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呀!说你胆小吧,胆大起来真是……我见了都怕!”赵姨娘本来就是个胆大妄为的性子,想着反正女婿不在青州,这事儿做的密不透风应该也没人知道,看在玛瑙簪子的份上便睁只眼闭只眼地默许了。

沈流年又说服刘掌柜,先留了个恩远侯府的玉佩当信物,让她今晚就把人领回去,约好过两日卖了东西再来还钱。

马车里。

车顶上悬着一盏六角绢丝小灯笼,昏暗火光映着面对面坐着的两人脸上泛着橙红。

沈流年怀里揣着那个花魁的身契,感觉十分烫手,一会儿揣在衣襟里,一会儿又藏进袖袋里,一会儿又拿出来攥在手里,鼓捣了半天还是不知该藏在哪儿好。

对面的男人被她这坐立不安的样子给逗笑了,轻声道:“今日多谢娘子救在下脱离风尘,今后……在下定会好好服侍娘子。”

“不用你服侍!”沈流年抬起头,仔细端详那男人的容貌,直到此时才发现了点蹊跷之处。

他的长相虽然和二师兄一模一样,可年纪却不大对得上。

沈流年记得她七八岁时,二师兄谢知言就已经是个二十多岁的成熟男人了,现在过了七八年,二师兄怎么看起来还是二十左右,甚至还要更年轻些?莫非是长留山的饭养人,还是二师兄这几年练成了返老还童的仙术?

“娘子买了在下,在下服侍娘子是应该的。”见她盯着自己看,男人羞红了脸,他薄唇微动,声音温润好听。

沈流年脸涨的通红,试探着问:“你可记得自己叫什么?”

对面的男人缓缓摇着折扇道:“玄舟。”

“错了!”沈流年猛地站起来,头磕在马车顶上,车里灯火一晃。

“娘子没事吧?”男人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给她揉了揉被撞的头顶。

沈流年委屈地扑进男人怀里,放声痛哭:“你不叫玄舟,你叫谢知言,你是我二师兄!”

她这么一投怀送抱,男人连打扇都忘了,笑着轻抚她的背给她顺气:“是,在下从今日起,就叫谢知言。”

这小丫头到底是什么毛病?一上来就乱认亲戚,什么二师兄?也不知她是什么门派的。

“你别总‘在下、在下’的,也不用觉得欠了我什么,是我欠你才对。”沈流年抬起头,一双哭红的大眼睛望着谢知言,这副表情看在男人眼里就是深情款款,像死去活来地爱了几辈子似的。

“是。”谢知言忍不住伸手又将她揽进怀里。

马车一摇一晃,男人身上的皂角香气混杂着淡淡酒气,清香醉人。

“二师兄,你到得意轩多久了?以前的事真不记得了?”沈流年问。

“不记得了,”谢知言回忆道,“从我有记忆时起,就被一伙水匪关在一艘客船的船舱里,那船也不知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反正飘了很久,直到两个月前,水匪才把我卖到了得意轩。”

“水匪真是可恶!”沈流年恨得咬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绿茶白莲花退散,夫人她要摆烂》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