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直男网恋翻车后》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坛中文网mtzww.com

夏珩的动作特别快。

在晏霆宇双手微微松开他细腰的一刻,之前还浑身绵软的夏珩便抓住机会,直接出手,锁住喉咙的同时,一个挺身。

形势直接逆转。

在这之前,夏珩也不是没有还过手,在捂着晏霆宇嘴的左手松垮下来以后,他便下意识的挡了一下,结果不但没挡住,还被晏霆宇预判了一般的抓住了手腕,随即更是按在了床头。

若不是夏珩当时敏感无力,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发生。

而现在因为晏霆宇双手的短暂离开,夏珩的体力已经在强大的意志力下恢复了些许。

所以晏霆宇也不知道是没想反抗,还是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夏珩彻底制约。

伴随着一个挺身,位置也随之互换。

床上,晏霆宇摊平双手。

非常的配合。

也非常的平静。

只是眨了眨那双看什么都深情的深邃桃花眸,嘴角微微勾起。

而不知道是不是夏珩的错觉。

在他起身遏制住晏霆宇命脉的那一刻,他嘴角的这抹笑意就好像已经存在了,直到被压在身下。

嘴角的笑意便更浓了。

稍稍还有点宠溺的韵味?就好像此时此刻夏珩别说是掐着他的脖颈了,干其他任何事情仿佛都可以似得?

有些诧异,正准备再看看,周渔却已然推开了宿舍的大门。

算算时间,夏珩应该差不多了,毕竟他都出去两个多小时了。

别说是穿丝袜了,就是撕丝袜也应该撕完了。

并且他还以防万一,给其余两位舍友买了一堆彩票,以至于现在那两位还在彩票中心刮刮乐呢。

结果,他一开门就看见了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他好像看见了夏珩和晏霆宇。

不知为何两人的脸都有点红,尤其是他珩珩,完全可以用面红耳赤来形容。

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甚至大战还没打完?

夏珩正掐着晏霆宇的脖子,压在了他的身上,且好巧不巧的躺着的地方好像还是自己的床?!!

.....不对不对,一定是他打开门的方式不对!

“不好意思。”

再看见眼前一幕,愣怔了三秒以后,周渔深表歉意的关上了大门。

在宿舍门被关上以后,立即抬头看了看门牌号,在确认真得是自己的宿舍以后,周渔才终于回过了味来。

这是.....打起来了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