

“哦?”少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那可未必。此次,我也该送主人一份惊喜才是。”

次日,崇政殿内,文武百官就昨日发生之事各抒己见。

刑部尚书出列,道:“启禀陛下,侯府二公子放债杀人一案,昨日有了新的进展。武侯府大公子武鹤洲,昨夜带着本案的苦主缚潜来到刑部。”

“据武鹤洲所言,他去李村了解放债一事时,恰巧遇到缚潜正被刺客追杀,他出手将其救下。目前缚潜因重伤仍未苏醒,武鹤洲坚称缚潜背后定有人指使,被人利用后才遭灭口。”

“京兆尹与刑部侍郎昨夜奔赴李村,发现李村附近的密林中确有刺客尸体,已经带回酆都。但刺客身份目前还无法确认。”

天盛帝闻言,道:“此事错综复杂,且似乎另有隐情,那便公开三司会审吧。朕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弄虚作假。”

跪于在凤仪宫内的兰曦,有些忐忑地看了看王后的神色。而后看向同样跪在一旁宣言澈,露出可怜兮兮的神色。

宣言澈见妹妹如此,当即出声道:“母后,您先让曦儿起身吧。她身子弱,经不起跪。”

见兄长完全没有理解她的意思,兰曦有些无奈地闭上了眼。她其实是想让王兄向母后求情,解了她的禁足。

世子殿下说她该学些防身的技艺,武侯府有一女子可收为己用,但未曾告诉她姓甚名谁。她总得找个由头去一趟侯府才是。”

王后闻言,赶忙擦了眼泪看向兰曦。见她闭眼跪着,还以为真以为是身体不适,忙道:“挽怀,快将曦儿扶起来。”

起身走走下来的王后,亲察看兰曦后,又道:“去宣御医来瞧瞧,不然本宫放心不下。”

兰曦觉得有些羞愧,道:“母后,儿臣无事。”跪这么会儿,对已经在世子府历练了五年的兰曦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但她似是想起什么,眼珠转了转道:“母后,儿臣也觉得这身子有些孱弱。不如您准许儿臣去外祖家学武吧。如此可强生健体。且儿臣仰慕母后作为闺阁女子时的风采,恣意洒脱亦是儿臣心之所向呀。”说完,兰曦再次看向她的好兄长。

宣言澈此时完美接收到妹妹的渴求,接过话道:“母后,曦儿此提议甚好。儿臣以后再带曦儿出宫,必定做好万全的防护,绝不会像昨日那般鲁莽行事。但话说回来,若曦儿自身能有一自保之技,今后她再外出时,母后亦能放心许多啊。”

挽怀姑姑适时出声,笑道:“王后自当收起担忧,儿孙自有儿孙福。太子殿下与公主殿下,在微臣看来,对您已是体贴入微,孝顺至极。且在此年岁行事稳妥,面面俱到。您这一双儿女,是旁人求不来的福气。在这宫内宫外,不知得羡煞多少人。”

这番话说到王后心坎儿上,令她溢出感慨的泪光,却又露出最为欢畅得笑容。兰曦见状,上前抱住王后,抚慰地轻拍着她的后背。

在旁的宣言澈亦露出动容之色。他知道曦儿的失踪,是母后最大的伤痛。如今他们一家人日日都能享受到的团聚,以前只能在梦中见到。

武侯府练武场,府内所有会些武艺的女子都聚集在此。兰曦一时犯了难。

武侯爷今日甚是开怀,外孙与外孙女回来了。且炎朗的案子也有了转机,老爷子心情好的不行。他朗声笑道:“好啊,曦儿不愧有我武家血脉,竟能主动想到要来学武。想学什么,外祖父可亲自教导你。”

兰曦一心只想找出能被司玄奕赞一句尚可的女侍卫,面对外祖父的盛情觉得有些心虚。

顾左右而言他,道:“外祖父,曦儿不能日日都来侯府,所以想找一个武艺精湛的女师傅,好将她带回王宫。这样便有一位能日日伴在身边,且不间断地教导曦儿习武的人,如此方能有所成。”

“嗯”,武侯点了点,道:“不错,曦儿想的甚是周全。那今日,外祖父必定给你挑个好师傅。”

兰曦闻言,眼中顿时亮了起来。外祖父挑的人定然错不了。

武侯往练武场上一站,扎起袍角,背手道:“来吧,凡是会些武艺的女娃娃一个个上来。老夫亲自试试你们的底子。”

正喝下一口水的兰曦瞬间被呛到。宣言澈忙给妹妹拍背。

久病初愈的世子妃和武老夫人,听闻此事赶了来。

见状,武老夫人忍不住骂道:“你个老东西,你那把岁数,三个小女娃加起来都不及你,也好意思与小辈动手。“说完,老夫人又叉腰道:“还杵在上面作甚,等着老婆子我把你揪下来不成。”

武老夫人年轻时便是个火爆脾气。而武侯又是个粗糙惯了的人。所以他们教养出的一双儿女,皆是好武且自由洒脱的性子。

如今谁还会回想,端庄典雅的王后——武沁岚,尚在闺阁时亦是个桀骜不驯的野丫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