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木择还在思考着自己刚才那感觉到的,一时间难以从脑子里对应到具体的柔软触感时,他的注意力先一步被别的什么东西所吸引。

漆黑的长发散落而下,在地面上铺陈开来。

木择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有一撮头发落在他的脸上有些痒,同时那人的力道直接压在了他的身上,直接将他推倒在地,

木择完全没有动作,呆呆的看着对方,仿佛失去了最为基本的反应能力。

“怎么?你居然完全没有反抗吗?”歪头看着那被自己按住的家伙,祭岚的脸上带着很明显的怀疑和不解,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没有反抗。要是换了其他人来,这家伙这个反应岂不是早就被杀了。

他可不信对方是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体能有多烂,他再清楚不过。

这么想着,祭岚很怀疑这人是不是打着一些其他的坏主意,手中的魔杖更往前抵了抵。

木棍戳在对方的脖颈上,木择却没有露出任何不舒服的表情,他只是长大了嘴巴,像是发现了什么震惊的事情一样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么变成猫了,不对!为什么猫变成你了!啊啊啊!到底什么情况?!”

木择的知识储备都在告诉他,人是没有办法变成动物的,哪怕是兽人也是没有办法的。

现在已知的魔法中只有少量可以拟态的,可那些和真实的动物依旧又着很大的区别。

所以,为什么祭岚变成了猫?

不对,是猫变成了祭岚。

脑子一下子变成了浆糊,木择的大脑里还在循环着这个奇怪的问题,一时间总觉得自己的脑子转动的速度都变慢了。

“你是在故意装傻吗?”见对方这个反应,祭岚都气笑了,他不经意的用手背蹭了下自己的唇角,脸上的表情变得更难看了些。

当时他还在走神的思考一些其他的问题,结果这家伙居然就做了这么离谱的事情。

要说木择像以前那样跟个傻狗一样啃猫头的话那他还能够保持平静,可现在这家伙居然、居然!想到这人居然不要脸的和猫咪亲亲,祭岚就特别想要把这家伙给狠狠的揍一顿。

就算是猫也是有猫权的!不准随便和小猫咪亲亲!

“啊?我没有啊!而且我怎么可能和你打起来啊,肉搏的话你肯定赢不了,可你要是用魔法的话我又赢不了你,当然是选择躺平不动啦。”木择的话理所当然,仿佛是再寻常不过的事。

这话让祭岚一下子想起了不久前这家伙说,因为是祭岚在询问,所以他会把所有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这话,他当初听了很是感动,甚至对自己之前的怀疑而感到了愧疚。对方那么真诚,自己还怀疑对方实在是不应该。

但此刻,他只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这家伙隐藏的东西可半点都不少!

他就算说了实话,也是那种隐瞒了最关键的线索,说出的不完全的坦诚。

“木择,你是把我当成白痴吗?!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又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你和最近造成了那些骚乱的家伙究竟有什么关系!”手指抓紧了自己手中的魔杖,祭岚不想和对方争执,但对他来说相熟之人的背叛更让他觉得无法忍受。

祭岚感觉自己的眼眶中似乎有水雾在凝聚,一种被信任之人背叛,一种自己曾经的认知崩裂的情绪在胸腔中蔓延。

痛苦和愤恨交织,编织成了一张蛛网,将他彻底的笼罩。

“啊?啊!不是!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他又觉得自己表现的太过矫情了,努力的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我给你一个死缓的机会,如果你不能说服我,那我就直接把你压送到监狱!”

“是是!”举起双手做出一副自己不会反抗的模样,木择的脸上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嘿嘿,我就知道祭岚最好了。”

听着对方那不知道是撒娇还是其他的话语,祭岚的耳朵不自觉的有些发热,心中的恼怒更甚。

你这家伙,以为这么哄我有用吗?!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解释!

这么想着,祭岚的脸颊也微微鼓起,似乎是在生气。

就在祭岚等着对方回答的时候,木择的视线倒是先被他吸引了。

那在黑发之上正一下又一下晃动的耳朵,耳朵尖还带着些细长的绒毛,对方的情绪似乎很是激动,耳朵的反应直接出卖了对方的心情,更别说,在对方身后正在晃动着的尾巴了。

简直不要更好懂。

这和对方那只是微微鼓起脸颊但依旧板着一张脸保持冷漠相比,更能够反映出对方的心情。

木择的视线忍不住的往对方的头上撇,特别想要伸手去戳一戳这人的耳朵,嗯,不知道往他的耳朵里吹起,会是一个什么反应,一定很有趣。

“说起来,你怎么从猫变成人的啊?而且斗篷下面……”视线的余光看到了对方那从斗篷之下伸出的腿,木择试探的想要询问一句,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下子应激了的祭岚直接起身踩了一脚。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唔,可是你刚才还让我解释些什么的来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异种族恋爱物语》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