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灵的妈妈一瞬间愣在了原地。

随即,她当即就感受到,一大股灰尘朝着她当前站立的方向扑面而来,呛得她忙捂着嘴侧过头去猛地咳了好几下。

于灵的妈妈慌忙向后退去,退到了离大楼一段距离外的地方。

随后,于灵的妈妈再一次抬眼,朝着前方大楼那边望了过去。

只见他们办公楼的上方,原本正在装修的地方,此时,不知是装修工人失误,还是别的怎么回事。

总之,楼上有一大块石板,直接凿穿天花板,就这么往楼下直直地掉了下来。

掉下来的地方,可以清楚地看到——正好是于灵妈妈他们办公室的位置。

所以,也就是说,她要是再早到一些的话,此时,她应该就坐在那间办公室里面埋头办公。

然后,她就会被楼上突然掉下来的石板,给直接压在下面了。

随后,于灵的妈妈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楼上一些七七八八的石块,也随之往下重重地砸了下来。

此时,于灵的妈妈忍不住感觉,自己的背后一阵发凉。

就差那么一小步啊。

这时,于灵的妈妈脑中,似乎突然间闪过了什么。

她似乎想起了不久之前,林照南曾对她说的那几句话。

林照南在几天之前,似乎就已经提醒过她了,让她最近一周晚上就不要去公司里加班了。

但她当时,根本就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而就在刚刚,林照南又再一次跟她说,让她今天晚上不要来加班了。

而她就在刚刚,也还依旧觉得,林照南只是一个胡言乱语的江湖骗子而已。

但是,之前被她预言的事情,此时确实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她的眼前。

于灵的妈妈一时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难道,这个林照南,她是个真正的大师?

半晌,于灵的妈妈才回过神来。

她跑到外面找了个洗手间,洗了一把刚刚不远处石板掉下来时,沾到了些灰尘的脸。

随即,于灵的妈妈在抬头看向洗手池前的镜子的时候,她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脸上原本一圈淡淡的青色,现在似乎已经完全都消散了。

本来,她还以为自己只是最近加班太累了,所以脸色有些不太好而已。

但是现在,结合林照南之前跟她说的话。

她脸上的淡淡的青色消失,难道就意味着,她的这一劫现在过去了?

随即,于灵的妈妈再一次转过去,看向了此时如同废墟一般的办公室。

此时,周围都是人潮拼命向外涌动的嘈杂声音,还混杂着一些高声尖叫着的警报声。

她突然又想到了之前林照南对她说的话。

林照南说,她今天晚上的班,她估计是加不成了。

此时,办公室已经完全被石板给压着了。

她确实是加不成班了。

但所幸的事,最近晚上只有她一个人会来这里加班,所以,刚刚塌了的办公室里面,应该是没有别人了。

塌是塌了,但好在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

确实,加班是加不成了。

这时,于灵的妈妈突然又想到了之前,林照南和她女儿于灵讨论的事情。

如果林照南真的有点本事在身的话,那么,之前她和于灵说的那些,难道都是真的吗?

她女儿的身上,难道真的出问题了吗?

想到这里,于灵的妈妈赶紧转头,当即就想要前去找林照南想想办法。

而这时,天色已经不早了。

此时的林照南趁着夜色,正在程程宿舍楼下的小树丛里蹲人。

她刚刚掐指一算。

柳依今天晚上,应该会在此处出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