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书卿和四个丫鬟在堂屋里坐着,生恐扰了贾政安歇,都不敢说笑,满屋内静悄悄的。清歌看着众人,心下疑惑:“上年老爷着了些风寒,着实不好了几天,太太不过每日瞧看一回,并不曾打发姨奶奶们过来伏侍。这会子原非大症候,巴巴的打发她们过来做什么?赵姨奶奶说的必是真的。不知哪个烂了嘴的混账蹄子瞧见了,回了太太,太太作了这一箭双雕的主意。赵姨奶奶原不是个伶俐的,便是有她帮衬,只怕也捱不住暗箭难防。”

清歌想了一回,便作了主意。清早众人起来,打发个小厮往她家去,找她母亲过来。回到堂屋,贾政已经醒了,众人都在里间伺候。清歌忙走了进去,一同伏侍贾政穿戴梳洗。吃过早饭,众人都在里间垂手侍立。贾政原是好学之人,虽身染疾疴,犹手不释卷。清歌知道贾政最厌烦别人扰了他的才思,估量着她母亲已到了,也不敢出声。半晌,贾政方撂下书,正欲再换一部,清歌好容易等了这个空子,指个由头出去了。

她母亲满树瑞家的已经在门外久候了,看见她女儿出来,说道:“我的儿,你巴巴的找了我来,可有什么事情?”清歌将昨夜之事说了。满树瑞家的叹道:“赵姨奶奶生了两胎,俱是大了肚子才回禀主子。太太是个聪明人,两次吃亏在这上头,哪有不防着的?既然太太知道了,索性过了明路,也有个忌讳。”清歌说道:“我也是这个主意呢。”

母女两个商议已毕,清歌转身往贾政房里来。贾政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看见她出去半晌方回来,心下便有些不喜。正欲说话时,清歌先跪下说道:“老爷这里正用人,论理,这话原不该说。只是我方才忽然有些不受用,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若是染了病,只怕过了病气给老爷,因此想着往家里去,请个大夫瞧看一回,求老爷恩准。”

贾政一向宽柔以待下人,再无不准之理。清歌辞了众人,跟着她母亲回家去了。李书卿与三个丫鬟侍立到巳末,周姨娘带着四个丫鬟过来换班。李书卿歇了一歇,看看天色尚早,便出了梦坡斋。才转了个弯子,顶头看见清歌和一个婆子走了过来。李书卿笑道:“姑娘请大夫瞧过了不曾?”清歌笑道:“已经诊了脉,正要去回老爷呢。”李书卿给她道了喜,径自往贾环的房里来。

贾环正在读书,李书卿因问道:“可往老太太房里请过安了?大老爷、大太太是大爷大娘,少不得也要时常探望。”贾环笑道:“昨儿往梦坡斋去,娘已经歇下了。大老爷、大太太那里有二姐姐和琮哥儿伏侍着,正吃着王太医的药,精神还好呢。老太太屋里有客,打发我们回来了。娘再想不到那客人是谁。”李书卿笑道:“自然。我是哪牌儿名上的人,哪里认得老太太相与交结的公侯诰命。”贾环笑道:“倒不是公侯诰命,是一位亲家老太太。”

李书卿暗忖道:“环儿既这么说,这人必是不常过来的。又称为老太太,自然是贾母一辈的。”想了一回,只说猜不着。贾环笑道:“来的是三姑姑的婆婆。”李书卿诧异道:“甄家在江南,冷风朔气的,又要过年,什么事情不能打发晚辈、奴才料理,巴巴的亲自过来?”贾环道:“我不曾看见亲家老太太,不知有什么话说,想是有极要紧的事情。”李书卿暗自惊疑,却想不出缘故。

两人又说了一回话,李书卿才回到梦坡斋。进了院子,正遇见周姨娘从堂屋里出来,向她招手。李书卿走了过去,周姨娘悄悄地说道:“方才清歌来回老爷,说是腹中有了身孕,老爷打发人去回老太太、太太去了。”李书卿忙问:“老爷是个什么主意?”周姨娘笑道:“自然是听老太太示下。”李书卿颇觉贾政无能,口里问道:“清歌这会子在哪里?”周姨娘说道:“在自己房里等老太太的话呢。”

李书卿正要往清歌房里瞧看,才走到门口,忽然听见里面说道:“常言‘十月怀胎’,这才不过两个月罢了,哪里知道后面的情形。我常听人说,赵姨奶奶怀着三姑娘那会子,老太太只打发两个丫头过去伺候,到底等三姑娘落了草,才封她做姨奶奶。我便是怀了个哥儿,也灭不过赵姨奶奶的次序去。明公正道,不过是个丫头,比谁高贵些?姐姐这话,我如何受得起。”李书卿听了,便不进去,转身回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坛中文网【m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出红楼记之赵姨娘》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