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乱的瞬间,当丝翊触碰他的肩背时,隐约触及他腰间的伤痕。

不知那伤痕是何时留下,她却未知。

眼泪从眼角滑落,根本无暇思索,丝翊的身子缓缓地从洞壁滑了下去……呼吸被掠夺,她几乎被吻晕。

口中被温少言度来的丹药,那体内绿色的光芒窜过每一条筋脉,力量之大,让她无法承受。

明明他就是以弱者示人,温将军带他射猎时,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身子被温少言捧着支撑,两指搭上她的脉。

一缕神识从温少言的意念分离,带着轻蔑的语气数落温少言:“为了让她当你护卫,你拔了龙鳞助她,还剩什么?”

“你是何人!”

找不到声音所在,而他的声音却无处不在。

“即是你。”

温少言茫然地转向四周,眼中亦是与先前无异的,模糊又黑暗的影子。

“荒谬。”

而那声音继续讥讽道:“当你附身凡胎之中未降世,却能听闻周边之音时,你就该知晓……你非同一般。”

他说得没错,他一直没有在嶝忻国找到自己的同类,亦没有找到有其他神力之人,但这个声音又是谁?

近乎斥责的语气告知温少言:“丹药不可再喂食,炼好其内力即可,她不需要你的施舍!”

温少言勾起狰狞的一笑,不管他是谁,他都要让其闭嘴,“凭什么要你来教我做事?”

聚集了体内的内力,身体悬空时,手中掌心的绿光若隐若现,誓要将这个声音一击即碎,可温少言的耳边忽而传来一阵咆哮。

“你说凭什么?”

“凭那股让她力量强大的执念,皆由本王而起!”

一句话,掷地有声。

竟还化作了道道惊雷,劈在了山洞。

“胆敢再喂,你且试试。”

——

而后几日,丝翊每次做农活时,温少言亦会帮忙,他的法力如同利刃,用于收割稻谷,着实可惜了些。

但,丝翊没有再敢带着他小跑。

两人只是安静地走着,吃着,即便连睡在床榻上时,丝翊都开始安分守己,会说一句:“公子先睡。”

不过到了半夜,依旧是温少言在照顾睡相颇差的她。

过了几日,回将军府上前,丝翊的爹娘满口对温少言说着照顾不周的话,但没把温少言当作外人,家中粗茶淡饭他都能忍受,丝翊的娘亲栗娘给了他二人一篮土鸡蛋。

手指捏着篮子边缘时,感受到篮子沉甸甸的。

栗娘说:“这东西不值钱,但能补补身子,虽然将军府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这是家人的一点心意,也亏得你们赏给丝翊一亩田,不然,我们一家老小近十几口人,日子还挺难……”

温少言笑得如春风和煦,那种感觉,是一种道不明的亲情……不过他懂,她的意思,是礼轻情意重。

马车上,温少言坦言自己的身世有蹊跷,所以告知丝翊:“盘龙顶之事,切莫告知任何人。”

他只是言明让丝翊别和他人提起此事,丝翊点头答应,逾矩之事自然不敢妄为。

可是,她心事重重,并未因为他非凡人……

然而温少言在马车里却枕着她的肩头,不到片刻,便睡得踏实。

她理应是被吓到的,他的真身威严又能震慑世人,比拟起嶝忻国的将军,简直……简直是,如同天降神祗!将军已是不值一提。

而那些嘲笑声,还传着他是绣花枕头的谣言近十几年……

温夫人在自家后院赏花喂鱼,身边多了一个挽着她手臂的可人儿,面带羞涩。

温夫人:“少言已回到家中,稍后见一面,他亦很久未听到你声音了。”

冯青青嗫喏道:“是……舅母。”

手中甩出的吃食力道大了些,温夫人万般无奈地叹气:“将吾儿交给他人,舅母不放心,所以,自是你来照顾最好不过了。等八字一合,择日可过门,舅母对你知根知底,亦不会亏待你。”

恰逢丝翊端着糕点途径此地,在那原地听到温夫人与人交谈,提及温少言的婚事,她转角躲在了一个假山后,当即愣了神。

那女子是谁?

冯青青挽着温夫人的手,两人甚是亲密。

低柔的声音响起:“听闻数月之前,舅父给少言哥哥找了护卫……但,又听闻……”

温夫人喝道:“空穴来风之事!少言不会娶她。不过一个乡野丫头摆不上台面,还妄想做少言之妻,痴心妄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鬼城·荆棘血石》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