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墨坛中文网】地址:mtzww.com

“聊一下?”江远坐在椅子上,看向刚出浴室的五条悟。

长痛不如短痛,无论结果怎么样,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嗯。”五条悟冷静的瘆人,坐到对面的床上擦着头发。

算了,果断一点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江远靠在椅子上深呼吸一口∶“我不是咒术师,也不是异能者,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我知道这样说你不信,但......”

【宿主,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我相信。”五条悟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话。

相信?我?

江远人都呆了好久,他实在不知道先思考为什么五条悟接受的那么快,还是先思考他为什么突然改掉自称。

「??」

「不是,我小脑萎缩了啊?」

「什么东西?穿越?我靠???」

“反正......就是这样,我不是白鸟介。”江远沉了沉思绪,直接脱口而出∶“我今年26岁,名江远,来自中国。”

屋里只剩窗外微弱的雨声,江远本以为五条悟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所以才会这么沉默。

结果对面不那么平稳的声音,突然响起∶“......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你没有术式。”

什么?

江远猛地抬起头,他真的完全没想到过这层问题。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五条悟就知道他一直在撒谎,他刻意伪装的咒力流动根本瞒不过六眼。

那么一开始那句“老子看出你是咒术师了”是为了什么?

他实在想不出原因,但当时的弹幕确实说过五条悟想要留下他,江远也猜测过他应该和夜蛾说过什么。

五条悟顿了一下,再次开口∶“我查过你所有的资料,也知道你不是异能者。”

“江远这个名字,我也查过了,不存在一个符合条件的人。”

对面也深吸一口气∶“我不懂中文,所有的同音字我都查过了,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所以他什么都知道,江远突然有点心酸。五条悟平时一直都是那副谁也不服的态度,他还是头一次见他这么正经,结果居然是在说这些事。

所有的同音字,那是多少人?查出来发现根本没有这个人,他会想什么?

江远沉默着将自己代入那个场景,想咒灵在撒谎,想他在骗他。会想到他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还是会想到他目的不纯,想要害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